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3|作者:CSRone榮譽顧問 酒井明彥

CSRone專欄「僱用與企業的社會責任」 - 前東北Epson社長 酒井明彥

大家好,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東日本大地震已進入第四年了。

因為東日本大地震的影響,還沒有辦法回家,住在組合屋生活的人,現在大約有9萬人,我所居住的地方諏訪市有5萬人,隣近的芧野市也大概是5萬人,所以目前還有大約等於二個小鎮的人口住在組合屋,雖然已經過了四年,但還是有這麼多人沒有真正的家可以住。其中也包括福島縣的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能發電所周邊地區。因為廢爐的方法,以及熔化後燃料棒的處置方式,都還是目前人類無法解決的技術,在安全的考量下,只能移居到新的地方,面對新環境挑戰,在新的地方養育子子孫孫,雖然這是很悲傷艱難的決定,但也是唯一的選項了。我認為應該要將這樣的選項與決定,儘早向大家宣告傳達,在日本各地儘快推動這個決定,不然等於是沒有盡到政治和行政的責任。

當然,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要討論的不是日本全國的核能發電所啟用是不是能確保100%的安全性,而是應該要先檢討為了不使用核電廠,國民們應該要做那些事,接受何種改變。

今天我想和大家討論「雇用與企業的社會責任」。前二次的主題是能源與企業的社會責任,以及健康與企業的社會責任,這次我要談的是僱用的問題。

《財報優先政策忽略勞動者》

長期以來在日本的經濟持續萎縮,造成所謂的「失落的二十年」。在那個時候的企業,呈現出就業冰河期,整個就業環境變得很嚴苛。然而,終於在最近的2-3年, 就業市場已經漸漸改變,轉變為徵才人數高於求職人數,所以現在反而是企業端面臨較大的求才難題。

在長期經濟低迷的時期,企業經營者面臨企業利潤惡化,而為了達成財務報表的平衡與穩定,莫不致力於費用削減。以我長期身為經營者的經驗來看,財務報表不過是企業經營的指標之一。這也是好幾年前或是十年前就定下的策略,現在的財務報表也只不過是這個策略的成果表現而已。

但是就像每天紅著眼的股票交易員一樣只看到利益,以短期的買賣利益為目標,外國投資者(炒作)的証券市場也是,出資銀行還有經營者也是,大家都只是一味的關心或依賴財務報表的數字。所有的施策檢討與實行都是為了確保短期的利益,卻不斷的忽略或跳過本質的問題,這是所謂的股票市場或資本主義的陷井。例如所謂勞務費的會計科目是以勞務支出的費用來計算,而沒有表現出每個勞動者所產生的價值,但勞動者應該是企業本來最重要的資產,這一點沒有突顯出來,反而只著眼於短期的營業利益。

《壓縮僱用犧牲地方經濟》

然而,在面對嚴苛經營環境時,可以採用的戰略及施策之一就是削減勞務費用。如果我是東京企業的經營者,也許不會特別認知到這一點,因為我曾有三年時間在山形縣擔任地方企業社長的緣故,對於今天要談的主題「企業僱用的社會責任」,有很深刻的感受。

我的公司有3000名員工,是山形縣少數的大規模公司。公司的製造生產不只靠聘用新進人員,還有數百名的契約員工以及在整個工廠製造範圍內許多委外業務的協力廠商。然而在失落的二十年間,每個人勞動產能加大到極限,為削減經費將人員的僱用壓縮到極限,而且其他的勞務相關費用也緊縮到極限。這對地方上的經濟帶來很大的影響,使得原本就疲弱的地方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更大的影響是年輕人和父母對於地方上的未來沒有抱持任何希望,紛紛轉變成以東京為發展目標。即使我的公司是地方上待遇和獎金最好的公司,但是我公司的員工也會想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東京去發展。

現在日本的地方性崩壞的事實受到重視並且被提出來討論,然而回顧過往,都是因為像我們這樣的企業太短視而採行僱用改善獲利策略思維的關係。但是,不知不覺中學生們,家庭及地方上都對我們的施策產生激烈反感。突顯出任意採取行動企業的社會責任,而伴隨而來很大的代價就是地域崩壞。

當然,不用說也知道企業的存在是以社會的存在為前提,以有勞動工作者的社會為前提,以有購買商品和服務的人為前提,而且更是以與地方社會共同發展為前提而存在。當然社會不平和的話,企業的活動就無法成立無法進行,社會無法豐富的發展,那麼立足於其中企業更做不到了。

不管面對何種困境,時時與地方緊密共存的企業責任,或是更為高遠的責任,是企業存在的意義。「僱用」是企業與地方社會最直接的連繫,是企業在地方上的社會責任。

所以,下一回我將會和大家談談應該企業到底要承擔何種程度的責任,以及做什麼事情才能真正實現社會責任。

酒井明彥 先生 簡介

1954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市,畢業於日本關西學院大學。

酒井先生於精工愛普生集團從1984年到2014年間有三十年的資歷,期間就任不同的要職。在90年代初,於財務管理部門擔任經理,之後就任北美分公司副總裁,負責美洲的產品銷售。

2000年,酒井先生回日本,任職於精工愛普生擔任經營管理部部長,之後又擔任集團經營戰略室室長並升任集團董事(取締役)、影像科技商品事業部副事業本部長。

酒井先生除了精工愛普生集團之職務外,亦曾擔任日本科學技術連盟關東支部部長,以及日本鶴岡高專客座教授。

2011年時出任東北愛普生公司社長,在當年311大地震之後參與了當地的電力重整,協助當地恢復正常生活。2014年自精工愛普生集團退休,現為CSRone永續報告平台榮譽顧問。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