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0 | 作者:Darrell Bricker/編譯:艾齊

小寶貝,再見了!全球出生率正在下降

全球人口出生率正在下降。今年531日中國宣布了三孩政策,希望藉此鼓勵中國人民多生育,以緩解社會高齡化、勞動力匱乏的人口危機。然而,根據中國5 月公告的最新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每年正在以40萬人口的速度減少中。這正意味著到2100年,中國可能會減少6億至7億人口。你沒看錯:6億和7億人,大約是今日中國總人口的一半。

人口大國中國、美國、印度出生率持續下降

實際上,除了中國之外,其他人口大國也正呈現出生率下降的趨勢。根據最近的人口普查顯示,美國出生率已連續六年下降,自2007年以來共下降了19%。目前美國的出生率為1.6(平均每一位婦女生下幾位孩童,後同理)、中國是 1.3,而一個國家的自然狀態的人口替代情況,其出生率應該至少落在2.1

全球第二大人口國家印度,也被列入低生育率國家。印度的出生率是2.1、日本1.3、俄羅斯1.6、巴西1.8、孟加拉1.7、印尼2.0

即使對於一些出生率較高的國家,比如巴基斯坦(出生率3.4)、奈及利亞(出生率5.1),這些數字也遠低於該國1960年的水準。當時巴基斯坦出生率是 6.6,奈及利亞是6.4,自此以後這些國家每年都呈現下降的趨勢。

原因一、COVID-19疫情造成嬰兒潮」還是「嬰兒荒」?

至於說到新冠肺炎,的確大流行對人口移動,產生了調節作用。但是卻不像封城時期,政治評論員或喜劇演員所說的笑話一般: 「人們只好困在家裡,製造嬰兒」。

相反地更多數據指出,大多數先進國家的嬰兒,仍是在家庭的期盼與計畫中出生。以及,夫妻對未來的生活環境、經濟條件皆保持樂觀,才會考慮是否生養孩子。疫情流行期間,人們很難保持情緒樂觀。因此,根據布魯金斯學會估計,疫情所導致的經濟恐慌,間接造成 30萬名美國嬰兒未能出生

一些分析師推測,一旦疫苗廣泛施打,且政府紛紛取消日常活動的限令與政策時,社會或許就能出現「迷你嬰兒潮」。但是,即使這一小波的嬰兒潮,也不太可能完全抵擋全球人口下降的趨勢。根據以往經驗,無論是什麼原因,當一對夫婦決定「晚生孩子」的時候,通常不生育的機率就會大增。

原因二、新冠疫情國境封鎖,造成人口下降

除了流行性疾病抑制許多先進國家的人口增長數量之外,還有第二個原因國家邊界封鎖。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澳洲人口在2020年首次下降,這是因為疫情而更加嚴格的邊境管制措施,所導致的結果。加拿大原本預計2020年開放38.1萬人申請永久居民身分,結果只核准18萬人。這數字遠低於當初的目標,其中大多數申請者更已經持有該國學生或工作簽證。

 原因三、新冠肺炎導致全球300萬人死亡 

第三個最直接且嚴峻的因素為「疾病所導致的死亡人數」。研究人員推估,因感染新冠肺炎而喪生的壽命,已經使得美國的預期壽命下降了整整1年。少數族裔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非裔美國人的預期壽命被縮短了2年,拉丁美洲裔人的預期壽命被縮短了3年。官方數據顯示,這場大流行病造成全球超過 300 萬人的死亡。然而,實際數字還可能因部分國家統計方式與漏報產生誤差,比推估數據要高出許多。

不過,本文作者Darrell Bricker想強調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導致人口下降的原因之一。其與John Ibbitson共同出版的著作《空無的星球:全球人口下降的衝擊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早已直指,至少從2000年這個世紀之交開始,人口下降的驅動因素就已經存在。

 人口下降的主因: 6成集中到城市,餵養不易 

其中,最大的驅動因素是城市化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遷移發生在上個世紀,隨著人們從鄉村遷移到城市,這種遷移一直持續到今天。1960年有33.3%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中,而今天這個比例高升至將近60%從鄉村搬到城市,不僅改變大家庭的經濟型態,更帶來生活型態與認知變化。例如,農場裡有很多孩子,正意味著有很多雙手可以從事勞動生產;而城市裡擁有很多孩子,卻意味著有很多張嘴要餵養。這也正是為什麼人們搬到城市時,多數會基於經濟條件而做出「少生孩子」的決定。

搬到城市,女性獲得教育工作機會並且避孕

從鄉村搬遷到城市的行為也影響了現代女性的思維,且打破了與母親、祖母截然不同的傳統生活型態。城市女性可能在普遍接受教育後,獲得避孕知識與措施,選擇不生育孩子。低出生率是不可避免的結果。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初為人母的女性年齡較長、孩子更少。在大多數先進國家,40歲以上女性的生育率,已經超過20歲以下女性的生育率。

作者預期在2030年代,全球人口開始明顯下降。而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是加速推動這個下降趨勢的原因,但並非關鍵因素。

2035年地球人口將越來越少、越老

可能會有讀者不懂,為什麼我們需要關心出生率下降議題?不是說人口越來越少,有助於應對氣候變遷嗎?其實,這種說法,大多忽略的人口減少對經濟發展所產生的嚴重影響。根據統計,在1960年代,每1個屆齡退休的人就有6個達工作年齡的人,來替補勞動力。在今日這個比例是3個人替補,到 2035 年則將只剩下2個人替補。

有人主張,我們必須放棄對經濟成長的執著、減少無止盡的消費,或開始學習「少數人口管理學。這些乍聽之下很有吸引力,然而事實上卻得面臨人口持續下降,消費人口越來越少的窘境,以及再無足夠的勞動人口,補足社會醫療保健與養老資金缺口。

Darrell Bricker認為全球人口出生率下降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必須及早思考與面對。因為很快地,2035年的人類將比今天更少且更年老。

 

核稿:倪上筑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Bye, bye, baby? Birthrates are declining globally – here's why it matters
These 23 countries can expect their population to halve by 2100, study finds
How has the world's urban population changed from 1950 to today?
圖片來源:Maarten van den Heuvel


延伸閱讀:
最新研究:都市應保障邊緣人工作權益
人口老化、氣候變遷、對立兩極化……《華盛頓郵報》:2030年恐怕比2020年更多災多難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