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5 | 作者:CSRone

為何全球的開發銀行需要投資永續發展?

近期英國及其他西歐國家宣布將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消息一出,外界即大肆討論美國將如何回應。由中國所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一個新興國際金融機構,將為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融資。

無論華府的回應為何,顯而易見的是,亞投行及其他新興多角化機構,正塑造另一片金融發展的風景。

在發展中國家,這些銀行不但為基礎設施改善上提供支持,也會確保其投資不會犧牲掉當地社區及環境。

以經濟實力和人口來看,新興經濟體在現有的國際金融機構當中處於弱勢,像是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等。

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加起來共佔21%的全球經濟及43%的全球人口。然而,他們在傳統國際金融機構中的表決權上,和其大小相比卻是不相稱的。舉例來說,他們全部加起來,在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僅有14%的表決權,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更僅有11%的比例。

 

新興金融機構正補足發展的供需缺口

同時,現今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遠超過目前可用的資金。光是亞洲,國家基礎設施投資的總額,在2010年至2020年間,就估計有約8.22兆美元。

現有的可用資金將無法滿足此資金需求,而新興金融機構亞投行(AIIB),及由金磚五國所成立的新開發銀行(NDB),正慢慢補足此缺口。

2014年十月時,21國簽訂備忘錄,成立1000億美元的亞投行(AIIB)。到了2015四月,更有35國註冊為準會員國,其中包括許多歐洲國家,如英國、德國、瑞士等國都有申請。銀行預計2015年底將正式成立。此外,2014年,金磚五國簽署協議,成立1000億美元的新開發銀行(NDB)。這些銀行掀起一股「增加新興市場和已開發經濟體間金融合作及共同發展」的全新浪潮。

 

針對新興開發銀行的五大關鍵問題

這些開發金融中的新興角色有一個很棒的優勢,就是已有現今國際金融機構多年來的經驗為前車之鑑,以設定一個全新國際標準。

隨著時代的演變,如今他們還需要顧及環境議題,即確保他們所資助的基礎設施建設不會製造汙染、對身體健康有害或會傷害人類或地球

此外,他們將有一些問題需要思考解決:

1.  發聲權與表決權:這些銀行將如何建構公司治理?

如果這些機構的目的是為新興經濟體來發聲,那麼這些新興經濟體是否會保持一個整體一致的多數表決權?

2. 氣候風險:他們將如何把氣候的因素納入投資的考量?

綠色投資及非綠色投資的平衡點為何?該如何投資減緩氣候變遷的相關計畫?他們是否會排除需高碳排放的基礎設施投資,像是燃煤電廠?

3. 環境及社會風險:環境及社會保護措施會扮演什麼角色?

這些銀行是否會創立環境及社會保護措施,以確保基礎設施建設不會製造副作用,如汙染及社會動盪?他們將如何從現有國際金融機構中吸取經驗及教訓?他們將用什麼衡量標準來確保徹底又強而有力的落實?

4. 透明度及當責:他們將如何處理資訊及數據?

針對投資決策的訊息是否公開?會不會有申訴機制和獨立的當責機制?利害關係人參與政策的期望是甚麼?他們又如何向利害關係人諮詢意見?

5. 國家體系及以原則為基礎的制度:這些新興機構要如何拿捏兩者間的平衡?

對於內部保障政策及國家之間的保障,機構要如何於兩者間拿捏平衡?在何種情況下,國家體系可獨立運作?

顯而易見的,世界需要由新興經濟體所主導的開發銀行,既提升投資的規模,也給予發展中國家於金融發展中更高的代表性。

然而這些新興銀行,也會需要擁護永續發展,因為永續發展將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

 

資料來源:Greenbiz

圖片來源:Tracy O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