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作者:Nate Aden/編譯:CSRone 邱雅翎

2020年日本100家企業SBT達陣 成為全球典範

G20高峰會於2019年6月28、29日在日本大阪隆重召開前夕,日本政府宣布了一項巴黎氣候協定架構下的長期氣候與成長政策(The Long-term Strategy under the Paris Agreement),這項宣示使得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個由政府來督促與協助企業設定科學基礎減量目標 (Science Based Targets, SBTs) 的國家

日本這項長期氣候策略,可視為巴黎協定後全球氣候行動的一大進展。日本在零碳排放的政策宣示雖然比其他國家較為緩慢(包括英國瑞典哥斯大黎加),然而這項新近完成制定的長期氣候策略,卻有更多前瞻性的企業參與,以及包涵更多創新的商機。

此中「企業參與」正是這項長期氣候策略的重要核心。在這項策略構思中,政府將協助企業設定科學基礎減量目標 (science-based target, SBTs);而企業則將挹注資金 (例如,已簽署RE100的日本19家企業發展再生能源),以協助政府達成更遠大的氣候目標與妥善規範。這個模式將促使公私部門之間產生正向的循環,讓企業的氣候行動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科學基礎減量目標(SBTs)影響氣候行動深鉅

科學基礎減量目標是達成巴黎協定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企業共同對溫室氣體排放減量的承諾,並規範了溫室氣體排放減量邊界。

日本這項長期氣候與成長策略特別標舉科學基礎減量倡議組織 (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 SBTi)的影響極為重要,日本國家與企業都必須對此有所回應,並依據該準則計算整體價值鏈的排放量,包含採購及銷售的上下游。

正因為如此,以致於日本在氣候行動的回應,已經從「減碳社會」進展到以商機為導向的「創新商業模式」。這項行動的轉變與強烈企圖心,不論是在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 (the Keidanren)首相安倍晉三的政策宣示中,皆清晰可見。

特別是這項策略尤其聚焦在工業產業排放減量以及綠色金融上,並且依據個別產業的特色羅列氣候行動,更強調全體上下游價值鏈的碳排放減量,以及企業應如何設定SBTs目標。

這項策略說明在目前全球碳排大國缺席的情況下,唯有透過全球跨機構的合作型態,才能達成氣候行動的目標。

日本政府在2008年已經公布自願碳排放交易機制,其中設定溫室氣體排放的邊界:包括範疇一(直接排放氣體)與範疇二(間接排放氣體)的碳排。其中,範疇一指的是公司自身在營運中所產生的碳排,而範疇二指的是公司外購的電力、熱力、蒸汽或能源服務所產生的碳排。

至於SBTi的獨特之處,在於不僅範疇一和二,SBTi還要求企業要解決範疇三,由價值鏈所產生的碳排放量,包括來自上游(例如,公司購買的原料)下游 (例如,銷售產品)的間接溫室氣體排放量。

企業參與和創新商模兩大利器


(溫室氣體排放各範疇說明。/圖片來源:GHG Protocol)

實際上,日本並非現在才開始推動氣候行動。早在2006年,為了解決排放量高的企業的問題,日本政府就已經建立了強制性溫室氣體計算與呈報系統。而SBT則是近年的行行動方案。

2005年,索尼SONY成為第一個設立SBT的公司。隨後,有44家企業(共18個產業)亦陸續設立了SBT。2017年,日本環境省透過補助經費,協助企業設定SBT及低碳創新。2018年,日本成為第一個在化學產業上設立SBT的國家。

截至2019年,日本設立SBTs的企業數量飛速增長,並且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擁有最多設立SBTs企業的國家。且相關補助計畫已達到約莫1.5億日圓,相當於140萬美元。整個計畫,將會有顧問協助申請通過的企業設定SBT,並逐漸拓展至中小企業。於2020年前,整體目標上,日本希望至少有100家企業設立SBT並通過審查。

在日本,私人企業主要是依據SBTs來參與氣候行動。而當氣候行動轉變成為一項企業競爭優勢時,無疑地會吸引投資者的關注。因此,環境省與經濟產業省(METI)於2019年一同公布相關指引、計畫協助公司參與再生能源倡議行動-RE100,並依據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建議書揭露企業資訊。

除此之外,我們亦可以從日本加入加強透明化以達共同創新協會 (Partnership to Strengthen Transparency for co-Innovation, Pasti)的行動中,看出日本在國際上主要聚焦在企業參與及創新,如同上述提及的長期策略為重要核心。

日本企業SBT領先行動將為全球典範

基於日本在設立SBT準則的豐富經驗,加上該準則囊括了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地球暖化1.5°C》的相關內容,日本已經成為其他國家在設立長期氣候目標時值得效仿的典範。而且日本的許多標竿企業,也藉由價值鏈影響其上下游,促使政府訂定相關減量目標政策,樹立了溫室氣體排放減量的典範。

依據巴黎氣候協定,制定SBT相關國家目標推動產業共同為氣候目標行動是可行的。日本成功轉型為低碳社會有兩大關鍵因素:企業參與和補助政策 (如:再生能源補貼政策),這些因素有效地使日本自碳排高峰的2012年至2018年,碳排量減少了10%。

日本企業在追求成為全球SBT領導者之時,同時也面臨下階段的挑戰: 何時when以及如何how把SBT從公司層級推動至國家政策?儘管情況尚未明朗,但長期策略發展進程指出,最大的可能是從企業及產業協會的自發性規範開始做起。

儘管日本的企業參與以及創新商模已見成效,但仍不足以對抗氣候變遷。對抗氣候變遷,必須由政府建立起相關的政策與法規,督促並導引企業達成排放減量,公佈表現較差的企業和它們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並妥善運用自願性或強制性的手段,才能促使公私部門形成互利的正向循環。

設立科學基礎減量目標的六大商機


(資料來源:GreenBiz/圖片來源:CSRone 邱雅翎 編譯)

誠如上文所述,政府積極推動設立SBT以及企業爭相設立儼然成為全球趨勢。依據碳揭露專案的企業及供應鏈全球執行長撰文所指,除了降低碳排放以對抗氣候變遷外,企業設立SBT帶來的好處:

  • 提升品牌商譽
    79%的企業認為設立SBT是為了提升品牌形象與名聲。因消費者逐漸注重他們所購的產品是否對環境和社會帶來衝擊,企業為因應消費者行為的轉變,從而將永續的概念帶入品牌中
  • 增加投資者信任
    52%的企業認為設立SBT將可以提升投資者的信任。部分投資者如同消費者行為的轉變,開始注重商業環保法規,進而促使企業改變他們的營運思維。
  • 避免法規不確定性
    因國家政府為因應巴黎協定而開始推動相關法規,企業為了達到國家所設定的界線,使35%的企業開始設立SBT
  • 開拓創新能力
    63%的企業認為設立SBT有助於提升企業的創新能力。為因應SBT溫室氣體減量的承諾,企業開始在技術上投入創新,透過增加在製程上的效率,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
  • 降低成本
    儘管許多企業認為為了達到環保,可能會增加製程上的成本。然而,有29%的企業認為,設立SBT有助於提升技術上創新的能力,在增加製程的效率後,進而降低運轉的成本。
  • 提升企業競爭力
    55%的企業認為設立SBT將有助於提升企業的競爭力。同上述的好處:開拓創新能力、避免法規的不確定性…等,這些將使企業競爭力提升。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
Japan is leading on business climate engagement. Will ambitious policies follow?
圖片來源:Jasmin Sessler


延伸閱讀:
如何擬定一套成功的TCFD氣候策略?
全球29個基金挹注40億美元採取氣候行動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