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 作者:Shamshad Akhtar/編譯:CSRone 施奕丞

以自然抵換債務 讓弱國達成雙贏局面!

一場全球的債務危機,正步步進逼,迫在眉睫。

早在新冠肺炎Cocid-19疫情肆虐全球之前,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就已經釋出警訊:全球低收入國家的近半數,正在承受高風險的債務壓力,隨時可能爆鍋。隨著經濟危機加劇,這些國家面臨出口嚴峻緊縮的同時,又必須應付治療新冠肺炎與恢復工作所需要的巨額開銷。種種困境,使得發展中國家財政面臨窒息、喘不過氣來。

(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的債務趨勢表/圖片來源:IMF

重要警訊:明年40%發展中國家將無力償還外債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單單在2020年及2021年,發展中國家便需要支付2.6兆至3.4兆美元來償還外債。審視發展中國家的償債能力,市場分析師認為,預計將有40%的新興市場(emerging market)與前沿市場(frontier-market)在2021年可能沒辦法償還鉅額外債。

尤其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發展中國家因應債務危機的傳統措施,皆過度依賴石化產業或增加生產;而這些卻與全球期待的減緩氣候危機、解決不平等、促進人權等這些永續議題,彼此是互相衝突的。

因此,我們需要更創意的想法,來思考如何同時達成多項永續目標。以及,若想要從這場大流行疫情危機中復甦,各國必須花費數兆美元,我們也希望在花費付出的同時,也能夠實現金融穩定、社會包容、邁向低碳經濟的多重永續目標。

現實壓力:債權方擔心評級,堅持弱國清償債務

2020年4月,G20財政部長們倡議「暫緩償還債務」(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 DSSI),希望可以讓世界中最貧窮的國家在自新冠肺炎恢復的同時,能暫時停止償還債務。不過,由於一些債權國家擔心市場及評級機構的看法,並不願意接受這項提議。至於大多數的私部門借款者,同樣不願意接受。這使得G20財政部長們的提議,效果大減。

就全球整體來看,若缺乏新的流動性服務、無法自債務壓力中喘息,又得面對氣候及社會的雙重危機,若無解決之道,世界經濟成長將不可能回到疫情前水準。

稍早科學家提出數據,若要達成巴黎協議,全球淨碳排放必須在2030年之前減少45%,並在2050年之前減少100%。然而,擺在面前的事實是:全球民眾皆有感於氣候變遷,各國也十分理解必須投資更有韌性的產業,來提升氣候適應能力,但是若政府(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困於債務危機,這些淨碳排放的目標都將僅是空想而已。

若陷於貧窮陷阱中,任何國家都有可能不計代價地增加出口,包括增加化石燃料以及能源使用量,使國家和全球整體越來越缺乏氣候韌性。同樣地,惡性的出口競爭又會使商品價格面臨更高壓力,將出口國拉進負面迴圈中。

終極解決之道:「以自然抵換債務」(debt-for-nature swaps)

那麼,該如何擺脫這個惡性循環呢?2020年7月G20在IMF中呼籲各國思考所有可能的方案與工具,G20並從之前的危機中尋找相關經驗,「以自然抵換債務」(debt-for-nature swaps)計畫便是其中之一。在1980及1990年代,參與這項計畫的發展中國家能以推動森林復育、維護生態多樣性、保障原住民權利等措施來換取債務減免。

G20認為,這項概念如今應該從「自然」擴展到以「人」為中心來思考,不只是「氣候變遷」而已,連同「人權」、「不平等」等議題,也必須同樣重視。發展中國家需要更多資源來幫助他們擺脫化石燃料,輔導其將投資挹注在對氣候變遷有助益的項目上,並創造更多工作機會。而透過減免債務導流入特定綠色投資,例如「以自然抵換債務」計畫便是可行方案之一。

我們都知道,當石化工業或低韌性產業投資過多時,會相對地造成負債,形成石化工業、低韌性產業未來成為高風險資產。而「以自然償抵債務」這類型的政策,就能預防此類問題,並同時幫助我們自疫情中復原。

近期,投資再生能源的成本大幅降低,能源產業於推動「零碳排」有更高的可能性,若能於此時輔導發展中國家進行再生能源的投資,將能同時達成推動「再生能源發展」與「永續經營」雙重目標。

讓高耗能石化能源產業,從地球上永遠消失

經濟學家預估,若能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的道路上,可以為全球帶來1500萬個工作機會。同時,聯合國環境署2019年的《生產差距報告》(Production Gap Report)也指出,現今的生產計劃遠遠超出地球永續所能負荷的極限,為達成巴黎氣候協議,80%的化石燃料應該被保存。也就是說,化石能源將逐漸成為高風險產業,若將石化能源產業當作疫後復原的投資主軸,這是非常不明智的抉擇。

若有「以自然抵換債務」的計畫,我們就能輔導發展中國家主動投資低碳產業,避免過度使用化石燃料。同時能穩定商品價格,提供發展中國家充裕的財政空間,來提升氣候韌性與投資永續發展產業。G20在峰會上呼籲開發新工具與策略,並認為全球協定推動「以自然抵換債務」即是最重要的主軸,不僅能提升社會平等,更可增強全球氣候適應能力。

毫無疑問,許多國家都需要稅務減免來有效地回應新冠肺炎疫情,並且各國也應該實施具有社會包容的方案,來協助彼此增強經濟承受氣候變遷的壓力。對於那些在氣候變遷中最為脆弱的國家與民眾,永續投資不僅僅是商業行為,更是他們達成永續生存的雙贏之道。

(核稿編輯: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Here's how we can defeat debt and strive for sustainability post COVID-19
圖片來源: Carlos Ebert


延伸閱讀:
扭轉COVID-19危機 發展低碳投資新契機
IMF:對抗氣候變遷 碳稅是最強效方法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