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9|作者:CSRone 陳世禎、黃千瑜

SDGs + ESG投資 = 無限永續新商機

國內CSR盛會「2018第四屆台灣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已於3月23日落幕,共吸引230位CSR專家出席,交流成果斐然。當天上午場次係由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以及來自美國紐約的CECP永續投資策略部門(Strategic Investor Initiative, SII)資深召集人Charles Haines擔任講者。隨後並由政治大學信義書院執行長別蓮蒂主持,邀請Haines與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國泰人壽副總經理洪祝瑞、以及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李宜樺等貴賓暢談,討論永續翻轉商業決策所帶來新商機。

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首先指出,對於保險業來說所有的資金都是投保人的財富,應該如何運用投資獲利,又有哪些標準需要被推崇? 這是絕對需要審慎選擇的。

程淑芬指出,不論是責任投資、赤道原則等,究竟企業該站在什麼樣的角度看投資? 企業是因應社會的需要而存在,企業作為一個資源的集結體,應該將本身定位為資源的擁有者,把資源用在社會及企業永續經營上;企業並非資源的控制者,只照著絕對獲利的方向前進,忽略對社會以及投資人的責任。換言之,企業的出發點是How can I be the best of the world 而非 How can I be the richest company among the world。

ESG應該朝向更具體量化

談到整體ESG的表現,程淑芬指出,英、日發展指數整體偏高,但台灣在亞洲區域評分也不錯,ESG的表現與揭露方面,皆表現不俗。但從責任投資而言,台灣則落後香港、馬來西亞等國。程淑芬並呼籲,台灣的概念已然成熟,金融機構應該對責任投資的領域,多加著墨。

至於,國泰金控在責任投資的投入,除了基本的責任投資作為之外,也已經簽署赤道原則,對於放款的原則、如何將高風險降低甚至化無,都已經有所規範。國泰金控已成立責任投資小組,篩選不可投資的對象、整合ESG資料至投資分析流程中,並展開議合行動及參與國際倡議活動,鼓勵企業改善其ESG表現。

最後,程投資長提出自己對台灣企業CSR的觀察。她表示,台灣CSR行銷還是停留在「做就希望被看見」的階段。然而,CSR不該是一張成績單,CSR應該是企業將資源投資在正確的項目上。另外,ESG也應該要更具體量化,跳脫質性描述的階段,結合TCFDSROI等等量化指標,揭露企業對社會的正面外部影響。

CECP推展CEO For Good

致力於倡議社會責任投資的美國CECP永續投資策略部門(Strategic Investor Initiative, SII)資深召集人Charles Haines,則以介紹CECP展開序幕。他表示,CECP1999年成立於紐約,迄今擁有200多個企業會員,總獲利達七億美元。目標為藉由對企業執行長的培力與溝通宣導,希望能夠由上而下改變企業進而增進社會福祉。

近兩年CECP放眼全球層級,希望聯合不同國家的企業,在全球層級進行改善。2017年,CECP與台灣CSRone永續報告書平台成為合作夥伴,開始藉由CSRone提供的亞洲市場資訊,進行國際投資研究。

Charles Haines並且提及,現今市場疏忽了長期投資的重要性,短視近利造成企業研發經費縮減、職務遇缺未補。近來CECP開始推動永續投資策略 (Strategic Investor Initiative, SII),就是希望集結企業CEO的力量以達教育投資者之目的。此一平台目前共擁有13兆美元的經費,針對ESG訂定長期目標,具備完整資訊和執行方向,協助企業發展永續長期計畫。該平台亦致力於將各界CEO納入聯絡網,互相分享資源。

此外,過去一年半CECP舉行了3場執行長論壇,邀請IT、金融等各大產業執行長,針對企業長期永續發展計畫發表演說,希望藉由指標企業的實際執行拋磚引玉,鼓勵更多企業一同參與對抗氣候變遷。(連結:官網演講論壇影片)

針對目前中小型的企業仍未對進行長期永續的規劃,CECP並藉由發表一封給投資者的公開信,提及若要實現長期規劃,必須謹記數項問題意識,包括:主要關鍵風險因素、企業如何進行財富分配、如何與董事會溝通評估,進而引導公司進行長期計畫等。此外,全球致力於推展永續會計標準的「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 (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SASB),亦已針對不同屬性的企業,提供許多客製化檢測工具,企業可以參用。

政府決策可直接推動SDGs商機

接下來由政治大學信義書院執行長別蓮蒂主持的論壇,她引言表示,極端氣候已經造成全球9.7兆台幣的損失,SDGs到底能不能讓企業看到更多前瞻商機?

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表示,從台灣近年的 CSR 報告書當中,大部分都還停留在幾年內的具體措施,超過五年的規畫很少見。我國目前的規劃是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預計要比現在少20%;以及到205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要比現在減少50%。這說明,只要政策在推動,例如減少柴油、汽油的使用量,產業供應鏈自然會隨之調整,此中就是機會之所在。至於聯合國2012年開始商討SDGs時,也從中揭露了企業的機會,包含: 能源與材料、農業與糧食、都市建設以及健康與福祉等,以及SDGs指標內的細項,這些因應未來的新商機,都是企業可以據以發展之處。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李宜樺表示,依照過去的經驗,ESG和股東的長期獲利,兩者具有正相關之條件。具體事例包含: 墨西哥灣漏油、孟加拉大樓倒塌等等,都是可由歷史借鏡。至於SDGs所帶來的商機,中華民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BCSD)於2017出版的Special business special world 研究報告,提及未來商業模式應是從企業解決社會問題來獲利,說明未來企業的長期獲利建立在對社會或是環境的正向影響。而其中企業最在意的,便是這些正向的影響和財務之間的關聯性,包含TCFD、SROI等。至於資訊揭露的可信程度,則直接影響企業對未來商機的掌握程度。

國泰人壽副總經理洪祝瑞則從高齡化帶來的保險需求切入,探討企業社會責任。她表示,在高齡化浪潮席捲世界的同時,人生七十才開始。高齡保險需求因而上升,疾病保險亦為壽險需要特別重視的一環,這些都囊括在企業社會責任範疇。而這些也都與SDGs密切相關。

CECP資深召集人Charles Haines針對個人如何影響企業履行社會責任,提供了具體的例子:個人在進行退休金投資計畫時,應對投資經理人施壓,了解企業將如何運用該筆資金。另外,Charles Haines以美國董事會作為例子,當中男性比例雖高於女性,女性卻更關注也更加清楚永續發展方向,應鼓勵更多女性進入董事會。

最後,CECP資深召集人Charles Haines表示,無論對投資人或公司而言,SDGs都是一個很好的架構,可據以了解資金的分配。公司應以資產配置方式,明確說明現金流向,及未來五年規劃等。同時需留意董事會以至於整體組織架構,由上而下進行變革。在實際執行上,可以和企業目標相似的公司進行合作;另外,在SSI計畫中,一些參與的公司,內部不同單位之間對永續議題的想法也時常分歧。因此,在公司治理上,各部門是否能進行良好、有效的溝通,對長期發展更形關鍵。

在與談專家坦誠分享珍貴經驗和心得的氛圍下,這場座談畫下完美句點。


延伸閱讀:國際CSR論壇盛事 230位專家齊聚台北 台灣五百家企業CSR大盤點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