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5|作者: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國立台北科技大學 環境工程與管理研究所 黃泓維 博士候選人

金融業的情境分析(上) – 物理風險

氣候變遷帶來的風險可能會對企業的財務績效產生不同面向或程度的影響。一般而言,金融業本身受到氣候變遷的直接影響小於其他產業,但金融業作為整體經濟的金融資本運作重要核心,若其他產業受到氣候變遷損害,可能會透過市場的連動而影響到金融業的財務表現,為融資或投資行為帶來風險。

迄今為止,氣候變遷的實際衝擊所帶來的風險和機會已在保險部門受到關注,但在銀行的信貸評估和放貸組合中尚未被廣泛應用。由聯合國環境金融倡議(UNEP FI)協調和召集,全球有16家領導型銀行在Acclimatise專家的支持下,開發了評估氣候變遷風險和機會衝擊其貸款組合的方法。銀行可以開始使用氣候變遷情境分析,辨識氣候敏感性產業貸款組合中的物理風險,評估對主要信用風險指標的影響。

UNEP FI此前導型計畫描述了氣候變遷情境對借貸者的營收、成本和財產價值的衝擊,並估算這些變化如何影響借貸者的違約概率(Probability of Default)和貸款價值比(Loan-to-Value)。該計畫是制訂方法學的第一步,並以銀行的案例研究這些評估的挑戰和益處;也提供實際經驗和見解指出需要更進一步開展細部工作,以提高評估氣候變遷物理風險和機會的能力。

一、何謂情境分析?

情境分析須遵循五大基本原則,是指對企業面臨氣候變遷可能潛在的風險與機會進行一連串的分析,為相當實用與科學的工具。主要內涵為企業了解未來各種可能狀況,以及企業如何因應這些未來的不確定性。是透過用不同的假設與考量,評估一定程度的氣候變遷可能產生的未來狀態。

廣泛的情境分析可用以改善管理評估,包含關鍵性的投入、假設、分析方法以及產出。此外,獲利、成本、營收、資產價值、資本配置/投資、時間、反應、物理衝擊中斷營運的衝擊將一併被量測出來。因此也能幫助投資者、政策決定者、法規制定者,以及其他利害關係人了解企業策略與財務規劃的強韌性,同時也協助企業進行風險與機會的比較。

二、一般企業進行情境分析的流程

透過有系統的評估,情境分析可以強化企業的策略轉變;幫助企業評估因氣候變遷導致潛在變化多端的商業、策略與財務影響,同時協助擬定應對這些因子的策略。若能以情境分析鑑別外部環境指標,並識別環境何時轉向特定情境,企業便能夠對應性地重新評估和調整策略和財務計劃。

在TCFD的架構中,四項核心要素中的「策略」即提到:組織應說明在2℃或更低溫度(如IPCC SR1.5)的情境下,以及在與其相關的氣候相關物理風險更高的情境下,向低碳經濟轉型時其策略對氣候相關風險和機會的韌性。TCFD建議優先採用的情境為2℃,並至少比較三種以上不同情境。在每一個定義的主要或次要情境下,可建立GDP成長、宏觀經濟變數、人口與社會改變等參數,與法規要求、技術發展、能源結構組合、主要商品價格等假設。以及這些項目如何透過計算被反應出來,也就是評估衝擊的方法學開發。最後透過分析之結果,並依照因應策略與財務計畫的方式管理風險與機會,以提升企業的韌性來面對氣候變遷。也可以針對關鍵性的假設進行敏感性分析,評估策略計畫帶來的潛在應變能力。

三、金融業針對投資組合的物理風險評估架構

金融業評估氣候變遷的物理風險需考量兩種重要情境,其一為氣候的長期變化情形,第二種則是極端氣象事件改變所造成的影響。UNEP FI的前導型計畫反映了各產業氣候變化對物理影響的脆弱性差異,而不同的借貸者因產業差異可能考量的因素不盡相同。以農業與能源以及房地產為例,前者不僅要考量緩慢逐漸改變的氣候條件導致的部門生產力影響,進而造成該產業的營收與銷貨成本受到衝擊,最終導致借貸者違約概率的變化;同時也需考量極端氣象事件影響到的財產價值,而造成貸款價值變動。相較於農業和能源產業,房地產並不需要考量生產力受到氣候變遷影響,僅需考慮極端氣象事件導致的財產價值和貸款價值比的潛在變化。

四、金融業評估借貸者物理風險所需考量面向

● 借貸者的特性:物理風險評估方法需要有借貸者特徵的數據輸入,現有的財務指標是關鍵,銀行需要調整這些指標以考慮氣候變遷的物理風險。對於農業和能源產業,營收和銷貨成本的數據是從借貸者近期的損益表中獲得,但尚需要借貸者關鍵的營運資產、其所在地和產出的數據。後者很重要,因為不同地區的物理氣候風險差異很大。但是,對於擁有多個運營資產的大型商業客戶,銀行內部通常沒有關於資產位置和產出的相關數據。

因此,在獲得這些數據所涉及的投入與以更精細的空間尺度進行分析與評估結果品質之間存在權衡。對於房地產,所需的數據輸入是財產地理分布、財產價值、未償還貸款金額和投資組合的平均剩餘貸款期限。這些數據由銀行持有,但數據集可能需要整理和處理才能有效分析。此外,還需要考慮關於客戶隱私和數據安全性的議題。

● 保險對於極端事件的減輕作用:保險可以幫助減輕極端事件對借貸者的衝擊,但由於當前保險範圍的不確定性以及保險取得性和保費的未來變化,而可能被排除在分析之外。保險允許公司和不動產所有權人轉移風險,並減少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造成的相關損失。前導型計畫發現,有關商業部門和地區的公開保險數據很少,這使得我們很難全面了解目前保險如何減輕極端事件對借貸者的衝擊。然而有確鑿的證據表明,保險公司過去在極端天氣事件發生後,會縮小或撤回保險範圍,這可能表明保險市場應對這些事件未來變化的方式。

● 氣候變遷情境:從長期來看,在不同的溫室氣體排放情境下,物理風險的衝擊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從現在開始遵循的排放路徑。氣候變遷的增量代表長期氣候變遷的緩慢表現,如氣溫上升和降雨分布的變化。極端事件代表急劇的氣象改變,可能只發生在特定地點或時間,如洪氾區或夏季。極端事件往往會引起更多關注,因為它們的影響較為明顯易見。但是也不應忽視漸進式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風險,它們有可能持續緩慢損害整個借貸者的財務績效。並非所有極端事件都與所有行業和地區相關,如房地產就不需要考量到乾旱和極端高溫。要評估極端事件未來的影響,乃是根據歷史記錄探討基線之重現期或頻率,然後透過研究和模型來估計未來的可能變化。

五、因氣候變遷導致的違約概率評估

● 部門生產力評估:氣候變遷的增量會影響企業的生產力和產出,溫度、雨量和相關變數的改變也會影響許多經濟活動的生產力和產出。如用於冷卻火力發電廠的水溫,在決定可以產生多少電力方面扮演關鍵角色。對於水力發電而言,降雨、蒸發和降雪/冰川融化的變化都會影響河水流量、水庫入流量以及最終的電力生產。模擬研究表明,增量的氣候變遷將降低全球許多火力和水力發電廠的生產力。氣候變遷增量對部門生產力的影響可根據同業比較得來,該方法利用已公佈的氣候變遷影響評估結果,將氣候變遷與未來農業和能源部門的生產力變化連結起來,提供國家與區域來估計次行業在生產力上的變化。由於氣候模型和行業衝擊模式本身既有的不確定性,生產力變化的估計值通常可以從正值到負值。建議銀行應保守地評估出「最壞情況」結果(即最大的生產損失)對相關投資組合的影響。

● 調整營收與銷貨產品成本評估:氣候變遷對生產力和價格的影響增加,而導致借貸者的營收發生相應變化。對於農業而言,由於氣候變遷影響增量,導致的營收變化會考慮到生產力(產量)和價格的變動。因此,如果產量的減少被市場價格的上漲所抵消,那麼農業生產者可能只會在營收的總體百分比變化中產生微幅的變化。對於能源部門,受監管的公用事業公司可能能夠將價格上漲轉嫁給消費者,而不受監管的公用事業公司的營收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市場力量,供需將影響價格。因此當假設簡化,將不再考慮價格的變化,僅考量生產力的變化,未來極端事件對停機和生產損失的影響轉化為營收變化。與現在相比,未來極端事件頻率的變化與生產損失的經驗數據相結合,可用以評估對借貸者未來營收與成本的影響。

● 計算違約概率的改變:營收和銷貨成本的變化估算,可用於評估借貸者和行業組合的信用風險變化。此過程涉及銀行在信用評級模式中所使用的壓力因子/比重,這些模式具有營收和成本因子,並計算整個投資組合中的風險等級修訂。這些計算是針對每個時期和氣候情境進行的。銀行可以單獨評估代表行業組合的借貸者,並將結果外推至整個投資組合,或是分析整個行業組合也是可行的。所有非關營收和銷貨成本的因素和比重在評級模式中是保持不變,可以修改的其他因素則如借貸者對氣候物理風險的管理情形。

六、不動產貸款價值比的衝擊評估

● 估算極端事件導致的財產價值衝擊:財產價值可能會受到極端氣象事件的影響。財產價值和極端事件相互影響的一系列因素,包括所有權人對風險的看法,以及保險取得性和保費金額。「風險區域」的劃分,如藉由政府機構公佈最新的水災或土石流風險潛勢圖,會對財產價值產生負面影響,因為這類「區域風險」的概念可能會增加保費負擔。此外,居民的風險則在於他們偏好決定居住在他們認為具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沿海地區或綠地),即使這些地區可能具有更高的風險,但只要目前為止未曾遭遇過。與同一地區會受氣候變遷影響的財產相比,未受影響的財產甚至可以看到其價值增加。這同樣適用於受到極端事件損害後,經過維護和強化的受影響的財產。根據經驗證據,極端事件的經歷可以使財產價值降低5%至20%。財產價值具有高度的區域特性,受許多因素的影響,如市場條件、地理位置、財產規模和租金收入等。銀行可以透過對過去的極端事件如何影響其投資組合中的財產價值,進行自己的分析來完善估值方法。如果不動產不受極端事件的威脅,則不會發生財產價值改變,未來財產價值變化的其他驅動因素也將從分析中排除。

● 計算貸款價值比的改變:對財產價值變化的估值方法,將應用於未來存在極端事件風險的財產上,並計算修訂的貸款價值比。氣候變遷情境下的極端事件未來重現期數據被轉換為「遭遇概率」(encounter probabilities):指不動產經歷極端事件的可能性相對於投資組合的平均剩餘抵押期限。銀行將計算其零售和收益型商用不動產(IPRE)投資組合的特定剩餘平均抵押期限。然後將每個極端事件的遭遇概率乘以財產價值變化的估計,並彙總結果以計算所有相關極端事件中每個氣候情境和時間段的「財產價值風險」。最後,透過「財產價值風險」調整原始財產價值,以達到修訂後的貸款價值比。

七、總結與建議

評估氣候變遷的物理風險需要考慮氣候條件的增量改變和極端事件變化的影響。氣候變遷的增量改變會影響經濟表現和生產力,而極端事件可能導致固定資產的破壞、運營暫停、生產減損,以及財產價值的潛在變化。銀行也將開始評估不斷增長的機會,以支持借貸者在調適方面的融資需求。建設氣候韌性是一個旅程,UNEP FI的前導型計畫結果突顯了可能影響借貸者財務業績的若干因素,但目前無法對其進行完整評估,包括宏觀經濟影響、調適融資需求以及政府和保險公司未來的行動。因此,氣候對借貸者的衝擊評估尚不完整,要填補這些空白才能提高未來評估的穩健性,而這需要銀行和利害相關者之間的溝通和協作,才能有效地實現這一目標。

加強與氣候和經濟研究的合作,有助於支持物理風險評估的證據基礎。發展的關鍵領域是,需改善未來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在空間尺度上變化的數據,並進一步研究物理風險對宏觀經濟之影響。目前,宏觀經濟模式對GDP提供了廣泛的衝擊評估。但是關於物理變化如何影響更廣泛的宏觀經濟指標(如通貨膨脹和利率)的研究很少,這的確是一個關鍵的研究缺口。銀行需要改進有關氣候變遷物理衝擊的分析工具和空間模式的專業能力,以便更好地量化物理風險和機會。儘管這些平台,例如空間風險分析平台,如何與借貸者資訊相互作用存在著挑戰,但分析工具正在陸續浮現,這有助於銀行加以利用。相關平台都應持續開發和改進,以結合分析來評估借貸者價值鏈中的物理風險,還需要對企業調適融資需求進行更多的市場評估。

促進銀行、借貸者、政府和保險業之間的合作,將提高前瞻性資訊揭露的品質。當所有行業的資訊揭露得到改善,將有助於銀行評估其貸款組合中的物理風險,還將幫助銀行確保支持其借貸者的機會。政府要能夠為極端事件和增量的氣候變化衝擊提供必要的風險緩解措施,包括防洪、水資源和能源等關鍵基礎設施的氣候標準,以及保險計劃的財政支持。政府在這些領域的調適政策和監管可以對銀行的借貸者產生深遠的影響。數十年來,保險業一直在關注氣候變遷議題,然而由於氣候變遷的影響,未來保險的可取得性和保費將如何變化尚不清楚。上述這些部門領域的透明度和合作,將可增進決策的準確性。

 

 

資料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
圖片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Aditya Vyas


延伸閱讀:
DJSI氣候策略題組趨勢分析 - TCFD是仙丹還是毒藥?
金融業率先示範如何與氣候變遷共舞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