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2 | 作者:CSRone

不可不知的聯合國氣候談判(上)

氣候變遷的談判看似沒完沒了。一場接著一場乏善可陳的會議,進展是相當的緩慢。

但在今年底,在巴黎即將舉辦一個歷史悠久的會議,讓我們看到了一些可能性。屆時,不是在削減溫室氣體排放上有個全新的國際協議,便是將看到全球為拯救地球所做的最後真正努力。

去年十二月,聯合國代表聚集在利馬起草了協議的輪廓,將由2020年開始生效。而我們今年將由原先的基礎開始。此外,此協議在11月促成了美國及中國間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設定了他們溫室氣體排放量的限制。

在春天的尾聲,全球所有的主要經濟體應該要想出類似的計劃,然後經幾個月的考慮,在2015年結束前,就於巴黎舉辦COP 21  - 自從六年前在哥本哈根的會談以來,談論全球暖化最重要的會議。在此會談上的決議,將決定未來幾十年的地球氣候。

巴黎的會議如何進行?

在年底在巴黎舉行的會議中,各國家政府將會面兩周,並共同訂定出一個新的全球協議,作為2020年後降低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目標。

與會的國家,無論是已發展或發展中國家,均須事先自行準備嚴格的目標:工業化國家應提出溫室氣體排放的絕對削減量,以及抑制或相對減少量;對貧窮國家來說,則應提出減少每單位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所製造的二氧化碳量。

為什麼是2020年後?

世界主要經濟體及許多小型經濟體,已經針對2020年的排放量目標達成共識。這些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已下了定論,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首次在聯合國於這樣的目標上意見一致。然而,該場會議是在混亂和激烈的衝突場面下進行的。所以2020年目標,儘管仍有效,仍無法在當時以完整並具法律約束力的條約形式呈現。

所以希望在巴黎的會談中,意見的不和能比先前為少,並更多提出到2030年及以後,針對排放量持續行動的建設性方法。

什麼會攸關利害?

藉由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於2013 - 14年間的第五份報告發行,我們比以往更了解氣候變遷的科學,而且我們從中所知得知的事實十分令人堪憂。

該報告的研究毫無疑問地指出,氣候正在人類的影響下產生變化,並預警了可怕的後果,如果任由溫室氣體繼續排放,將導致廣泛的乾旱、洪水、熱浪等極端天氣。

應付全球暖化的未來國際行動也是岌岌可危。因為從哥本哈根高峰會可以看出,在主導的國家之間以及人口眾多的集團間,在應採取什麼行動、該由誰採取行動、有多快速及該如何實施等,仍有著很深的一道鴻溝。

1990年第一次IPCC報告總結了我們的氣候科學方面的知識,並得出「世界應嚴重正視此問題」的結論,聯合國針對相關全球協定的協商議程已超過20年。

這促成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幾乎所有國家都在1992年簽署,並承諾他們要共同避免「地球氣候系統受到人為干擾」,可是卻沒指定他們應該做什麼及做多少。

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是為了能落實預防措施,要讓工業化國家制定減少的排放量,但美國國會拒絕批准該協議時,因為它並沒有針對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制定減排目標。

隨之而來的是多年的談判停滯,直到2009年在哥本哈根,主要發達國家首次同意減少排放,發展中國家則共同同意遏制排放增長。

在哥本哈根造成的難題之後,談判仍繼續遲緩的進行著,但這個過程是脆弱的。如果這次巴黎會談的情況又是意見不和,甚至重演2009年的老戲碼,甚至沒有明確的結果,將很難再相信聯合國可以讓各國家齊聚一心簡決問題。

 

圖片來源:promich

資料來源: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the U.N. climate talks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