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作者:Robin Hicks/編譯:林浴馨、Amy Lin

7項特質成功造就亞洲企業永續長

社會變動得非常快速,20年前可能沒有人聽過「永續長」(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 CSO) 這個職務,但在20年後,對那些橫跨國際環境和社會、擁有大量足跡的企業而言,「永續長」卻已成為公司最有影響力的決策者之一。

永續長進入企業決策殿堂

「永續長的職務內容很難明確定義。這是因為企業永續 (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CS) 的概念本就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產生不同的變化。概括來說,目前對CSO職務的大致共識為:將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議題,整合於企業的營運決策、管理流程與企業文化範疇中。

在亞洲,這種角色與功能的確立程度尚不如歐洲和美國。自2000年初期開始,亞洲地區的公民社會團體和消費者,紛紛要求企業減輕其生態足跡,股東也因此透過投資向企業施壓。而隨著企業永續轉型案例的逐漸清晰化,亞洲企業也才開始體現CSR帶來的實際永續效益。

亞洲永續發展諮詢公司Corporate Citizenship永續部主任Thomas Milburn表示,「永續部門絕對不應該被安排在公司角落,撰寫永續報告書,發行一些綠色債券,再贏得一些獎項,以為這就能證明給市場看,我們公司是永續的領頭羊。」如果「永續長」未被賦予職權,無法改變公司核心業務,那麼就是未善盡職責的「永續長」。

永續長的五大項職責

那麼,永續長又有哪些職責呢?

  • 持續且清晰地妥善溝通,永續發展對企業管理的重要性;
  • 確保企業能夠將永續發展整合到企業核心戰略與其他職能上,並聚焦朝向設定的目標和訂定細部指標;
  • 制定關鍵績效指標,衡量進度;
  • 確保各永續議題的專家順暢合作,並共享知識和支持每個部門;
  • 與利益關係人妥善溝通,企業於永續發展的承諾和進展。

亞洲企業永續長職涯軌跡多元且彈性

近幾年有愈來愈多的亞洲人擁有永續發展的學位,永續人才在企業內的定位也有了更多元的發展。然而,我們發現其沒有一個制式的職涯模板可當遵循參考。實際上,這些永續發展的相關學歷與經歷,在歐洲也都算是新的認證,更遑論在亞洲的職涯發展。

永續長的特殊性在於其並無固定的職涯軌跡。亞洲最大電信公司之一、新加坡極少數提供電子廢棄物回收服務的電信公司(Singtel)的永續發展職務便是由人事長Andrew Buay兼任。因此,他們的重要業務之一是根據公司的永續發展目標,調整員工隊伍。

此外,星展銀行永續部門主管Mikkel Larsen直接向企業首席財務長CFO報告業務。因此他的角色功能設定,較偏重於確保永續方案,有助於星展銀行的利潤而非損失。

再者,儘管這種情況在亞洲較為罕見,也有些亞洲企業的永續負責人是直接向企業最高執行長CEO報告業務的。例如,亞洲奢華酒店品牌「悅榕莊度假集團」(Banyan Tree Hotels & Resorts)永續發展部總監紐曼博士Dr. Steve Newman,他便是直接向該品牌共同創辦人兼資深副總裁張齊娥(Claire Chiang)報告業務。

投資人和消費者的重視,提升永續長地位

全球物流公司Agility新加坡區域永續發展資深經理Gwyneth Fries表示,「永續部門若想啟動影響力,永續長必須在企業營運核心佔有一席地位,這點至關重要。如果沒有一席之地,永續長雖仍可完成事情,卻看不到革命性真正轉型。」

隨著投資者關注企業ESG表現,上市公司撰寫永續發展報告的義務也越來越明確,而消費者對於購買品牌背後呈現的永續故事,也越來越敏銳。因此,造就一位優秀的永續長,就成為亞洲企業愈形重要的任務。

Eco-Business匯集多位永續領袖的意見,描繪出一位優秀永續長所具有的五大關鍵角色、二大助益角色。訪談和資料蒐集對象包括:全球時裝品牌Levi's,以及菲律賓最大投資集團SM Investments。

第一角色,永續長是企業的「全知全能」者

香港最大酒店集團之一的信和酒店集團(Sino Hotel)資深永續發展經理Melanie Kwok表示,「永續長必須從內而外了解業務的風險與機會,並且具備解決全新問題的能力。」

企業永續目標再遠大,也必須捲起衣袖動手做,才能實際感受到業務的風險與機會。以往曾經在加拿大擔任渥太華環境保育公園部政策分析專家的Hendrik Rosenthal,早已瞭解工作必須親赴現場處理的重要性。因此,當他接下香港電力公司中電集團 (CLP)永續部門主管時,雖然主要負責工作是撰寫廢水處理廠研究報告與評估,但他卻必須親赴工廠抬起沉重的污漬孔蓋,和無數的蟑螂奮鬥。

他表示,全面瞭解企業的全體營業運作,才能真確地追蹤與評估績效。例如,CLP目前在香港有一半以上的能源來自燃煤發電廠,而其永續目標是在2050年之前設法將碳密度降低80%,並擴大對再生能源的投資。如果沒有確實追蹤與評估,則將無法達成這個目標。

至於落地到實際處理層面,CLP在香港空間極度擁擠且高耗能的摩天大樓林立環境中,要找到適合安置風力發電和太陽能電池板的地方,是非常困難棘手的事。

除此之外,香港是一個全天不休眠的城市,必須維持穩定的照明和電梯運作。Rosenthal說:「若停電10分鐘,很難想像香港會有多少人被困在電梯裡」,因此「我們必須徹底瞭解CLP的所有業務,思考出負責任且合理的方法來進行亞太地區的減碳行動。」

成為企業的「全知全能」者,永續長不僅需要瞭解企業的風險,更需要具備解決新問題所需的技能。Rosenthal舉例,新電廠最容易面臨網路安全的新風險,「這不僅是保護客戶數據,也在確保公司的電信基礎安全無虞。我們對網路攻擊零容忍,以確保客戶和企業自身絕對安全。」

永續長也必須瞭解企業整體的每個細節,同時也可以帶來新的永續思考與機會。信忠集團Sino酒店的資深永續發展經理Melanie Kwok就表示,「我們酒店集團回收肥皂塊的想法,就是客房服務人員提出來的。」對酒店業來說,基層員工轉職率很高,Sino集團永續部重要業務之一就是必須與各部門員工交談。「可能其他酒店只在乎新進員工是否認識消防法規僅此而已,但是Sino集團卻會為所有新進員工從IT人員到園丁,提供完整的永續課程,讓他們親自體驗永續效益。」

第二角色、永續長是高層的密友,懂得讓老闆傾聽

永續長若獲得企業高層的支持,就能發揮最大功效。而永續長們如何避開風險與發展新商機、展現越多貢獻,也就讓企業越重視這些永續長們。

目前致力於綠色投資,由施至成(Henry Sy)所創辦菲律賓最大的投資集團SM Investments企業公民部主管Milburn說,「從永續長與CEO接觸的頻率,就可以看出永續長對該企業所擁有的影響力。」

SM集團永續發展部副總裁Koleen Davila-Palaganas說:「菲律賓正面臨著許多社會經濟和環境的挑戰,施先生的家族希望SM集團能夠創造故事,協助啟動菲律賓的永續發展。」 該集團對菲律賓的零售、銀行、房地產和證券投資等範疇都有涉獵,而目前的社會融合計劃,包括為弱勢群體提供教育和保健服務。

此外,總公司位於法國、擁有46萬名員工,每天服務全球將近1億位客戶的全球食品服務巨擘Sodexo,其永續發展亞太區域負責人Roshith Rajan也同樣幸運,獲得集團CEO的全力支持。他十分推崇該集團新任首席執行長Denis Machuel所擬定的永續優先策略,這項策略兼顧全球各地分公司的條件。

Rajan說:「就像波爾曼(Paul Polman)曾經在聯合利華公司所做過的事情,Sodexo集團CEO也把企業責任列為最優先的議題。」該公司預計在2025年之前,做到減少食物浪費、禁絕一次性塑料、並且在80個國家/地區展開協助當地小型企業的永續服務。「由於這是優先項目,永續部門獲得了更多資源。若非Sodexo的CEO全力支持,公司無法突破舊有窠臼。」

對於永續長來說,即使獲得CEO的支持,他們仍然需要配備正確的工具,以證明永續無法用「成本」為單一考量。同時,永續長必須使用CEO聽得懂得語言進行高層對話。

SM Investments永續部門主管Davila-Palaganas表示,「永續長必須全面瞭解企業所面臨的重大風險和商機,這正是CEO和董事會所使用的語言。永續長必須展現永續如何為公司帶來建立在良好聲譽上的正面、積極成果。」

亞洲永續智庫The Purpose Business 創辦人Pat Dwyer對亞洲家族企業盛行的營運特色表示,類似SM Investments這樣足以撼動菲律賓商業版塊的超級家族企業而言,永續長不只是符合家族老闆的想法而已,他還要能夠與現代商業文化結合。

Pat Dwyer說:「永續長不能推翻目前所有的一切,尤其如果永續長不是該創始家族成員時,他更需要兼顧實際現況與未來的發展。他必須充分理解企業過往發展至今所擁有的優勢與條件,同時,他也必須能夠明確鑑別未來即將來臨的各種社會和環境風險,並妥善管理。」

第三角色、永續長是困境預見者,帶領企業韌性求存

永續長需要汲取各種最新知識。永續長很可能第一天是氣候變遷專家,第二天就轉身變成人權專家、或者是竹製吸管權威。

全球25個國家擁有4億名用戶的新加坡電信公司 (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 Limited, Singtel) 永續發展副總裁Andrew Buay說:「身為永續部門人員,你必須成為跨領域學科的專家,」在新加坡電信公司職涯中,他便曾經歷過行銷、IT部門,並曾監督總管該集團於澳洲開設子品牌Optus全體業務。

他說,因應不斷變化的全球形勢是永續工作中最困難的一部分。「通常,我們必須跑在最前面,早在組織浮現問題之前,永續部門就已經在處理問題了。」Buay目前正在為電信集團的供應鏈,開發現代奴隸工役的管理新框架。

Buay表示,當今所浮現的企業新問題,其複雜性是融合在一起的,這就意味著必須尋找跨領域專家合作才能解決。企業必須先明確定義,新興浮現的問題可能為企業帶來的影響,然後翻譯成為各種利害關係人能夠理解的語言,讓對方聽懂。他說,「為達到充分溝通,我們使用了大量的語詞符號和字母縮寫,這可能對企業領袖來說沒有意義。」

另一個例子是全球最大棕油種植及有機棕櫚油銷售商Sime Darby Plantation,當時該企業想要建立一個強韌的永續體系,以因應未來各種突發的劇變。2017年洛德博士(Dr. Simon Lord) 被任命為永續長,擔起這項嚴峻挑戰:成立子集團Sime Darby Group以及推動Sime Darby Plantation上市任務。

洛德博士決定以早年CSR專家John Elkington所提出的三重底線理論為出發點,調整其框架成為新的3P原則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適用於該公司。這項永續原則與機制,使Sime Darby Plantation公司能夠針對廣泛議題的潛在風險,進行精確分級。其妥善的反饋機制,也能夠讓公司在問題出現時,做出適切反應。

擁有環境科學博士學位的英國籍洛德博士說,「世界分秒不斷變化,開發適應的能力,足以強化企業的生存韌性。」他甚至主張,「永續長」未來很可能被稱為「適變長」(chief resilience officer)。

無獨有偶,新加坡房地產領頭羊「城市發展公司」(City Developments Limited, CDL)永續長Esther An參與永續工作將近25年,熱情比燃煤發電廠更加熾烈。這位香港出生,永遠看起來精力充沛的永續長認為,要在永續領域保持領先位置,就必須不斷追求新知識。她說「我不比其他人聰明,但是我很好奇、堅持並且充滿競爭力。這項工作必須不斷學習。」

Esther An於1995年加入新加坡地產公司CDL,加入公司之前她具有傳播、廣告、媒體和投資者關係等專業背景。她加入新加坡地產公司CDL將近20年,從綠色債券談到性別平等議題,她都受邀發言。她的努力不懈,贏得了聯合國頒授2018年SDG先鋒獎,這是聯合國對推展SDGs特別有貢獻的永續領袖頒授的榮譽。

第四角色、永續長是數據控,以有效發揮永續價值

總部位於香港、專門提供全球建築設計永續諮詢服務的公司Arup總監Vincent Cheng表示,「數據」是說服大眾永續價值的最佳方式。目前Arup擁有2千名員工、Cheng所領導的10人永續團隊,專門負責為機電系統建築開發商提供永續諮詢。他們使用數據視覺化工具,展示如何更高效地建造建築物。該公司正努力協助香港實現一個宏偉的永續目標-2050年建築物零碳排放。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付費暢讀完整內容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