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作者:CSRone採訪整理

【第六屆台灣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紙上論壇系列三】世代眾聲宣言

「我們是屬於這世代的年輕人,我們在舒適中成長,但卻不安地凝視著這個環繞我們的世界。」1962年,一群20幾歲的年輕人奔向美國密西根州的修倫港,寫下了一個世代的宣言。那是個不安的時代,卻也是變革的開端。

轉瞬間,我們來到資訊爆炸、矛盾和衝突倍增的世代,乘著資訊的河流卻集體失去方向感。幸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撥開了重重迷霧,聚焦了眾人前行的方向。CSRone邀請到台灣數位外交協會理事長郭家佑,以及陽光伏特家共同創辦人陳惠萍一同透過多元角度談論下一個10年的永續想像。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理事長郭家佑:對世界有感覺的人,更容易與跨文化的人溝通

Q1:關鍵下一個十年,應該追求什麼樣的人生目的與價值?

不管時代怎麼變,人的一生擁有最珍貴的事物都是時間。我們睡覺的時間不變、愛人的時間不變,變的是我們在剩餘時間選擇做出不同的事情。每個人的人生目的不盡相同,但在有限的時間內,越早想出自己人生目標的人,便有越多的時間去完成。實踐自己的人生目標,也許就是我們存在的目的,而其中的過程,讓每個人組合出不同的價值。

未來十年,當科技越來越貼近人,社會也越來越依賴科技,有想像力的跨領域人才可以創造更多的價值。在時間有限的前提下,如何有效涉獵不同領域、不同地區的知識,達到資訊與人際的流通,也許是我們值得追求的。而追求價值的過程中,在不同的人生目的裡尋找自身與社會的連結,並用時間做出可以累積的行動,都會使我們的每一步走得更加踏實與心安理得。

Q2: 對台灣年輕世代而言,如何定義成功與失敗?

如何定義成功與失敗,對20幾歲的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題目。在我身邊沒有真正失敗的人,因為幾乎所有這個年紀的人,在經歷失敗後,都還有再度爬起來的機會。真正的失敗對目前的我來說,是不再對你所追求的事物做任何嘗試。人生總是有起有落,每當我們經歷低谷的時候,總是仰望著下一次重新爬起的機會,把失敗化為下一次行動的養分,從中學習與探索新的選擇。但如果我們就此停住,放棄做任何的嘗試或是失去選擇的權利,我們就將永遠停滯在低點了。

至於成功的定義我想因人而異,因為每個人的人生追求不盡相同。例如商管學院畢業的我,因為投入非營利組織工作,曾經過著月收入一萬元、到處打零工的生活。如果用商學院同儕的標準來看,完全無法累積財富與大公司履歷的我,是非常失敗的。但對我自己來說,每天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對社會有所貢獻,都不算真正的失敗。而撐過財務最困難的那段時期後,我們的協會越來越穩定,不但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對社會有所貢獻、還可以養活自己與想要保護的夥伴,我才終於能說,自己在光譜上又往成功靠近一點點。

Q3:走向國際舞台,台灣年輕人準備好了嗎?

曾在日劇裡看到一段話「要教會一個孩子航海,不是給他所有的航海知識,而是讓他渴望海洋」。如果把世界比喻成大海,我們有一百種航行其間的方式。不管是透過旅行、網路、媒體、朋友、工作、求學...等,現在的世界已經有足夠的管道讓我們與世界連結,而讓我們出航的那個念頭,往往才是最值得我們培養與探索的

在我的演講裡,我常常對觀眾提到「對世界保持好奇心」的重要性。國際趨勢瞬息萬變,要走向國際舞台,我們也許永遠都沒有準備好的一天,但有了對世界的好奇心以後,我們才會主動探求,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麼。

對世界的好奇心,我認為是從「感覺」開始的。過去五年,我在五個不同的國家工作過,我發覺對世界有感覺的人,可以更容易與跨文化的人溝通,而掌握溝通方式的人,往往更容易取得順利的國際合作關係

我們以往習慣的國際合作方式,因為通訊軟體與社群媒體的發明,而有了更短的週期,代表我們的世代有了更多跨國合作的機會。也因為跨國間的溝通發生在更多元的管道上,我們必須熟悉超越語言的溝通方式,也就是文化的層面。掌握不同文化間的感覺,自然能有比較成功的溝通策略。

台灣青年擅於使用網路的數位優勢,在跨國的文化感知與溝通上,經過一定的培養,都能成為我們走向國際舞台的能量,也是我這幾年投身數位外交實踐方法的初衷。

陽光伏特家共同創辦人陳惠萍:以進步為名的過度掠奪、追求成長所帶來的生態反撲,已威脅、迫害了地球的「未來世代」

Q1:關鍵下一個十年,應該追求什麼樣的人生目的與價值?

2020年,全球進入氣候緊急狀態(Climate Emergency),極端氣候問題與日益嚴峻的災難,持續敲響地球情況危急的警鐘。因此,「永續發展」將是下一個十年,每一個人都應當追求信守的價值目標。長久以來,人類對於生命存有的省思往往定位於個人的自我實現、在人生中如何掌握命運並且追求卓越。然而,我們卻經常忽略了人類活動所造成的種種後果,可能積累成為無以預知的環境代價。

以進步為名的過度掠奪,抑或追求成長所帶來的生態反撲,已經威脅迫害了地球的「未來世代」(Future Generations)。危機已經眼前,現今仰望可見的藍天、大海與森林,已在乾旱、野火、海洋污染與氣候災害中逐漸消逝,我們必須思考,在捨本逐末地過度成長下,我們將為下一個世代留下什麼?為了追求全球與世代共好,2015年聯合國發佈了「永續發展目標」,藉此提出「人類」、「經濟」與「環境」互惠共榮的17項行動方針。2030年將是檢視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能否落實的重要關鍵時刻,因此,自2020起的十年,我們必須盡可能地展開行動,結合全球國家、城市、企業和每一個人的參與力量,才有可能守護家園、創造改變。

面對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你我都是地球的一份子,「沒有人是局外人」。因此,在追求個人的此世存有價值之外,我們也必須重新檢視生命的影響尺度,人生不只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幫助社會帶來貢獻,更重要地,我們也必須在此過程中持續守護珍貴的環境資產,為下一個世代留下更美好永續的未來。

Q2:陽光伏特家用何種溝通方式,讓政府、企業、社會公民等不同領域與年齡的人,皆願意參與複雜的綠能議題?

「陽光伏特家」打造台灣第一個、也是目前規模最大的綠能全民電廠平台,透過多元且簡單的參與方式,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共同參與,為台灣社會及能源發展帶來正向改變。在平台上,民眾可以選擇「出租屋頂」、「小額出資」及「愛心捐款」等方式,支持更多且更好的綠電生產。

1. 綠益共享:民眾可輕鬆選擇電廠出資專案,只要購買一片或是數片太陽能板,就能與其他參與者一起共享綠能獲益。
2. 綠能公益:結合企業CSR資源與民眾愛心捐款,為國內社福機構募資建置太陽光電系統,並將綠電收益回饋給弱勢社福團體,使其獲得長期穩定的幫助。
3. 提供屋頂:民眾可將屋頂閒置空間出租給陽光伏特家,屋頂建置陽光電廠,除了可以隔熱降溫外,屋主免出資即獲得5%以上的售電收益。

陽光伏特家的創新平台媒介與多元參與模式,不只解決民眾參與太陽能的各種困難,也捲動更多元的利害關係人,包含地方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與社會大眾,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啟動台灣能源轉型的力量。在此過程中,能源不再只是國家大事,更是每一個人都能簡單參與的行動。

截至2020年,陽光伏特家已完成近200個電廠專案募資、累計超過6百萬瓦設置容量,並帶動超過1萬7000人次參與,並且發出超過7百萬度綠電,為地球減碳約426萬公斤。更重要地,陽光伏特家平台更集結企業與民眾的參與力量,共同募資打造10座綠能公益電廠,將綠能的好處帶到弱勢角落,用陽光點亮數千名兒童、老人及身心障礙患者的未來,讓台灣綠能發展更有價值與溫度。

Q3:陽光伏特家在做能源永續項目時,和大企業正執行的能源永續作為有何差異?

不同於一般企業追求能源的項目方式,陽光伏特家將永續綠能作為公司的成立宗旨與使命目標,透過創新的平台商業模式,陽光伏特家讓每一個人都可以為想要的能源未來而努力,並且共享綠能所帶來的好處。在此過程中,陽光伏特家除了邀請民眾參與全民電廠、共享綠益,此外,更納入了綠能公益做法,幫助弱勢團體共享綠能的好處。而此,也正呼應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七項:「人人都可取得負擔得起、可靠的和永續的現代能源」。

更重要的是,陽光伏特家的平台商業模式,不僅串連起多元行動者,更同時扮演了倡議推動的角色,不只將新興綠能科技帶入民間、擴大社會影響力。並且,在推動綠能普及化的過程中,陽光伏特家不僅帶領民眾及社福單位了解綠能議題,此外結合企業資源力量幫助綠能發展更有社會價值。在此過程中我們強調「一起,可以更好」,每一個人只要貢獻一點力量,就可以把綠能帶到更多角落,點亮台灣社會。

總結而言,陽光伏特家與傳統企業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創造了一種同時實踐環境、經濟與社會三贏效果的商業模式—讓每一個人都能在環境行動中找到經濟價值,並且同時創造多重社會效益。更重要地,陽光伏特家的創新平台模式不只拉近人與能源科技的連結,更能藉此突破傳統綠能推動的框架,同時實現「能源民主」、「公民參與」、「能源福利」、「綠能減碳」等複合綜效,讓台灣綠能發展除了追求數量「更多」之外,還能與地方社會結合的「更好」。
 

核稿編輯:倪上筑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CSRone採訪整理


延伸閱讀:
【第六屆台灣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紙上論壇系列一】永續的循環商業模式
【第六屆台灣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紙上論壇系列二】永續女力-溫柔的韌性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