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0 | 作者:CSRone Amy Lin

從「雙重重大性」看韓國企業的77頁「精準永續溝通」

近2年ESG投資風潮興起,相關倡議機構紛紛針對「投資者」制定企業揭露ESG資訊的標準,包括ISSB、TCFD、價值報導基金會VRF(內含SASB)、CDSB等。這股蓬勃趨勢,對加速督促企業透明揭露永續資訊,具如虎添翼之力道,自為社會公眾欣見。然而也有部分永續人士擔憂:這些專門以「投資者」為主要訴求對象的永續資訊揭露,是否會稀釋原先CSR、Sustainability所強調的「多元利害關係人」之「三重底線」目標與內涵?而這些意見差異,最後都聚焦於企業對於「重大性議題」的定義、鑑別和執行上。

本文擬從「重大性議題」出發,說明GRI近日所發布的說帖《GRI 視野》,包含闡明歐盟「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原則及重大性資訊的揭露標準,正朝向以「多元利害關係人」與「投資者」為主要訴求對象的此二趨勢正蓬勃發展。GRI強調這2種趨勢是互補絕非競爭;然而對於日常實踐永續資訊揭露的企業而言,這可能意味著必須針對不同對象,進行更分眾的「精準永續溝通」。本文亦以全球第7大輪胎製造商「韓泰輪胎公司」(Hankook Tire)報告書為例,介紹其精準溝通之作為。

「重大性議題」是企業永續領域的「重中之重」

「重大性議題」分析(Materiality Analysis)可說是企業永續領域的「重中之重」。「重大性議題」是指企業衡量內外環境風險、自身商業優勢、利害關係人期待之後,所鑑別出的企業優先關注議題。這些議題很可能重大影響企業營運、法規遵循、財務表現或商譽形象。

對企業來說,無論是重大性議題的內容本身,或者是重大性議題分析、鑑別過程,皆具有引導企業營運方針、管理目標、資源分配、避險減損、凝聚共識等效益。因此「重大性議題」乃被視為企業永續發展的優先必修課題。

「重大性議題」是通用性概念,各領域定義不相同

根據文獻指出,「重大性」(Materiality)概念最早可溯自1867年英國普通法。英國法院於委內瑞拉中央鐵路的虛假會計判決中,首次使用「重大性」這個名詞,指涉的是「相關的、不可忽視的事實」意涵。

此後,全球商業、財務、法律及監管等不同領域,各依不同歷史脈絡,演化出各式「重大性議題」的定義和衡量方法。如今「重大性議題」被視為一般性概念,廣泛地應用於會計、業務、財務、法律、風險、永續、ESG投資等領域。

國際8機構共同聲明:「重大性」難以一體適用

國際永續數位智庫Datamaran曾列出諸多機構對「重大性議題」的定義。這些機構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美國最高法院、國際財務報告準則 (IFRS)、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IASB)、財務報告委員會(FRC)、ISO 26000、世界交易所聯合會 (WFE)、TCFD、WBCSD、GRI。

而為了促進各架構準則及相關規定間的連貫性、一致性及可比較性,2016年國際8大重量級機構(CDP、CDSB、FASB、GRI、IASB、IIRC、ISO、SASB)曾共同發布聲明,希望能減輕企業於資訊揭露的實踐困擾。不過,這篇聲明終而達成的共識是:「重大性議題」需要透過「情境脈絡」(context)來進行評估與應用,「一體適用」(one size fits all) 的量化定義極難達成。某些特定情境的「重大性議題」,在另一情境可能就成為「非重大性議題」。這項共識至今仍為許多機構沿用。

我國永續領域「重大性議題」定義係遵循「GRI準則」

至於我國對企業「重大性」的相關規範,以證券交易法為最主要的法律來源。該法第36條規定,已發行有價證券的公司,若發生「對股東權益或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的情事,應依規辦理公告並向主管機關申報。並且在實施細則「重大訊息處理程序」中列出51項必須揭露的情事,其中多數與董事會、財務、資金、交易相關,唯第26項牽涉較廣泛的ESG項目。我國上市公司重大訊息處理程序第26條涉及較廣泛ESG項目
(我國上市公司重大訊息處理程序第26條涉及較廣泛ESG項目/來源: 台灣證券交易所

除此之外,我國金管會對於符合監管條件的上市櫃公司揭露其「重大性議題」也有強制性要求。規定這些公司必須遵循「GRI準則」每年編製永續報告書,並自2023年起,擴大適用對象至資本額20億以上的上市櫃公司。而「GRI準則」正是以「多元利害關係人」和「重大性議題」為核心,一套完整且普及的ESG資訊揭露框架

GRI通用準則 (2021)」指出,該準則旨在提供企業/組織揭露其對於經濟、環境、人民的正面負面的衝擊。「GRI準則」是由一套相互關聯所架構而成的準則(modular system of interconnected standards)。GRI對「重大性議題」的定義是: 企業/組織對經濟、環境和人民的最重大影響之主題,包括對人權的影響。
 

至於落實到操作層面,「重大性議題」的議題蒐集、分析、權重、鑑別,必須完整考量產業風險、營運重點、主要利害關係人等多重因素,操作流程繁瑣複雜。同時最好能夠跨產業、跨企業,以提供長期可比對、審查、管理、調整之效益;因此標竿企業莫不投入甚多人力與資源,或延請永續顧問協助精確鑑別。
CSRone獨家研發的M-Tool可快速分析企業的重大性和風險議題
(CSRone永續智庫獨家研發的M-Tool可快速分析企業的顯著衝擊/來源:CSRone 永續智庫

GRI 最新說帖:闡明「重大性議題」2種新趨勢

為釐清諸多(金融、評級、監管、永續)機構對「重大性議題」定義內涵的差異,呼應歐盟「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原則,以及凝聚永續實踐共識,國際永續框架權威機構GRI於2月下旬所發行的第3期《GRI Perspective》說帖中,即下標為「定義重大性議題的重要性」(The materiality madness: why definitions matter)。

該說帖指出,目前無論是ISSB、TCFD、VRF、CDSB,這些揭露框架原先的設計,皆是以「投資人」為主要對象,聚焦在「財務」(financial)性質重大資訊揭露。唯獨GRI自設立開始起,就是以「多元利害關係人」為對象,並聚焦在「影響」(impact)性質重大資訊揭露

GRI非常支持歐盟於2年前所揭示的「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原則,並且認為「雙重重大性」就是包含著「財務重大性」和「影響重大性」兩者(如下圖)。

GRI闡明「雙重重大性」包括「財務重大性」和「影響重大性」
(GRI闡明「雙重重大性」包括「財務重大性」和「影響重大性」/來源:GRI

GRI所倡議的「雙主軸」(two pillars)揭露結構,就是指企業的「財務揭露」和「永續揭露」。同時,對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投資者)來說,這兩種資訊揭露同等重要。

GRI亦表示,目前永續資訊揭露領域於「重大性議題」存在著2種趨勢

  1. 由GRI 和「歐洲財務報告諮詢小組」(European Financial Reporting Advisory Group, EFRAG)為主導,以「多元利害關係人(包括投資者)」為對象,積極開展的「雙重重大性」永續資訊揭露準則。
  2. 由「國際財務報告準則基金會」(IFRS Foundation)新成立的ISSB為主導,以「投資者」為主要對象,積極開展的永續「財務」重大信息揭露準則。

GRI特別強調,這兩者非競爭而是互補。不同的準則針對不同的受眾,可達成特定的目的。GRI 無論是在與 EFRAG 或 ISSB 的合作上,都扮演著積極的關鍵性角色。無論是對「多元利害關係人」或是「投資人」,企業透明揭露其「財務重大性」與「影響重大性」,兩者均同等重要。

韓泰輪胎Hankook Tire以「利害關係人」、「重大性」為溝通核心

承上所述,其一,「重大性議題」難以達成「一體適用」的定義與方法論;其二,針對不同對象的此2種永續資訊揭露標準皆蓬勃發展。因此,對於必須日常實踐永續資訊揭露的企業來說,最實際的做法是:依據不同溝通對象,設計適當的敘事邏輯,以達精準永續溝通之效益。

接下來將以韓國最大、全球第7大輪胎製造商韓泰輪胎公司為例,說明該公司是如何核心圍繞在「多元利害關係人」與「重大性議題」,完成其報告書。該報告書從永續策略、規畫思考、對象設定、敘事邏輯、篇幅適中,皆迥然異於國內企業永續報告書,具啟示與參考價值。

韓泰輪胎公司成立於1941 年,每年生產超過1億條輪胎,全球員工2萬人。近年積極進軍歐洲、北美和亞洲的賽車運動;並從 2022 年起取代米其林輪胎,為第三代電動方程式賽車(Gen3)提供輪胎。

韓泰輪胎自2016 年起連續6年皆入選為DJSI世界指數,該公司從2019 年起,便為轄下7個CSR指導委員會設定明確KPI,並擬定與SDGs一致的10年長期永續計畫。

韓泰輪胎遵循GRI準則,共出版過10次永續報告書。最新版本的ESG報告書(20202-2021)僅77頁,內含21頁附錄。該報告書先以「CEO給利害關係人的信」為開場,然後概述「公司概況」、「永續價值鏈」、「SDGs」。

接著標誌「CSR融入企業營運」主旨,並各以1至2頁篇幅介紹「ESG管理系統」、「全球ESG營運系統」、「整合風險管理系統」、「利害關係人議和」。再以4頁篇幅詳敘鑑別「重大性議題」的過程。
 韓泰輪胎於2019年設定與SDGs一致的大膽長期目標。
(韓泰輪胎於2019年設定與SDGs一致的大膽長期目標/來源: Hankook Tire

根據韓泰輪胎說明,其「重大性議題」鑑別過程係納入 GRI 準則、DJSI、ISO 26000、UNGC、RBA、SDGs等考量;並透過媒體蒐集、比對標竿企業作為、內部政策分析,重新定義議題與適當分類等流程。最後共匯聚成24項議題,提供給648位利害關係人進行問卷調查。最終再聚焦成為8項「重大性議題」,並以此為後續「CSR聚焦核心」章節之標題,搭配淺白文字和數據,在31頁篇幅內完成8項核心的敘事。

這8項重大性議題分別是:「盡責公司治理」、「整合環境管理」、「氣候變遷與溫室氣體排放」、「社區參與和發展」、「透明和道德管理」、「員工價值創造」、「員工健康與安全管理」、「雙贏供應鏈夥伴關係」。

韓泰輪胎鑑別出24項重大性議題,再凝聚出8個焦點,並以此為報告書敘事之主軸
(韓泰輪胎鑑別出24項重大性議題,再凝聚出8個焦點,並以此為報告書敘事之主軸/來源: Hankook Tire

綜觀韓泰輪胎這份永續報告書,無論是從報告書的核心宗旨、敘事邏輯、章節排序、編輯架構、內容數據、用字遣詞,都可充分感受到這份報告書是以「多元利害關係人」為溝通對象。甚至為了維持文字的閱讀順暢度,他們還把近5年的公司財務表現、水資源管理、溫室氣體管理等資訊,扼要地用數據表格的方式放在附錄中。韓泰輪胎的報告書,可說是專注在以「多元利害關係人」為溝通對象,揭露企業「重大性議題」的最佳案例。

面對不同溝通對象,設計精準永續溝通

近年隨著ESG投資風潮興起、法律規範增多、氣候變遷風險急遽增加、甚至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俄烏戰爭等不可預測因素隨時發生,企業揭露「重大性議題」的定義、鑑別與執行方式,已經產生重要且微妙的轉變。

許多企業開始重視「重大性議題」動態變化的特殊性,不僅廣泛考量外在環境的營運風險管理,更積極地透過各種途徑,針對產品、服務、消費者、員工、投資人、供應鏈、社會團體、媒體、法規等不同層面,深入地瞭解多元利害關係人的期待。因而「重大性議題」鑑別,有了更廣泛的方法思考、執行途徑、應用範圍與執行效益。而依照不同溝通對象,發展出更精確的永續溝通,也將是企業未來發展方向。

 

參考資料:
The materiality madness: why definitions matter,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impact, financial and double materiality,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impact, financial and double materiality 
Why is materiality important in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The reality of materiality: insights from real-world applications of ESG materiality assessments
ESG Disclosure Handbook
Hankook Tire & Technology ESG Report
參考圖片:Adam Kring


延伸閱讀:
GRI支持歐盟「雙重重大性」原則,提升永續資訊揭露品質
22招有效改善企業「重大性議題評估」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