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作者:Mike Hower/編譯:CSRone 蔡依璇

2020年ESG大爆發,E和S一樣重要,那麼G呢?

2020年將是企業發展ESG最關鍵的一年。無論是今年,亦或是未來十年發生的事情,都可能決定下一個世紀的走向。

回顧2019年多項大規模的「氣候抗議」行動,以至於亞馬遜(Amazon)、宜家(IKEA)、開雲(Kering)等大型企業,針對這些氣候危急提出的改善承諾。似乎顯示2020年是ESG的「E」(環境)年,全球企業皆以前所未有的大規模,來改善氣候變遷問題。

時序進入2020年,更有許多企業組織以具體行動,證明其對「E」的重視。例如:

  • 今年1月,微軟(Microsoft)承諾成為一個負碳排的公司。
  • 貝萊德(BlackRock)集團董事長Larry Fink在給CEO們的信中表示,氣候危機將是「企業能否長遠發展的關鍵因素」。
  • 在瑞士達沃斯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更將氣候危機列為首要討論的對象。

然而,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COVID-19疫情,瞬間打亂了全球企業在ESG上的佈局。

【重點一】2020年是「S」主宰的一年

在企業發展ESG的漫長道路上,「S」總是擔任著配角,其原因就在於社會議題難以用數據來量化估計。因此多數企業對社會議題仍抱持著消極的態度,不是什麼都不做,就是只做最低限度的改善。

COVID-19的大爆發,徹底顛覆了企業原先對ESG「優先順序」的劃分。隨著全球進入封鎖狀態,企業不得不重新審慎面對員工的健康與福利議題,使得ESG的討論主軸漸漸從「E轉到S」。而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方押頸而死的事件,更引動全美員工、客戶和投資者紛紛要求企業,表明其「S」立場的催化劑,迫使企業更進一步重視「S」。而面對如此根深蒂固的社會不平等問題,企業必須做出更多元、更完善的承諾。

【重點二】ESG正處於一個新的轉折點

位於紐約的獨立研究型非營利組織「資本正義協會」(JUST Capital)首席執行長Martin Whittaker表示:「在短短的三個月裡,企業完成了原本需要花20年才能完善的社會議題。」

他更進一步說明:「全球企業都在爭先恐後地設法解決「S」問題,我們需要拋開舊有的思想,重新構思企業應該如何提供員工一個平等的工作環境。無論是公司董事會成員、投資者或高階主管,皆需將員工福利和種族不平等等複雜的社會問題,納入公司決策中。」

【重點三】E和S一樣重要!

隨著越來越多企業重視「S」,也就代表「E」不重要了嗎?答案是:不!

成立於1969年環境監測非營利機構「科學關懷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認為,ESG的偉大之處在於它不是一個「零和遊戲(Zero-sum Game)」,E和S兩者的關係一直是緊密相連的。例如,有色人種或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往往是第一個遭受氣候危機的族群。因此企業加重關注社會議題「S」,即是有助於更好地應對環境「E」的挑戰。

全球投資公司TPG其ESG部門主管Alison Humphrey則表示,社會正義和氣候變遷之間有著許多交集。她說:「應對氣候變化的工作既艱辛又令人疲於奔命,然而許多人不是尚未意識到氣候因應的迫切性,就是在成本的面前畏縮不前。因此在許多方面,氣候變遷反映了社會正義面臨的許多挑戰,兩者皆是不可忽視的存在。」

【重點四】難以量化的「S」,將不再是企業的藉口

金融軟體開發公司Workday永續發展部門總監Erik Hansen說:「早在COVID-19爆發之前,Workday就將社會議題納入環境永續發展的策略藍圖中。過去幾個月發生的事情,證明了氣候、環境、人類和健康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以下兩項案例為Workday在E和S方面做的實踐:

  • 在總部安裝電動汽車充電器,此舉不僅是為了讓軟體工程師能駕駛特斯拉來上班,更是為了使該公司能夠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環境的影響,例如空氣污染(因為它對弱勢群體的傷害很大)。
  • Workday正在協助從事高污染行業的工人轉職,以達成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目標。

至於G的功能,英國永續專家說得更透徹明白。位於倫敦的永續管理諮詢公司KKS Advisors總經理Anuj Shah表示:「良好的公司治理「G」,能夠協助企業在實踐E和S的道路上事倍功半。」

【重點五】「喬治・弗洛伊德事件」喚醒企業「種族平等」意識

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發生後,世界各地爆發了大規模反種族主義抗議遊行。許多企業紛紛表示將會解決種族不平等問題,然而如何正確且有效地解決種族問題又是一個大哉問。

雅詩蘭黛ESG執行長Aleksandra Dobkowski-Joy認為,現在正是企業解決種族不平等的最佳時機。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需採取實質行動,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她說:「我對雅詩蘭黛公司致力於促進種族平等感到非常自豪,這將是企業進步和改革起點。」

全球投資公司TPG近期更發表了一份聲明,承諾將會針對種族平等採取行動。TPG將退一步反思自己在社會扮演的角色,以及作為一家私人企業,應該如何解決制度不平等問題。而如此大的改革,便需要企業從上到下的每個部門共同合作。

【重點六】唯有「合作」,才能真正落實社會正義

COVID-19重挫全球經濟,進而使企業開始重視ESG。然而在經濟如此低迷的期間,ESG基金表現仍優於大盤,而這也證明了企業不需以「犧牲利潤」的方式將ESG納入公司策略當中。

企業與企業之間不再是競爭的關係,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合作。若政府、企業,甚至個人能夠攜手合作,從過去的錯誤吸取經驗教訓,最終或許能解決攸關人類生存的危機—氣候變遷。

最後,雅詩蘭黛、JUST Capital、KKS advisor,以及TPG等四間企業的永續發言人也作出如下結論:

  • 雅詩蘭黛ESG執行長Aleksandra Dobkowski-Joy:
    在這動盪的幾個月中,許多企業展開前所未有的合作,齊心協力地對抗疫情,顯示出企業之間合作的可能性。
  • 獨立研究組織JUST Capital首席執行長Martin Whittaker:
    隨著氣候開始變的不可預測,氣候風險即將成為​​社會的長期威脅。從古至今,賺錢一直是企業的首要目標,然而COVID-19的出現徹底激發了商界的人性,使我們意識到韌性、相互依賴和系統性風險對企業的影響力。於此同時,也讓企業重新思考如何應對這些問題,以及如何更有效地合作。
  • 永續顧問公司KKS Advisors總經理Anuj Shah:
    相反地,Shah則表示擔心。他表示,在疫情結束之後,全球企業將面臨沉重的財務壓力,屆時將無暇顧及ESG,即便ESG是企業長期發展的先決條件。
    然而Shah也補充道:「在受到年輕一代推動的各種反種族運動的鼓舞後。我認為,在千禧一代和Z世代進入管理階層後,他們積極的心態也許能改變ESG未來的命運。」
  • 全球投資公司TPG的ESG部門主管Alison Humphrey:
    企業應減少對投資報酬率的關注,並將焦點放在商業模式的彈性力,以及它是以何種形式與ESG議題結合。與其在危機發生後才製作出「一次性」的應對措施,不如找出更具策略性、完整性,且符合商業需求的策略來管理企業風險。

關於全球未來的發展走向,我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不確定」。而未來是好、是壞,取決於地球上的所有人的努力。

核稿編輯: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An unexpected breakout year for the social side of ESG
圖片來源:You X Ventures


延伸閱讀:
永續關鍵轉捩點:「後疫」時代的4大永續新思維
ESG投資小心看!漂綠、漂藍、粉紅漂洗、彩虹漂洗…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