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7|作者:Richard Howitt/編譯:CSRone 戴辰軒

ESG資訊揭露進入競合賽,掌握制高點思考者勝出!

2020年9月22日,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公布其最終版永續指引《如何衡量害關係人資本主義: 邁向共同指標暨永續價值一致性》(Measuring Stakeholder Capitalism: Towards Common Metrics and Consistent Reporting of Sustainable Value Creation),此也正是在昭告世人,這些訂定ESG資訊揭露框架的眾家機構,已經進入競合賽局的新階段。這項競合賽局,是為回應企業長期以來的呼籲 –企業需要一套可以被廣泛接受的ESG資訊揭露的標準化架構。

事實上,WEF所發布的這項指引,是繼2020年9月11日包括CDP、CDSB、GRI、IIRC和SASB在內的全球5個最大權威永續框架制定機構,所共同發表合作意向書《合作努力朝向強化企業永續報告》(Statement of Intent to Work Together Towards Comprehensive Corporate Reporting)後,全球更具體的一項進展。

顯示出所有機構,都願意致力調和眾多永續框架的一致性。除此之外,歐盟的工作小組也明白地訂定出規範歐盟會員國企業的ESG揭露之標準。

觀察上述這些進程,你會發現一股力量正在快速崛起,督促全球企業揭露ESG永續或非財務資訊的浪潮,正在快速朝著「標準化」方向前進。

對於那些未曾關注此議題的人來說,這發展毫無影響;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原本就分歧的揭露程序和永續報告框架,本身就是有不同主題而且難免重疊的。相對地,對於那些已經投入數年、熱情辯論永續框架的人來說,這很可能是個好機會,走向簡化永續框架。而不再只是於「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BCSD)既有的2百項分類2千個ESG指標的基礎上,再添增「另一項框架」而已。

框架標準化的關鍵:企業願意買單才算數!

整體來說,來自企業的需求以及投資人的壓力,是促成這項趨勢的最主要驅動力。為確保能夠勝出,訂定永續框架的眾家機構一場競合賽,於焉展開。

我們先來檢視一下歷史。早在2020年1月WEF達沃斯年會中,WEF轄下「國際商業理事會」(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uncil)就曾經以WEF的高度,率先結合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強力支持,首度宣布其所屬的140家全球大型企業會員,「即刻」開始遵循ESG資訊揭露的指標項目。這些指標項目有些是強制性的,也有是選擇性的,多數是依據現有的ESG揭露框架而來。

這項倡議立意甚佳,然而問題卻在於:這些指標的制定過程缺乏「獨立性」。而「獨立性」對制定標準的機構來說,正是取得正當性與被信任的關鍵。此外,還有一個問題是,這些框架旨在為利害關係人提供一套評估企業的價值,若沒有利害關係人的公平參與,如何能讓人信任呢?以及,更令人憂心的是,其中論及「延伸性」指標(extended metrics)納入了許多試金石(touchstone)的探測性議題。包括:政治遊說、科學目標、資源循環、結社自由、薪酬、社會價值,以及商業和人權等。雖具意義卻正也代表著,這些延伸性的指標很容易被排除在在其他的ESG資訊揭露框架外。

面對上述的問題,WEF進而於9月22日所發布的聲明中,再度重申他們會根據實務經驗進一步做「調整」(tweaking),並且表示企業要願意買單 (buy-in)才是資訊揭露框架能否達成標準化、贏得認可的最重要元素。

ESG資訊揭露,旨在搭建財務與非財務橋梁

相較之下,2020年9月11日由GRI、SASB、CDP、CDSB和IIRC等現有的自願性資訊揭露框架5大機構,同意致力於整合財務與非財務資訊揭露,並發表共同意向書聲明,就顯得更具創新性意義。

這份意向書是回應2019年全球會計產業界,所強力倡議的「連結所有資訊揭露」(connect reporting)的目標而來。這項倡議認為,整合資訊揭露本身並不是目的,而是將現有的財務報告標準與新的獨立非財務報告標準委員會,彼此搭建起連結,這才是真正的目的。

然而,這份意向書也可能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項意向書的內容,到底與負責全球大部分財務報告的「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Internation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IASB)之間,到底有多麼緊密的連結?不過無論如何,IASB本身的信託單位(即IFRS Trustee),也決定進行揭露自身的非財務資訊。這在三年之前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也就是說,現今的趨勢已有別於過往,揭露的速度正快速改變中。

如今,包括中央銀行、監管機構、證券交易委員會這些傳統金融參與者,也都開始充分參與上述的論述與辯證。同時,這些機構也都在尋求系統性的解決方案,這與我們此刻也在尋求系統性的改變,其重要性不謀而合。

「簡化」,是統一報告書準則的必要!

至於,對那些在企業內負責永續報告相關業務的承辦人員來說,他們可能對於龐大框架體系的改變不是那麼感興趣。他們更想知道的是,框架體系的改變對自身業務的意義,並急切希望「簡化」能被納入標準化的改革考量中。

該項意向聲明書承諾,會用現有的框架作為構建基礎(building blocks),來建立一套永續項目和揭露的要求。同時,財務重大議題的非財務資訊也都將納入企業的主流報告書和其他溝通媒介中。

這項2020年9月11日由5個機構共同發布的意向聲明,與相同一群人於2年前所完成的另一份ESG報告,其兩者之間的差異在於:本次的合作強化「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互補性」(complementarity)和「同時性」(concurrence),並以框架間的實質整合為終極目標。而這正是許多投資者和企業所要求的實際合作。

包括,2020年GRI已經開始針對其通用準則進行磋商,IIRC也進行全球討論,以更新自身框架。毫無疑問地,世界將會從這些寶貴經驗中學習。並且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這些機構承諾合作發展新準則,這5個框架機構都必須更認真地考慮採取更深層的合作。

在企業永續發展方向越趨分歧的當今時刻,要這些機構面對未來做出承諾,達成更密切合作,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正如5個機構的合作意向聲明所提及,若想要共同制定準則並進行檢驗,勢必會發現目前的進程,遠落後於市場的期待與需求。若要完成這場合作,必須要對新角色的加入,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例如,由「世界基準測試聯盟」(World Benchmarking Alliance)草擬的「SDG Benchmarks計畫」,或者是正在尋找整併其他單位的「影響力管理計畫」(Impact Management Project)。

歐盟《綠色新政》支持揭露ESG資訊,冠居全球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歐盟的發展。2020年2月,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首先宣布倡議,並設新工作小組進行開發與執行新的ESG準則。

這項倡議受益於歐盟的《綠色新政》(Green Deal)政策的強力支持。《綠色政策》承諾2030年達到減碳50%至55%目標,而其中的投入於「永續歐洲投資計畫」(Sustainable Europe Investment Plan)經費,更是高達1000億歐元(約1170億美元)。另一股推動ESG資訊揭露的強大力量則是投資方。

歐盟的做法,結合了「快速」和「專門性」的優點,例如:歐盟於2019年發布關於永續作為的細節分類表。以及,歐盟在框架上也具有優勢,包括:擁有眾多利害關係人代表、承認「雙重/動態重大性」(double/dynamic materiality)的概念,並依據投資者和其他利害關係人的要求,蒐集和出版非財務資訊。歐洲ESG準則本身也有其「偉大的設計」(grand design),也就是由現任歐盟新工作小組執行長Patrick de Cambourg在2019年為法國政府撰寫的最新報告——《確保企業非財務資訊的相關性和可靠性:歐洲永續發展的抱負和競爭優勢》(Ensuring the relevance and reliability of non-financial corporate information: an ambition and a competitive advantage for a sustainable Europe)。

至於,歐洲所建立這些標準化準則儘管目前居於領先地位,然其最大挑戰是: 準則來自歐盟單一區域,是否能適用於全球市場呢?

歐盟於2014年率先公布實施的《歐洲非財務報告指令》(EU Non-Financial Reporting Directive),已經有6,000至12,000家企業被強制規範必須揭露非財務資訊。同時,歐盟委員會也已建立了一個涵蓋中國和印度的國際永續金融平台,顯示歐盟正在採取真正的行動,而不是維持領導者的形象而已。

前述由五個框架發表的共同意向聲明書中,也都承認歐洲的永續領導冠居全球。同時也闡述了政府公共政策的支持,對於促成永續準則合法性有絕對大的貢獻。「世界經濟論壇」和「影響力管理計畫」以及「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也對意向聲明進行協商。其中,世界經濟論壇致力參與者的「生態整合」,「影響力管理計畫」則扮演了歐盟新任務小組的角色。以上種種,都指出了這三個準則制定的機構之間,未來很有可能會達成實質的整合。

ESG資訊揭露真正的挑戰:一場追求卓越的競賽!

歐洲與其他倡議機構,所面臨的挑戰是相同的。事實上,包括正在閱讀本文的永續專家們,大家所面臨的挑戰也是如此。所有的倡議都證實了,我們需要重新評估風險,評估的項目包括: 氣候變遷、COVID-19這類與全球健康有關的流行病,以及和其他越趨普遍的系統性衝擊。

2020年初,一份根據《歐洲非財務報告指令》(EU Non-Financial Reporting Directive)來分析1000家企業永續報告書的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是新時代,追求影響力是永續的終極目標,然而現有的永續報告仍然有太多報告,都只是陳述ESG中的風險和政策,對具體目標或成效,無所著言。

去年2019年底氣候週(Climate Week)我為致力於幫助企業了解永續三重底線(triple bottom line)的Triple Pundit網站寫文章時,曾經對ESG資訊揭露標準化進度,表示「對冰川來說太冰川化了」(too glacial for the glaciers),當時那句話立刻被大量引用。我想當時的我會很驚喜地看到今年的這般進步。

如果說永續框架的競合是一場競賽,那無疑地這是一場追求卓越的競賽,而且是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在此,讓我分別對各個機構提出各自的關鍵問題,希望能為2021年的發展,提供更多動能。

  • 對世界經濟論壇的提問:是否會與全球的其他利害關係人合作,進行更大範圍的ESG標準化磋商?
  • 對訂定ESG資訊揭露框架機構的提問:在現階段討論完畢之後,是否會對開發新標準提出統一的公布日程? 並且重新承諾會與不同框架之間做具體的協商,以加速實現大家所嚮往的單一揭露指標?
  • 對歐盟的提問:面對不可避免且逐漸提高的政治障礙與干擾,歐盟將維持目前對非財務報告改革的進程規劃嗎? 以及在此過程中仍將持續採取實際行動,以確保與非歐洲人士持續進行對話嗎?

最後,我對所有的倡議機構,以及我們這些致力於企業永續和ESG資訊揭露的所有人提問 — 能否檢視我們所投入的種種努力,得以讓ESG資訊揭露發揮其最實質的影響力?

核稿: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The Race to Establish ESG Reporting Standards Must Be a Race to the Top
圖片來源:Jordan Ladikos 


延伸閱讀:
永續報告框架百百款,企業應使用哪種?如何解析?
12個升級秘訣 提升ESG資訊揭露品質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