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9|作者:Marie Quinney et al./編譯:CSRone 鄭鈺弘

WEF:企業投資大自然 創造10兆美元價值和3.95億個工作

2020年9月世界各國領導人和專家出席聯合國大會(UN General Assembly),並且眾人的目光聚焦於9月30日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高峰會」(UN Summit on Biodiversity)。此次峰會的重點是大自然保育與如何推動2020後半期的生物多樣性框架(Biodiversity Framework)。這也是延續去年聯合國氣候峰會(UN Summit on Climate)的焦點「氣候緊急」(Climate Emergency)之後續行動。

前提:疫情推動淨零碳排(Net Zero)快速前進

正如同人類社會經濟發展,與「生物多樣性」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與高度依賴性一般;耗用自然和氣候變遷,同樣也與「生物多樣性」密切相關。破壞大自然會嚴重影響到氣候變遷,我們需要攜手合作才能保護所居住的環境。COVID-19疫情爆發,更讓我們理解全球需要從經濟體的本質上,推向一個淨零排放積極改善環境的體系

COVID-19病毒帶來的健康危機,提醒了世人若忽視生物性風險(Biophysical risk),必將替人類、企業和經濟,帶來無可挽回的嚴重後果。我們必須加緊腳步且謹慎地把握住任何足以改善環境的機會,以預防未來更大的危機。

在自然和氣候變成不可逆轉之前,此刻正是我們應該採取急迫行動的時機。根據統計,目前全球一半以上的GDP都或多或少與大自然相關,而2020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並且已經將氣候變遷列為對經濟和社會的最大風險,舊有的商業模式對企業已經不再有利。

NbS和NCS倡議自然保育與生物多樣性,以創造雙贏

保護自然生態系統,對於實現生物多樣性和對抗氣候變遷,至關重要。包括,「停止砍伐森林」和「森林復育」正是減緩氣候變遷的最佳方法之一,保護自然生態還可以為生物多樣性帶來了巨大利益。這樣的雙贏方案,正符合目前最新由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提出的「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atural-based Solution, NbS)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主要倡議的「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atural climate solution, NCS)的核心內涵。

所謂的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bS),其倡議的核心意涵是透過保護、復原和永續管理生態系統的方式,以因應環境威脅與解決社會問題。這項倡議在各國政府和企業間,有越來越受歡迎的趨勢。根據統計,NbS亦是對抗氣候變遷強而有力的工具,可以有效地在2030年減少37%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保持地球升溫低於2°C

相對於NbS較著重在保護與復育,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則具有相同的目標,卻更著重在減少碳排放、以及增加森林和濕地等自然生態系統中的碳儲量(Carbon stock)能力。

與上述相關的脫碳計劃(decarbonisation),正是翻轉目前大自然遭受破壞危急狀態的關鍵。

根據估計,為達到氣候目標,從現在到2040年,風能和太陽能這類新能源,必須能夠取代現在使用的所有發電系統。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這類新能源科技的設計,未更廣泛地納入大自然環境因素的考量,則反而可能會對自然生態系統製造出另外一種風險。

例如,再生能源的轉換需要使用大片陸地和海洋來進行,根據相關估計,為了實現《巴黎協定》的氣候目標,到2050年製造再生能源設備原料之一的特定金屬,其需求量會大增,甚至高達12倍

目前有一些公司已經在解決這個問題。例如,中國鹽業化學公司億利集團(Elion)致力於100%使用可再生能源,並確保建造太陽能電池板的土地,能夠復原並落實執行生物多樣性。他們宣稱這種模式是兼具「生態復原與財富創造」(Eco-restoration and wealth creation)。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出版的《The Future of Nature and Business Report》所述,若能夠轉變成積極保育大自然的經濟體,這將可為我們帶來巨大的經濟收益。到2030年,透過創新營收項目的增加,或者是降低成本,每年約可創造3.5兆美元的經濟價值,同時在能源領域和開採領域,可創造8千7百萬個工作機會。

方法一、「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bS)嘉惠企業和民眾福祉

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bS)還可以提高企業和一般民眾生計(Livelihood)的韌性(Resilience)。例如,雀巢(Nestlé)正在使用NbS的方法,來恢復生態系統並保護水資源。雀巢是採用農林合一的方法,在整個供應鏈中普遍推動植樹造林。植樹造林有助於增加生物多樣性與碳存儲,並且為周圍的農作物提供水和養分。因此,與雀巢合作實施這種方法的農民,不僅用水量減少、農作物產量提高,還增強自身對極端氣候事件的抵禦能力。

同樣,跨國消費品公司聯合利華(Unilever)也承諾要阻止森林濫砍伐。他們正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家5個不同景觀計畫中,致力於復原和擴大森林區域,以預防最嚴峻的氣候變遷發生,並維護全球生物多樣性

此外,自2018年以來,國際精品企業開雲集團(Kering)也與全球設有48個據點的非營利農地再生管理機構Savory合作,在時尚產業界,倡議農業再生的自然解決方案。根據調查,若時尚產業到2050年都沒有任何作為,屆時將消耗世界1/4的碳預算以及大量的土地和水資源

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bS)有助於減緩對自然和氣候的影響,並掌握環境友善、淨零排放的商機。有遠見的企業組織,應該將自然基礎解決方案(NbS)視為商業策略的一部分。

方法二、「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從高視角減緩氣候危機

除了NbS之外,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atural climate solution, NCS)在政策和商業方面也越來越受到關注。NCS解決方案是減少碳排放並儲存更多碳於土地中,目前看來這些方法也相當有效

包括,歐盟最近宣布的「綠色政綱」(Green Deal),就是結合「保護自然」和「減少碳排放」,透過實施「農林合一再生」(Regenerative Agroforestry)等方法,來制定永續、具包容性的整體成長的策略。

此外,我們可以看到採用「投資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的廠商,包括全球製藥大廠拜耳(Bayer)。拜耳利用碳有利於土壤肥沃鬆軟的特性,讓「碳固存」(Carbon sequestration)成為農民耕種的新契機。以及針對這些農場所創造出來的碳額度(Carbon credit),拜耳也訂定鼓勵機制,以獎勵這些農場願意採用科技智慧設備以對抗氣候變遷,創造農場新營收。

以及,石油公司殼牌(Shell)亦看好NCS,透過延伸其至2050年的策略,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可為殼牌「淨零碳排放」目標,做出巨大貢獻。

2020年6月亞馬遜(Amazon)亦宣佈設立20億美元的氣候宣言基金(Climate Pledge Fund),將投資於專門為脫碳建設產品、服務與技術的公司。

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通常比較複雜而且彼此相互關聯,也正因如此,NCS可以帶來更大的氣候適應和減緩之效益。世界經濟論壇(WEF)所倡議成立的「自然氣候解決方案聯盟」(Natural Climate Solutions Alliance),正在積極努力擴大符合成本效益的自然氣候緩解方案,以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

結論:創造10兆美元商業價值和3.95億個新工作

大自然的復原與保育,可以幫助我們因應大自然破壞和氣候變遷的雙重危機。若能將這些議題併同處理,所帶來的廣泛效益,將超過顯而易見的碳排放減量和生物多樣性增加。這樣將增強社會在面對環境經濟健康衝擊的情況下的韌性,並改善水資源糧食安全

政府和企業都必須理解,除了減少氣候變遷及其衝擊之外,支持生物多樣性和自然生態系統的行動,於自身、於人類、於環境皆有長期的效益。

以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其效益絕非微不足道。反之,這種師法大自然的方法可以使我們重建更好的大自然體系。當整個社會、經濟體系轉變為友善大自然的經濟體,根據估計,到2030年,每年可增加相當於10兆美元的額外商業收入和成本節省,並創造3.95億個工作機會


(以自然為基礎的經濟發展模式,可在「糧食及土壤海洋」、「基礎環境建設」、「能源和開採」等3大領域帶來大量的商機與工作機會/圖片來源:WEF

儘管球各國政府和企業,於其COVID-19疫情的重建方案中,尚未廣泛意識到整合「氣候變遷和自然」的重要性,更遑論取得兩者的一致性;然而,我們可以萬分確定的是:絕對不要為解決今天的問題,卻為明天帶來更多問題。立即投入於自然相關解決方案,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核稿:Amy Lin)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How investing in nature can help tackle the biodiversity and climate crises
圖片來源:Hello I'm Nik


延伸閱讀:
邁向全球化2.0 永續供應鏈管理六項思考
7關鍵讓供應鏈成為永續神奇隊伍!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