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作者:CSRone倪上筑、陳建佑

【專訪SASB執行長Madelyn Antoncic】讓投資人買單!SASB矢志成為全球73兆美元股市最佳指引

投資人是督促企業永續的最有力途徑之一。成立於2011年的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SASB)旨在提供投資人依據企業的永續表現,做出更好的投資組合。SASB的準則要求企業在氣候變遷的考量下,揭露其與ESG (環境、社會和治理)至為相關的財務數字。同時,這些揭露的數據具有可比較性、一致性和財務重要性,可以幫助投資人做出更好的投資或投票。SASB建立了企業和投資人之間的新連結關係,也成為落實CSR非常有力的催化劑。

SASB執行長Madelyn Antoncic博士今年9月專程飛往新加坡,全程出席參與為期2天的亞太地區CSR年度盛會「2019年亞洲永續報告高峰會」 (Asia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Summit 2019)。會議中她透露已著手將SASB準則導入亞洲市場規劃。CSRone也在會場獨家專訪了Madelyn Antoncic博士。

Madelyn Antoncic擁有超過30年擔任全球金融機構領導者的經驗,她曾擔任世界銀行副行長(Vice President and Treasurer),推行各項降低成員國氣候風險之解決方案,更曾擔任知名跨國銀行控股公司巴克萊資本(Barclays Investment Bank)董事。其於2019年1月被任命名為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董事會成員,於2月份受聘為美國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執行長。以下為專訪全文。

問:從世界銀行轉職SASB,您最大的體會與收穫是什麼?

答:「風險管理與分析」正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愈來愈多投資者的矚目而不斷擴大它的關注範圍:從信用風險、操作風險、市場風險,一直延伸到資訊安全風險、品牌聲譽風險等。

對我而言,永續發展不是新的事物,是風險管理的新樣貌,風險管理也已成為永續發展常態。風險預防與管理是我過去工作內容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更是現在企業非常重視的關鍵,然而現在ESG永續報告所揭露的資訊,只是21世紀傳統風險管理進展的延伸。

回首2008年,那時候很多投資者與企業並沒有意識到非財務風險的重要性,因此全球金融海嘯發生之後,眾人吸取教訓,開始正視並管理非財務風險,這也才真正帶領企業「永續發展思維與發展」走到核心的位置。

自1980年代以來,我們對風險的理解與觀察範疇變得更加細緻,查看標準普爾500指數(Standard & Poor's 500, S&P 500 index),會發現30年前占比僅30%的無形資產,如今已躍升達85%,當公司治理、企業聲譽等皆變成重大性議題時,代表著過去我任職的組織與工作所做的努力已出現大幅進展。

擔任世界銀行副行長的那段日子裡,我致力於推動預防性災難風險管理,為世界銀行成員國制定與氣候相關的創新風險緩解方案。例如,80%電力源自於水力發電的烏拉圭,在2012年時面臨嚴重乾旱,世界銀行成員國便決定與烏拉圭的國營電力公司(UTE)簽署一筆高達4.1億美元的氣候與石油價格保險的交易,以及其他技術援助,避免烏拉圭須負擔高額的發電成本,毀損過去得來不易的發展成果。

我們也知道台灣很容易受到地震、颱風等天災的侵襲,導致環境與供應鏈的風險時常受到威脅,因此對企業來說,預防性災害風險管理尤其重要。我們號召國際力量與影響力,建構災難性風險結構並提倡綠色債券發行人的全球標準,努力降低成員國因氣候變遷所造成的風險。

以上種種以國家之宏觀角度去看ESG議題的經驗與策略思考,使我清楚了解沒有可靠的數據,就不可能讓企業進行可靠的風險評估。因此我對目前這份工作更加充滿熱情與想法,更渴望透過SASB這個組織將過去的經驗與概念應用在全球資本市場中。

問:您如何看待企業揭露財務與非財務風險兩者的差異?

答:企業揭露財務風險可以明確地讓投資人了解重大議題項目,雖然SASB強調「財務揭露的重要性」,但這並不表示SASB認為非財務議題不重要,而是SASB的特色確實在於重視企業與投資人之間的溝通

目前我們發現,部分框架鼓勵企業將所有資訊都攤在陽光下,但報告中卻夾雜了很多不相關、不重要的訊息,導致企業花費高額成本製作報告後,對利害關係人的溝通仍未改善,尤其財務績效表現未見成長。

故針對非財務議題,我想企業仍缺乏一點誘因去揭露。如同前面所述,若企業撰寫永續報告並進行資訊揭露,它們會需要先行研讀相關準則與框架的範例,並評估要花費多少成本效益。我想,不會有企業想要花時間去研究對他們而言一點也不重要的議題,因此給予企業誘因的道理,就跟我們會用蛋捲冰淇淋去鼓勵孩子、激發他們的潛能,讓他們變得更好一樣。

問:您認為SASB最大成就,以及面臨的最大挑戰為何?

答:SASB自2011年成立至今引以為傲的成就,便是我們於2018年11月推出首套適用於全球特定產業的永續框架,且開始動身在各國的會議與活動中進行推廣。不得不提到的是,參與制訂這份耗時6年多準則的核心成員,除了包含重量級資產公司如富蘭克林坦伯頓、富達等外,更有摩根士丹利、高盛等知名投資銀行的加入。另一方面,我們也成立了分別提供投資人相關解決方案的兩個小組「準則諮詢組」(Standards Advisory Group, SAG)和「投資顧問組」(Investor Advisory Group, IAG)。

SASB是因市場需求而創造出來的準則。全球股票市場市值高達73兆美元,當這筆龐大的資金開始朝著永續的方向投入、運轉,那麼公司治理、低碳經濟等都會有不錯的發展與成就。

因此,SASB聚集各領域的專家,一併完成這份標準的制定,使投資者能夠輕易地透過此項準則針對真正友善環境、創造永續的企業與組織進行投資。在SASB發布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內,準則指南的下載量便已超過23萬次,且擁有近2萬名的會員用戶,這項耀眼的數據更是再次展現了投資人的需求導向。

談及SASB面臨的挑戰其實有兩項。其一,是要盡力推廣這項準則讓更多企業認識,以便我們幫助企業更好的與利害關係人(尤其投資者)溝通,其二是如何在超過上百種的永續報告準則中,建立出差異化且合適特定產業的框架,亦或是找到合適的角度與其他組織合作。

坦白說,目前全球框架、準則、報告這麼多,還有專門整合數據的組織,為什麼會這類的資訊會源源不絕地跳出來呢?答案很明顯,就是投資者渴望獲得更多、更精確的企業資訊。為此,SASB提供一張涵蓋11個主要產業、77個次級產業與26項ESG議題的「重大性地圖索引 (Materiality Map),方便讓不同產業看到符合自身的重大議題,而這就是我們的獨特之處。

SASB和其他永續資訊揭露架構(GRI, CDP and IIRC)比較,有何優勢或互補功效?

答: 氣候變遷報告架構(Climate Disclosure Standards Board, CDSB)是一個框架,但這份框架卻缺少衡量標準,故2019年5月SASB與CDSB合作,發布一項導入會計準則的概念與框架,讓氣候資訊的揭露能夠更數據化的工具書《TCFD實施指南》(TCFD Implementation Guide

其實我們可以把TCFD視為一把傘,將CDSB當作骨架(框架)、SASB做為傘面(擁有多個產業指標項目),因此當CDSB和SASB合作時,任何企業都可以在這將自身內容映射到TCFD的原則中。提及IIRC的話,我的確覺得它很有趣,因為這份框架必須同時考量到財務與非財務面的問題,並將其整合在一起。

當我們進行財務報告的時候,必須簽署保密協議(Non-disclosure agreement, NDA),且向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提交此份報告,故內容需要非常精確,而SASB便是在較具有如財務報告般的嚴密條件下所完成的揭露。

問:SASB有打算在亞洲進行推廣計畫嗎?

答:早些日子我在澳洲悉尼停留了一星期,且正與部分企業、組織準備進行SASB的培訓工作坊,當然,新加坡我們也在洽談相關合作中。坦白說,由於SASB來自美國,且這份框架一直到2018年11月才正式編纂完成,而我今年2月才正式接任CEO的職務,所以目前最大的目標與任務,便是藉由我過去的經驗與資源,讓SASB能夠在各國廣泛地被認識。

問:台灣政府雖然大力推動永續議題,但資本市場似乎出現疲弱的狀態。台灣企業適合採用SASB嗎?對於想使用SASB的台灣企業會提供什麼建議?

答:我想若台灣的企業採用SASB的工具進行揭露,可能會有很好的切入點。SASB是一個較為具體且報告呈現篇幅較短的工具。目前美國已有諸多企業採用這個框架進行揭露,而台灣出版這樣的資訊,不僅能有效地讓投資者了解相關績效,更能快速地與國際和相似產業的企業進行對比畢竟,比起讓利害關係人閱讀200多頁的文字與表格,我還是比較傾向於使用一個讓企業便於衡量、評估且明確的工具。

對我而言,SASB就像是一本食譜,若想做出一個美味的舒芙蕾,人人都可以按照這本食譜所提供的操作方法去執行。而TCFD就是一個擁有很棒概念的框架,可惜它並沒有告訴你該如何進行下一步。若今天我是一個年輕的CSR從業人員,主管要求我進行永續報告揭露,我會選擇一個較為模糊且無法數據化的框架當作基準,抑或是遵從一本擁有明確步驟,且最後能呈現具體數據的指南呢?我想答案非常明顯。

問:在台灣ESG投資尚處於萌芽階段,對此有何建議?

答:使用SASB框架去揭露你的企業資訊!

我想強調的是,好的報告不需要太多無實質影響力的資訊而SASB便可協助企業在20頁內揭露符合自身且獨特的內容。我曾經在一場會議中,收到一位負責撰寫CSR報告書的女士向我分享:GRI框架讓企業有彈性地挑選一些看起來不錯的內容進行揭露,但這些內容對投資人而言並沒有實質幫助,僅讓報告書成為企業向公眾展現完美的另一項公關渠道而已。

問:請與CSR專業人員分享永續工作的一些秘訣。

答:從事企業社會責任這一行的人,都不應該成為職場中的一座孤島。我由衷地建議企業必須讓CSR從業人員與風險、財務管理人員放在一起工作,讓他們能夠在「同一種溝通語言」的基礎下進行討論,否則企業端出來給投資者看的報告就會很容易被說成是「漂綠」(greenwash)。

正如我演講中所提到的,有將近100%的企業認為CSR報告所揭露的資訊非常重要,但卻僅有29%的投資者認為這些資訊有實質上的幫助,為什麼?追根究底來說,就是CSR專業人員在報告中僅呈現了漂亮的圖表,以及詞藻堆砌起來的文字段落。

隨著時間的推移,利害關係人要求企業揭露的資料只會愈來愈多,而SASB是一套能評估、管理風險的實用工具,企業可以很好地運用在其策略規劃與風險管理上。因此,需要了解SASB的人更不能僅侷限於CSR從業人員,而是上至董事會高階管理人員,下至一般風險、財務人員都需要涉入。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CSRone
圖片來源:CSRone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