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6 | 作者:CSRone榮譽顧問 酒井明彥

CSRone專欄「企業社會責任的範圍與對象」 - 前東北Epson社長 酒井明彥

大家好,日本櫻花季節一瞬間就過了緊接著就是我最喜歡的新葉閃亮亮的季節,很歡迎大家到日本的山林來走走,我誠心的等待大家。

接下來,這次要談的題目是,關於CSR這件事,你的公司得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好? 你的公司的CSR目標是什麼?讓我們一起來探討看看。同時我也附上讀過我專欄的讀者意見,我想一定很多人有相同的疑問或意見,我將在文章後半段回答大家。

首先是「CSR的對象與範圍」。

最近幾乎每天都在新聞報導中看到世界各地的自然災害或戰亂情形,例如敍利亞或伊拉克悲慘的內戰狀況,前一陣子尼泊爾地震悲慘的實況報導也沒有間斷過。 對於這些事情企業有沒有可以使得上力或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在聽了那些新聞之後,也只能默默的站著,無法有任何特別的行動。又如,關於地球暖化的問題,企業應該怎麼做?高齡化或少子化的問題應該採取什麼行動?企業對於自己所在周圍的區域應該要做些什麼?所謂的企業責任到底是指什麼?

因為這個討論非常複雜,為了先把議題單純化,在此向想和大家講一講多年前為了防止地球暖化,我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向歐洲各國演說的一段歷史。

背景是1997年在京都召開的COP3(氣候變動條約締約國會議)達成協議的「京都議定書」。但是,CO2排放量最大的美國及第二大的中國並沒有參與這個決議,很難對地球暖化防止的產生實際效用,我在想即使是現在,全世界對於全地球温暖化的防止,還是沒有辦法決定出正確的目標。

接下來日本政府有了決定性的目標數字,政府將這個目標數字依一定的比例分配至各個產業,再設定出個別企業的目標。各企業提交給環境省的實績推進報告也一直持續到現在。但這僅止於日本國內企業,像Epson這樣的全球性企業對於暖化的防止策略並沒有一致,這絶對是(就是)全球性不完全的政策。簡而言之,將會排放CO2的工廠外移至日本境外的話,就可以削減日本的碳排放,許多企業都這樣做。

依據當時的COP(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締約國會議)討論議定,如果世界的CO2排放量沒有削減到十分之一的話是不行的,所以議定出必需如此推動執行的結論報告。這也就是Epson 50年之後要將碳排放削減為現在十分之一的環境宣言。這不是實際不實際的問題,而是只能思考如何採取行動如何達成的課題,關鍵在於要儘早採取大規模的行動,如此的基本思維到現在還是很正確的。

(圖片來源:Marcel Oosterwijk

影響力越大的組織,其責任越重,早一點採取行動,而且要將員工、關係企業、還有地方社會通通納入,要一肩擔負起領導的責任。

然而,我們今天不是要討論地球暖化的議題,而是思考要如何決定CSR的對象,並且要在多大的範圍之內推動。就像是要認真思考個人的煩惱之後再採取行動一樣,企業也是一樣應該要好好的不斷和員工討論,然後再確定對象,以及在推行的範圍內應該如何做如此的討論溝通程序是絶對必要的。

簡而言之,CSR是所謂的企業性格或文化或思維。討論後的結論或行動就是企業文化性格的表現,所謂企業社會責任的定義,就是企業內部討論的流程以及朝向實現的過程及事實呈現。Epson內部也總是進行長時間反反覆覆的討論。

對於台灣在日本震災中給予日本的支援,我是絶對不會忘記的,我也很尊敬伸出援手的的台灣國民。而以前在台灣中部及南部巨大颱風災害時,台灣愛普生的員工自發性的採取援助行動,我也決不會忘記。大家對於這些人的行為都會給很高的評價,自然的對於這個企業的產品和服務也會一樣的感到信賴吧。我想說的是這些人的行為表現就是我所認識的「台灣品牌」。

(接著我想回答讀者的問題)

In “Energy and CSR ” I’m totally agree to hold own energy source is a vital issue in the future, because of the more and more unstable weather due to global warming. But what I worry about is that would that be a critical competence disadvantage in the mid – or - short- term. If a company couldn’t meet the expectation of its stockholders, then it certainly fail it’s CSR in this part. Since the affection to energy supply isn’t equally obvious to all the area and the huge investment to build or find an own energy source could cause the rise of cost of HR (more manager?), and agency problem (stock holder tend to have less risk), a higher depreciation…etc. Those issue might make company in disadvantage while Foxconn or Samsung could still move to somewhere with cheaper labor or somewhere have less affection from climate change. The solution of EPSON is keep investing in R&D and focus on high social – class market, but I’m still questioning that other competitors could also do as much as EPSON in R&D and keep low cost, then what’s the solution in such situation?

這是一個很嚴肅而且大家都會想問的問題,我對提這個問題的人打從心裡感到尊敬。

我的回答是,對地球暖化的因應防止是不是不要做比較好?我想先問大家這個問題。到現在因為北京的PM2.5持續導致不只很多中國人,還包括其周圍國家的人民,在其身體上,經濟上的損傷。在這樣的情況下,破壞環境,追求便宜的勞動力是好的事情嗎

(圖片來源:Xiaojun Deng

40年前日本的都市河川是真的都滿是泥巴,但現在已經回復到擁有豐富的水性生物居住的豐富自然生態了,以前小學和中學連運動場也沒有辦法去使用,現在講起來感覺好像是場夢。但是現在北京的學生們沒有辦法在校園中快樂的遊玩吧, 兩相對照,我一點都不認為日本在這方面的投入是浪費的。

我們日本,直到現在對環境的龐大投資還是持續著,另一方面,在日本也沒有亞洲國家對於勞務費成本的檢討爭議了。現在已經有很多的日本企業以回歸日本為目標, 認為勞務費高的日本,其生產性更具有競爭力。這不就是企業長期性戰略考量的問題嗎?

雖然我們和三星或富士康在市場或者商業發展上競爭,但是還是十分的重視環境投資,節能的研究開發,以及CSR行動,還是想儘可能的去做。這不是不公平的競爭,而是人類應該要去克服,新的崇高的艱難目標。從經驗中我們知道這將可得到新的商業機會,本來企業存在的條件,是大家都不一樣的,每一個公司都有其個性或是責任感或是政策的先後順序,這一些是競爭之前的前提條件,以這些條件拿來議論,只是逃避競爭的藉口而己。

而且再加上一點的話,大家身為消費者,那一種企業的產品或服務是有價值的, 大家不是也有責任嗎?這就是現代社會中的每一個人的社會責任,這也是企業思考社會責任的機會。


(圖片來源:David Shankbone

不論是世界或日本有名的企業,有很多企業他們的商業模式偏離我所謂的CSR,我不購買這些企業有關連的產品或服務,也要求周圍的人如此做,這就是我個人的企業社會責任,以後也很樂意期待大家的寶貴意見。

最後再補充一下,雖然是有點古早的資訊了,京都議定書的生效是2005年,在2008年至2011年之間,德國及英國的CO2排放較基準年減少24%,而日本卻增加了0.2%,我要講的是日本的「國家責任」還沒有很確實的落實,對於防止地球暖化也沒有太大的討論立場。

 

酒井明彥 先生 簡介

1954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市,畢業於日本關西學院大學。

酒井先生於精工愛普生集團從1984年到2014年間有三十年的資歷,期間就任不同的要職。在90年代初,於財務管理部門擔任經理,之後就任北美分公司副總裁,負責美洲的產品銷售。

2000年,酒井先生回日本,任職於精工愛普生擔任經營管理部部長,之後又擔任集團經營戰略室室長並升任集團董事(取締役)、影像科技商品事業部副事業本部長。

酒井先生除了精工愛普生集團之職務外,亦曾擔任日本科學技術連盟關東支部部長,以及日本鶴岡高專客座教授。

2011年時出任東北愛普生公司社長,在當年311大地震之後參與了當地的電力重整,協助當地恢復正常生活。2014年自精工愛普生集團退休,現為CSRone永續報告平台榮譽顧問。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