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6 | 作者:CNCA/編譯:CSRone Amy Lin

起步跑!5項方針7國15城市加速減碳

國際氣候行動進展緩慢,等不及各國政府祭出具體作為,國際非營利組織「碳中和城市聯盟」(Carbon Neutral Cities Alliance, CNCA)於2014年成立以來即致力於利用城市力量對抗「氣候緊急」(Climate Emergency)。2021年2月CNCA發布最新報告,綜合整理全球7國15個城市提早氣候行動的期程與承諾,以及這些城市如何利用法規與資源,加速增強城市減碳行動的效率。

CNCA這份最新報告開宗明義地在封面標題清楚標示:「這絕對不是一場演習!」(This is not a drill!) 說明「氣候緊急」(Climate Emergency)最高層級的警報聲已經響起,決戰臨界時刻已然來臨。這15個城市已經完成屬於自己城市的「氣候緊急計畫」(Climate Emergency Plans),同時也已提早期程以超前達成減碳目標。

(7國15個城市發布緊急計畫。圖片來源/ CNCA

若觀察比對這15個城市當前與稍早的減碳目標,可以發現這些城市的承諾甚具野心。無論是從「碳中和」(Carbon Neutral)、「淨零排放」(Zero Emissions)或「碳減量」(Carbon Reduction)來定義各自城市的減碳目標,多數城市皆有提早10年期程完成目標的遠大志氣。

City

Emergency Target

Previous Target

Barcelona, Spain

Carbon Neutral by 2050

Same (adopted 2018)

Bristol, UK

Carbon Neutral by 2030

Carbon Neutral by 2040

Copenhagen, Denmark

Carbon Neutral by 2025

Same (adopted 2012)

Glasgow, UK

Carbon Neutral by 2030

Carbon Neutral by 2037

Iowa City, USA

Net Zero Emissions by 2050

80% Reduction by 2050

London, UK

Zero Emissions by 2030

Zero Emissions by 2050

Melbourne, Australia

Zero Emissions by 2040

Zero Emissions by 2050

Mornington Peninsula Shire, Australia

Zero Emissions by 2040

Carbon Neutral in Shire /

Corporate Emissions by 2021

Oslo, Norway

95% reduction by 2030

Same (adopted 2016)

Portland (Oregon), USA

Net Zero Emissions Before 2050

80% Reduction by 2050

San Francisco, US

Net Zero Emissions by 2050

80% Reduction by 2050

Stockholm, Swede

Fossil-Fuel Free & Climate Positive by 2040

Fossil-Free by 2040

Sydney, Australi

Net zero by 2040

Net Zero by 2050

Toronto, Canada

Net zero by 2040

80% Reduction by 2050

Vancouver, Canada

Carbon Neutral by 2050

80% Reduction by 2050

(說明:7國15個城市提早期程以達減碳目標一覽表。圖片來源/CNCA

這份報告同時也指出,由於各城市所面臨的地理疆界、自然資源、城市規模、居住人口、產業特色、法規機制差異極大,因此在應對「氣候緊急」時所能夠採取的政策與行動也各自不同。報告歸納出5項關鍵政策方針並羅列各城市具體作法,提供其他城市參考。

決策方針一、宣告修正氣候行動期程,超前達成減碳目標

具體措施包括:重新修正氣候行動目標並提早加速期程、設定具體中期目標、以及設定產業別排碳目標。

例如,雪梨一舉將「淨溫室氣體排放」達成目標年從2050年提早到2040年。英國布里斯托也將「碳中和」目標達成年從2040年提早到2030年。

此外,舊金山針對能源供給、建築、運輸、廢棄物等特定產業或活動,予以具體目標,包含:到2030年舊金山城市內所有的移動,將80%能夠依靠步行、腳踏車和轉乘達成;以及2030年舊金山登記的私人汽車有25%是電動車。

決策方針二、擴大執行當地減碳方案

具體措施包括:針對建築、交通、廢棄物、能源供應等4類活動為主要對象,設定減碳方案並採取擴大執行或加深執行力道之方法。

例如:溫哥華為大多數現存建築設定「2025年達成零碳排」目標,新建案則必須「2023年達成零碳排」。溫哥華鎖定熱磊(heat pump)供暖系統,是該城市減碳的關鍵項目;其乃於2025年之前推出獎勵方案,鼓勵居民將天然氣更換為電熱系統,2025年後則會以特定溫室氣體(GHG emissions)項目,特別針對那些排放標的之物業主,處以罰鍰。

決策方針三、解決地理邊界之外的碳排

到目前為止,各國城市幾乎只專注在城市自身邊界內「直接」、「營運」狀態下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範疇1和範疇2碳排放)做管理,並未針對邊界以外,由其他機構提供產品或服務時,所產生的碳排放量(範疇3碳排放)給予重視。

因此,英國城市布里斯托(Bristol)經過計算發現,該城市約50%的碳排放足跡來自「進口消費」。因此,該城市的「氣候緊急計畫」就直指進口消費的碳排放應具有更公平意義:那些高收入族群消費進口產品者,其碳足跡更大,必須對碳排作出更大奉獻。

而西班牙城市巴塞隆納則統計出近 13% 碳排放量來自港口和機場。因此,該城市的「氣候緊急計畫」特別表明,為展現負責任和消費正義的立場,要求港口和機場應該重新檢視營運計畫,致力於減碳。

決策方針四、善用自然途徑以降低碳排

善用自然途徑減碳是最根本的減碳方式,其具體措施包括:堆肥、種植樹木與蔬菜、製造生物炭(Biochar)。

其中,堆肥是利用有機化物品腐植化的過程,將其轉換成為肥料。例如,舊金山住宅和商業建築已經將近100%,且包含有機堆肥與廚餘的收集服務;自1997年起,該城市每年可收集到18萬7,500噸的城市綠葉和廚餘,並加工製成7萬噸的肥料,提供農場用於栽種葡萄、水果和堅果。

再者,種植樹木也是減碳最有效的方案。溫哥華計畫到2030年,針對城市周遭的森林和海岸生態區域,實施足夠的復育措施,使該城市在邁向2060年時,每年都能夠透過自然復育,減少1百萬噸碳污染量。

最後,把植物製成的生物炭(例如:將稻草、木頭,密閉燃燒後成為木炭),埋入土壤也可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並改善土壤。斯德哥爾摩自2017年以來,即透過收集花園、院子的樹木樹葉廢物,將其轉製為生物炭,並出售給當地機關用於公園和公共場所,進一步用於草木等綠色植物。目前該城市計劃生產更多的生物炭,未來在滿載的情況下,將會有超過2萬5千噸的二氧化碳被隔離出來並被埋在地底。

決策方針五、增強社區治理機構減碳能力

CNCA研究個城市案例後也發現,各地的「社區」對於未來城市減碳計劃和執行項目,甚具重要影響力。報告指出,已經有更多城市願意提供社區更多的決策、監控能力以及問責機制。希望能透過結構性的途徑,增強社區減碳績效。由於社區可以藉由更廣泛、深入的方式與當地居民密切互動,所以減碳計劃更能準確地納入居民觀點,並兼顧當地利益與永續發展。

包括,西班牙巴塞隆納、英國布里斯托、瑞典斯德哥爾摩、澳洲雪梨、加拿大溫哥華等5個城市,正在啟動一項新的「奧斯陸碳預算」(Oslo’s Climate Budget)管理機制。這項機制是2017年挪威城市奧斯陸首度推出的氣候行動管理工具,由於具有諸多便利與助益,隨後陸續被其他城市所採用。這項工具將「碳預算」等同視為「市政預算」,予以審慎優先的規畫、執行、衡量、查驗與回報。

西班牙城市巴塞隆納,以及澳洲的雪梨和莫寧頓半島城市(Mornington Peninsula Shire),也不斷提高城市低碳與永續的標準,並在機關管理資產與採購商品、服務流程上,加強訂定綠色採購指南。

這份CNCA報告在結論中,特別鼓勵全球城市利用創新工具、採取新的法律機制、善用溝通途徑,以凝聚所有利害相關人的熱情與遠見,進一步透過多元的脫碳行動來擁抱「氣候正義」。這15個城市的氣候緊急計畫如同指引燈塔,可幫助其他城市找到對抗氣候變遷的最佳策略與方案,以擺脫氣候災難威脅。

 

核稿:倪上筑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How Communities Are Using The Climate Emergency to Make Big New Moves to Decarbonize Locally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