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9|作者:Silvia Pavoni/編譯:CSRone 黃姿胤

永續報告框架百百款,企業應使用哪種?如何解析?

過去幾年,許多企業開始對外展現其為永續議題努力的成果,希望為自己優良企業的形象加分。運用這種溝通模式的企業越來越多,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目前企業揭露永續資訊的框架眾多,固然可清晰化企業的永續作為;然而,有些框架重疊、甚至衝突矛盾,也導致企業永續部門人員疲憊不堪。

除了造成永續部門人員的困擾疲倦之外,投資人也越來越難在可能是互相矛盾,甚或是差異很大的數據之間,做出最佳投資組合的判斷。過往投資者的問題是缺乏數據,現今投資人的挑戰則是如何妥善地驗證和解釋不同機構所生成的數據。

眾多永續報告框架,功能與目的各異

對此,總部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全球報告倡議組織」(The 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名譽主席金墨文(Mervyn King)表示:「從社會的角度來看,這些眾多永續報告框架的訂定者,其動機皆出於永續公共利益善念,卻彼此激烈競爭,這是令人無法理解與包容的事情。」該組織成立於1997年,主要從事制定永續發展報告書的準則。

他進一步指出,企業決策過程中必須將環境與社會因素考慮進去,以便讓企業去「創造價值」而不是「破壞價值」。

GRI框架:最廣泛被採用、符合利害關係人期待
截至目前為止,儘管GRI有許多爭議,GRI框架仍然是全球企業或機構永續報告最廣泛使用的工具框架。

SASB框架:注重ESG對財務層面的影響
而2011年在舊金山成立的「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SASB)則旨在彰顯ESG因素於企業財務層面的重大影響性,並且依照不同行業提供了不同的準則。SASB總共提出了77個行業指標,用於追踪環境議題對公司資金帳目的影響。

TCFD框架:重視氣候風險對財務的影響
再者,是2015年成立的「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 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旨在評估氣候變遷風險於企業財務層面所可能產生的影響。TCFD是在5年前在紐約舉辦的G20會議轄下「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 FSB),時任主席的英格蘭銀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所倡議而成立的。

TCFD擁有不少支持者,包括皇家荷蘭殼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和法國道達爾公司(France’s Total)等石油集團,以及美國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中國工商銀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在內的金融公司。

MSCI、S&P、Refinitiv提供評級評等
除了上述提及的官方組織之外,也有許多私人機構提供企業評級評等的服務。例如:明晟 (MSCI)、標準普爾 (Standard & Poor’s, S&P)和路孚特 (Refinitiv,其前身為湯森路透金融與風險事業部),這些評級評等指數旨在研究各個產業與企業於ESG(環境、社會和治理)層面的作為。

投資機構:期待企業符合SASB和TCFD框架

於今年1月在全球著名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s)執行長芬克(Larry Fink),其年度指標性「致執行長的信函」中,他表示希望自家價值共7千億美元資產的投資管理公司,其所投資的企業必須使用SASB和TCFD框架進行報告。他補充說,對於那些不遵守規定的企業,貝萊德採取嚴厲的態度。

貝萊德還承諾,自身的企業也將依照這些標準進行評比。同時貝萊德也已經線上發布自家企業「符合SAS​​B」準則(SASB-aligned),以及執行長芬克也承諾將在2020年底前,針對TCFD的目標公布表現情況。

近日我們看到的是,這些具有主導地位的框架制定機構紛紛表示,願意朝向統一框架的方向前進。SASB的執行長葛柔(Janine Guillot)則認為,專門為投資者量身訂做的全球永續報告框架,「未來幾年內」將付諸實踐。

資訊揭露關鍵動力:有賴政府強制規範

現在永續報告正面臨關鍵時刻,不論是市場力量還是監管單位,都應該積極推動這一進程。迄今為止,包括歐盟和中國,都正在考慮以立法途徑的要求企業公開非財務資訊,但是並未規定具體的報告標準。例如,歐盟希望企業採用已建立多年的全球永續框架GRI,而不是開發出自己的系統。

面對當前的狀況,金融分析公司路孚特(Refinitiv)永續發展融資部門負責人卡爾弗特(Leon Saunders Calvert)說:「坦白說,目前永續報告沒有清楚一致的標準。在全球層級沒有,在國家層級也甚少見。」

再者,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永續金融與企業基礎設施評級部門主管威爾金斯(Michael Wilkins)表示,若缺乏政府的強制性推動,企業揭露ESG資訊的進程,將會大幅落後。他說,作為TCFD的成員和支持者,該計劃已經「吸引了1000多個執行長等級的支持者」。儘管吸引力高,但是「企業實際採用TCFD進行披露的速度,仍然比期待慢很多。」造成落後的重要原因是「因為揭露是自願的而不是強制性」。

500年複式記帳會計專業面臨嚴苛挑戰

相對於上述自願性揭露的道德勸說,另外一方提出的是更激進的建議,那就是堅持將ESG因素納入會計標準中,以便其可立即精確地反映在企業的財務結果上。例如包括:永續因素可能會影響資產的淨現值,從而對資產負債表,產生正面或負面效應。

評級機構標普威爾金斯(Michael Wilkins)贊成這種看法。他認為這種「確鑿的登錄規範」(hard coding),可讓企業「自然而然」地達到「合規」與「一致」的水準,並且可使投資者能夠將永續發展的數據,無縫地置入投資模式中,做為決策的依據。

以及,這也可以解決財務資訊(揭露期程定時),與永續資訊(揭露期程較長久),兩者之間的時間落差問題。正如金融分析公司路孚特(Refinitiv)卡爾弗特(Leon Saunders Calvert)所言:「總是感覺ESG數據時效太落後了。」

而具有專業會計師執照的SASB執行長葛柔(Janine Guillot)也附議這項說法,她體認到上述想法的理論優勢,並且看到傳統會計的未來景況:「這將是自500多年前複式記帳法發明以來,會計專業界面臨的最嚴苛的挑戰。

全球社會對氣候變遷的擔憂日益高漲,並且在近半年COVID-19疫情所造成的經濟長期損害雙重壓力底下,企業不論採用哪種永續資訊揭露的框架,可以確定的是,全球公眾將會轉而要求企業揭露更多,那些從以前就被嚴重忽視的風險。

核稿編輯: Amy Lin

 

【新聞補充】
根據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編製與申報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作業辦法」,股本達50億以上的上市公司以及食品工業、化學工業、金融保險等產業,應每年出版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同時,上市公司應每年參考GRI發布之 GRI準則,編製前一年度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揭露公司所鑑別之經濟、環境及社會重大主題、管理方針、揭露項目及其報導要求,且至少應符合 GRI準則之核心選項。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Proliferation of demands risks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fatigue’
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延伸閱讀:
上櫃公司設審委會數創新高
12個升級秘訣 提升ESG資訊揭露品質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