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8 | 作者:Georg Kell/編譯:CSRone 倪上筑

UNGC創辦人:沒有「碳定價」就別想緩解氣候變遷!

(本文作者Georg Kell為聯合國全球盟約(UNGC)組織創辦人兼前執行主任,其曾擔任英德資產管理公司Arabesque Partners董事長。)

綜觀全球已有超過70%的國家和經濟體已經設定「氣候中和」目標,以及有超過上百家的高排碳的大型企業,先後承諾要在2050年實踐「淨零排放」。而這些各國政府與企業組織公開聲明的減碳目標,皆展示著對氣候緊急狀態的雄心抱負。除此之外,更有多達1,000間企業採用科學基礎目標來衡量減排效益。

國際研究:空氣污染2018年造成870萬人提早死亡

實際上,自2015年《巴黎協定》制定以來,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平均值便不斷增長,儘管2019年人類面臨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讓部分國家出現鎖國、封城等政策,導致人類活動與經濟皆停滯的情況,但二氧化碳濃度仍在2019年時達到410ppm,逼近國際社會所認定的「安全紅線」,且於2021年2月成長至416ppm,再度打破過往紀錄。

攤開過去人類發展歷史觀察,氣候暖化加劇的原因,與現代生活方式和維持工業運作的能源系統息息相關:化石燃料運作過程中所釋放的氣體,有高達80%的混和物加速了全球暖化。而這些污染在損害地球自然生態的同時,也在傷害人類本身。根據國際期刊《環境研究》(Environmental Research)的報告指出,化石燃煤於空氣中的污染於2018年造成870萬人提早死亡,占當年全球成人死亡總數的近20%。

為此,人類需要盡快尋找除碳的創新技術。而綠色能源技術從過去發展至今,已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遺憾的是,全球能源轉型的腳步依舊不夠快速。依據英國石油公司(BP)近期所發布的《2020年世界能源展望》(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20)數據顯示,綠色潔淨能源目前僅占所有能源的5%,若將所有非二氧化碳排放能源(含可再生能源、水力發電、核能)相加也僅有16%。

除去新興的除碳技術之外,另一個導致全球減碳腳步放緩的原因,是部分國家可能負擔不起的高額資金。以歐盟為例,若根據估算,歐盟要在2030年前實現55%的減碳目標,則需要在剩下的10年期間,每年投入3,500億歐元(約新台幣10.2兆元)。

美國財政部:若無碳定價,難以解決氣候危機

縱使政府等公部門可啟動如此大規模的投資,但顯而易見地,實踐大規模的系統變革,仍需要企業組織充分發揮各自的潛力,才有可能防止氣候變遷所導致的嚴重災害。換言之,政府需要推行合適的碳定價政策與環境、企業需要制定適宜的價格,方能建立良性的碳交易機會,並實踐脫碳目標。

英國經濟學家Nick Stern指稱,「氣候變遷是迄今為止,最嚴重的市場失靈案例。」而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則表示,「若不推行有效的碳定價政策,我們將難以解決氣候危機。」然而,儘管現今多數人都理解碳定價的意義,但其推行與執行的普及率都非常緩慢。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所發布的《碳定價現況和趨勢》(State and Trend of Carbon Pricing 2020)年度報告指出,2019年全球碳市場略顯擴張,碳定價機制僅涵蓋了全球22%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或120億噸CO2e)。更糟糕的是,2019年對化石燃料的補貼粗估為4,780億美元 ,是碳定價收入(2019年為450億美元)的十倍以上。距離2050年已剩下不到30年,時間所剩不多,為此,我們需要盡快透過制定有效的政策來改變現況,從而促進永續相關進展。

國際組織Call on Carbon倡議碳定價4項理由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付費暢讀完整內容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