2020-03-20|作者:Heather Clancy/編譯:CSRone 張晨瑜

SASB正夯紅不讓 GRI發布稅務準則以待

先說一個最新結論: 企業於揭露環境、社會、公司治理ESG訊息框架的複雜性,將無法一夕之間變得簡單輕鬆。然而這些框架之間的相互競爭,有時也會產生讓彼此更加清晰的良性效益。

2018年,美國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 (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公布最新版本框架,該框架是以金融和投資業為主要的溝通對象,企業可據以傳遞ESG與財務重大相關的資訊。至今已有超過100家公司採用SASB準則進行ESG資訊揭露 (編按: 至20202年2月為139家)。其中包括許多房地產管理和投資公司,例如:波士頓房產 Boston Properties,世邦魏理仕集團CBRE,吉勞埃地產全球最大工業物流公司普洛斯Kilroy Realty,Prologis和雯麗國際Vornado等。

根據SASB網頁顯示,該框架的支持者都是想藉著靈活應用SASB框架來揭露ESG資訊,以突顯其永續高層戰略的差異化價值。這些眾所熟悉的跨國企業支持者包括: 電子商務平台Etsy、食品公司General Mills、金融服務公司ING、零售商Target和電腦科技服務公司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和Salesforce。

投資者是最大驅動力量  督促企業揭露ESG資訊

到底是什麼因素,促使SASB變成這麼夯?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投資者積極渴望獲得更多企業有關ESG的訊息,包括: 氣候變遷、勞工問題和其它一切可能影響公司未來財務狀況的訊息。英國國家電網公司National Grid財務長Peggy Smyth曾於SASB年會中公開表示,「投資者非常積極地尋求ESG相關資訊,他們不僅對企業管理階層施壓,也對企業董事會施壓。」Peggy Smyth同時也是線上購物平台Etsy董事會和審計委員會的成員。Etsy最新一期的財務報告,融入了原先影響力報告書所涵蓋的內容。同時也透過將ESG相關的資訊納入第10季度報。

SASB於2019年底舉行的年會共有超過6百位專家出席,比稍早的活動多增加2百位出席者。這些參與者來自不同部門代表不同的利害關係人,包括: 企業永續團隊、法務部門、機構投資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s)、退休規劃部門、私募股公司、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評估與數據提供者、金融服務機構、代理顧問、學術界與證券監管單位。

在SASB這場年度盛會中,SASB新任CEO Janine Guillot表示,企業以市場為導向,所以「投資者的需求」絕對是企業最優先的考量。而促使企業更願意揭露其ESG指標,主要原因有3: 第一,投資者要求企業揭露他們所感興趣議題的相關資訊;第二,企業將ESG指標作為和投資者的溝通工具,並且嘗到了甜頭;第三,來自監管機構的壓力。

SASB結合GRI準則  1份報告滿足2種需求

她同時表示,在許多情況下,企業同時使用SASB和GRI框架並無杆格或違和。SASB側重分析ESG因素如何影響公司風險曝露和財務的績效,而GRI框架則是被全球各機關更廣泛使用的永續標準,有助於展現公司ESG政策如何影響人和地球。例如,以產業為訴求的SASB指標參考表,就很適合嵌入公司GRI永續報告資料中。她表示,「藉由如此,同一份報告就可滿足兩個需求:利害相關人和投資者都想知道ESG的影響。」

目前在全球250大企業已經有92%的公司出版永續報告,其中74%是採用GRI框架。GRI的數據庫已經蒐集到2萬3千多本報告書,全球更有35個國家在國家永續政策中採用GRI框架。在可見的未來,GRI的長期領導地位不會有所改變。Guillot說,這正是SASB和GRI兩個組織間持續進行合作,盡可能使用通用指標的動機。

SASB優勢:溝通有效率、長期比對、重大性議題財務

甚早時期即採用SASB框架的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能用一個新的框架,來重塑與投資者之間的暢通對話。同時,這個框架也允許投資者用一個更大時間尺度(不僅一個季度而是長達3~10年),來評鑑企業未來的重大潛在風險。因此,這些早期先驅企業會主動向社會公眾,展現企業對於特定永續議題的關心,進而希望能主導與投資者之間的對話。他們不想把這些各式各樣的ESG指標與評級機制所獲得的結果,單純地視作參考而已。

例如,美國財務保險公司旅行家集團The Travelers Companies永續執行長兼團體總顧問Yafit Cohn,於SASB的專題討論會議上表示:「大部分的企業沒有太多時間或資源去回應每一項請求。SASB機制為企業建立許多十分有效率的對話管道。」該集團投入100名員工完成企業內SASB數據資料的蒐集。他們採用SASB框架後,發現許多部門尋求的資料是相同的,因此反而能減少重複調查的工作。

匈牙利石油公司MOL Group則利用SASB大幅修改其CSR報告書的框架。該集團永續發展高階專家Mikkel Skougaard表示,可能過往他們是「過度溝通」了提供過多訊息給利害關係人,SASB框架幫助該公司專注在特定的重大議題的溝通。透過SASB框架,該企業瞭解到所謂的商業故事,應該是描述企業如何成長為現在樣貌的所有過程。企業的營運絕非特定時空的固定狀態,而是一種「進行式」的持續過程。在使用了新框架後,這家企業將原先90頁500筆資料的報告書濃縮成10頁。

美國投資管理公司Calvert Research and Management的CEO兼總裁John Streur表示,該公司關注ESG議題十幾年,並且使用SASB指標作為參與和了解企業長期商業策略的方式。他表示,歐洲有越來越多國家強制要求企業揭露「非經濟」資訊的趨勢,而對美國企業來說,ESG資訊揭露仍屬於自願性質。該公司位於美國他們是為了保持企業競爭力,選擇做「對」的事情,自願揭露ESG相關資訊。「有關強制揭露資訊,我們很不願意說美國是處於落後的位置,然而隨著時間演進,美國企業如果沒有跟上資訊揭露的風潮以維持商譽,對投資者來說,美國企業將會變得低吸引力。」

現有揭露框架「S社會面向」指標不足

隨著ESG永續資訊揭露的機制越形成熟,人們對於「S社會面向」更具體的風險指標,呼籲更加強烈,這也是SASB年會上經常被討論的另一個主題。

專門提供金融信息與統計數據的標普全球公司(S&P Global)旗下擁有企業ESG評級的先驅機構 — Trucost,目前標普全球也已入主RobecoSAM可掌握ESG評級和標竿企業的業務。標普全球的CEO兼總裁Doug Peterso表示,ESG評級中關於「G公司治理面向」已經有良好的發展,「E環境面向」目前也有具體指標可多加開發,唯獨「S 社會面向」是近期剛開始發展,甚至尚未有明確的定義其中應該包涵哪些要素。

ESG各項指標發展落差中,SASB最先關注的「S」領域是「人力資本管理」(human capital management),這也是SASB於2019年9月啟動一項研究計畫之主題。為了能夠討論更為廣泛的問題,SASB首先要聚焦於定義報告指標,例如:員工的薪資福利、多樣性與包容性、確定新科技對於公司勞動力的影響等。這些指標也包括了企業的合作夥伴與供應鏈,甚至在這個計畫中連「員工」的定義都開放討論。

補足社會面要素的框架:GRI稅務準則

GRI也正努力創造新框架,好讓企業可以以更明確的揭露有關改變社會期待的資訊。最新的例子是GRI於2019年12月所公布的GRI稅務準則,為全球首創。此準則鼓勵跨國企業說明繳了多少稅? 更揭露收稅的司法管轄區也就是稅收繳給了誰?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Fonds Monétaire International, FMI)估計,企業避稅每年帶給全球5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企業的避稅行為,即代表其規避了原本應該投資於當地政府或社區的金額。

國際公共服務組織(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 PSI)的助理秘書長Danie Bertossa於演說中指出「避稅伴隨著高昂的人力成本,因為避稅會削弱政府提供公共服務與促進經濟發展的能力。若是沒有了公平和完善的稅務系統,我們無法解決減少貧窮人口、減緩氣候變遷等等,諸如此類的全球性問題,更別說實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

GRI致力於開發稅務準則是始於2017年,新的準則於2018年由多方利害關係人召開會議制定。目前已收到關於新準則的80多個來自公眾的建議,該準則已在GRI的網站上發布。

核稿編輯: 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
1.Investor interest fuels SASB adoption, inspires new GRI tax disclosure standard
2.甚麼永續議題會對企業的財務績效造成影響 - 從 SASB 重大性地圖一眼看出
3.讀者在哪?是否用對架構?讓GRI和SASB一起幫助你擴大永續報告影響力!
圖片來源:JESHOOTS.COM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