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作者:Joel Makower/編譯:CSRone 戴辰軒

3項思考濾篩「淨零」承諾是否「漂綠」?

2020年許多事情都跟「零」掛勾。無論是在倡議永續的綠色媒體上甚至是主流媒體,人們頻繁看到企業、政府、機構或組織紛紛掛上各式各樣的新的淨零net-zero)承諾。

似乎任何概念只要和「淨零」連結,就能夠獲得媒體報導篇幅。記得2019年,我們每一個美國人都承諾要「淨零廢棄物」(zero waste)嗎? 而隨著時間的演進,淨零可以連結成為企業或機構的「100%可再生能源」、「ISO 14001認證」等等,甚至推最早至建築於能源與環境設計的LEED認證,也都被看成「淨零」作為而獲得媒體曝光

今日淨零」已經成為風靡全球的話題。不到一年的時間,全球零淨承諾的數量翻了一倍。而企業做的承諾數量則增加三倍多,從2019年底的500筆,到了9月已超過1,500筆。

除了企業追求淨零之外,目前還有淨零建築社區產品農業工廠供應鏈船運,某家大型金融機構甚至提出了淨零客戶碳排放的承諾。

其他還有淨零水資源淨零廢棄物。立下零淨承諾的包括:石油公司公用事業航空公司2020年初,聯合國號召機構投資者組成淨零資產擁有者聯盟Net-Zero Asset Owner Alliance),甚至川普當局還提供資金給淨零燃煤電廠的開發。這實在是太荒謬了!

至此,你可能會認為「淨零」可以直接套用在所有項目,對吧?

其實,並非如此。根據新氣候研究所NewClimate Institute)和數據驅動環境實驗室Data-Driven EnviroLab202010月所發布的分析報告《探索淨零目標的細節Navigating the nuances of net-zero targets,我們可以為「淨零」提供更嚴謹的思考,避免讓「淨零」成為「漂綠」的下一個工具

思考一、釐清淨零定義與指標,並建立標準化

前述分析報告指出,淨零承諾在指標透明度等層面差異甚大。包括: 目前並沒有單一標準可掌握零淨的定義或測量方式;更無法據以適當地傳遞正確訊息給社會大眾。

以致於企業可以宣稱自己是「碳負排放」(carbon negative)或是「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或是「淨零」排放、「淨負」排放(net-negative)排放、「深度脫碳」(deep decarbonization)、「無排放」(emissions-free)、「零排放」(zero emissions),或致力於「減緩暖化守住1.5C」的道路上。

前述文字詞彙不僅使用差異甚大,甚至淨零本身也缺乏標準化的目標。各個企業的淨零目標差異甚大。根據該項報告,某些企業的目標是使自己和供應鏈,在營運過程中都能夠完全脫碳,而其他企業甚至尚未訂定自身的碳排放量的降低目標。零排放」的目標,其範圍可大到從透過如CDP般的嚴謹平台以承諾年度減量碳排的特定百分比,也可範圍小到公開宣稱淨零企圖心即可。

思考二、設定淨零」的期中目標,彰顯清晰性與方向性

接著,達成目標的最終日期也是個疑問,以及期中的目標設定亦是如此。若企業將實現「淨零」的目標設定在2050年,雖然與《巴黎協定》設定的目標一致;然而30年的期程實在太長,這與實現責任有一大段日期差距。或許這也就是企業特意如此設定在2050年的原因也說不定。比較適合的是,設定在2025年或2030年,期望看到哪些進展?

以及,幾乎沒有企業做出承諾,設定期中目標。根據NewClimate InstituteData-Driven EnviroLab報告,只有8%企業的淨零目標將制定脫碳路徑的期中目標包含在內。這份報告並警醒企業:「期中目標能夠使特定目標的實踐路徑,更具清晰性和方向性。同時,也可提升透明度,以確保目標的責任歸屬更明確。

思考三、一味依賴補償機制,會產生另外問題

最後,企業依賴「補償」(offsets)抵銷機制的問題,也值得深入思考。部分專家認為,企業在採取所有合適的減排措施後,就應該投資排放補償(例如:透過提高效率或購買綠色能源)。但是,若沒有具體降低排放量,只是一味地進行排放補償,那又會產生另一個問題。根據這份報告,有大約一半的企業和四分之一的地方政府「公開表態有意願採用補償機制,以實現淨零目標。然而,明白宣告自己不使用補償機制的機構數量並不多。」

此外,該項報告又提到:「如果不對補償市場做出根本性的改變,並輔以其他支持性措施,這些抵銷是無法等同該機構本身2020年所產生的碳排量。」

綜上所述,企業要思考的問題還不僅止於此。過去的事實證明,要達到「零」的相關目標,並非易事。隨著企業減少碳排的企圖心越來越大,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美國(大概也會)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各國政府的關係將更緊密,以建立碳定價和其他市場機制。同時,世界各地持續感受到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與破壞,也會越來越顯著。

屆時,這些提出淨零承諾的企業或機構,將會更需要向全球社會證明,他們確實以迅速且顯著進步的節奏,朝向淨零目標邁進。上述3項思考就是釐清企業「淨零」承諾是否在漂綠的最佳濾鏡。

 

(核稿: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Is 'net-zero' greenwash?
圖片來源:Kelly Sikkema


延伸閱讀:
全球水泥龍頭承諾進一步減碳要率先實現「淨零」碳排
菅義偉將發表新目標2050溫室氣體淨零排放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