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1|作者:環境資訊中心/翻譯:姜唯

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武肺未阻氣候變遷 溫室氣體濃度創300萬年新高

儘管全球為防堵武漢肺炎(COVID-19)而大規模封城,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卻仍來到300萬年來最高。

氣候變遷沒有因為武漢肺炎而停下腳步。封城和經濟趨緩雖使碳排放出現暫時性下降,整體趨勢仍朝著肺炎爆發前的水準邁進。

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因為疫情關係減少4%至7%。確切能減少多少將取決於疫情控制情況和政府的應對措施。

2016至2020年將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五年

全球最大、最具權威性的多個科學組織合作發表「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United in Science 2020)」,彙整出全面性的相關資訊。

這份報告是本系列報告的第二份,由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協調,收集來自全球碳計畫(Global Carbon Project)、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Oceanographic Commission of, UNESCO)、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和英國氣象局的專業意見 。

「溫室氣體濃度已經達到300萬年來的最高水準,並持續上升中。同時在2020年上半年,西伯利亞大片地區出現長時間的異常熱浪,若不是人為的氣候變遷,這幾乎不可能發生。2016至2020年將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五年。」WMO秘書長塔拉斯(Petteri Taalas)教授警告,「這份報告說明了,儘管我們的生活在2020年多方被打亂,但氣候變遷的影響力並未減弱。」

暖化趨勢很可能會持續 使巴黎協定無法達成

乾旱和熱浪大幅增加了野火風險。有史以來野火造成的三次最大經濟損失都發生在最近四年。2019年和2020年夏季,北極地區發生了前所未有的野火。2019年6月,這些野火向大氣排放了5000萬噸二氧化碳,造成永凍土融化。2019年和2020年,亞馬遜雨林發生了大火,對環境造成了巨大影響。

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引用的「世界天氣歸因」最近的一項研究結果指出,由於人為氣候變遷,2020年1月至2020年6月的高溫可能性至少高出600倍。

報告中記載的暖化趨勢很可能會持續下去,使全世界無法實現2015年巴黎協定設定的氣候目標,全球氣溫上升幅度遠低於工業化前水準2°C或僅比工業化高前1.5°C。

報告提供與氣候變遷相關的最新科學資料和發現,作為全球政策和行動的指引。內容聚焦氣候變遷的影響日益增加且不可逆轉,它影響冰川、海洋、自然、經濟和人類生活條件,人類往往可從乾旱或洪水等與水有關的危害切身感受到。

報告也記載了武漢肺炎如何破壞我們透過全球觀測系統監測這些變化的能力。

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的主要發現

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世界氣象組織)

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沒有要封頂的跡象,一直在打破紀錄。

根據WMO全球大氣監測網水準點的報告,2020年上半年二氧化碳濃度高於410 ppm,夏威夷冒納羅亞和澳洲塔斯馬尼亞格里姆角的觀測值分別為414.38 ppm和410.04 ppm。2020年比2019年7月增加了約3 ppm。

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減少只會輕微影響大氣中濃度的增加速度,因為今日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是過去和當前排放以及二氧化碳超長壽命所致結果。

WMO在其報告中表示:「要使氣候變遷穩定下來,必須將排放量持續減少至零淨值。」

全球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全球碳計畫)

由於武肺封鎖,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預計將下降4%至7%。確切的下降百分比將取決於疫情控制狀況和政府因應方式。

2020年4月上旬的封城高峰期,全球每日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與2019年相比下降了前所未有的17%。

但儘管如此,排放量仍與2006年的水準相當,凸顯過去15年來的急劇增長及長期依賴化石能源。

到2020年6月上旬,全球每日化石燃料排放量只比2019年水準低了5%不到,去年達到了367億公噸的新紀錄,比1990年氣候變遷談判開始時高62%。

過去10年間,人類活動產生的全球甲烷排放量也在持續增加。報告警告:「目前的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趨勢均無法達到巴黎協定目標。」

排放差距(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呼籲,要實現巴黎協定目標,轉型行動不能再延。

環境署「2019年排放差距報告」顯示,從2020~2030年,要達到巴黎協定的2°C目標,每年要將全球排放量削減3%,要達到1.5°C目標平均每年要削減7%以上。

根據目前的預估,2030年與2°C目標的排放差距為120~150億公噸二氧化碳當量(CO2e),與1.5°C目標的排放差距為29~32吉噸二氧化碳當量,大約等於六個最大排放國的排放總量。

環境署說:「仍然有可能縮小這個排放差距,但需要所有國家和所有部門立即協調一致的行動……短期來說可以透過擴大現有的有效的政策來實現,例如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低碳運輸以及逐步淘汰煤炭的政策。」

全球氣候狀況(WMO和英國氣象局)

2016~2020年的全球平均溫度將是有記錄以來最高溫,比前工業化時代參考期1850~1900年高出約1.1°C,比2011~2015年的全球平均溫度高出0.24°C。

在2020年至2024年這五年期間,至少有一年比工業化前水準高出1.5°C以上的機率是24%,五年平均值超過該水準的機會很小(3%)。兩家機構在報告中表示:「未來五年內,有70%的機率有一個或多個月的氣溫可能比工業化前高至少1.5°C。」

2016年至2020年間的每一年,北極海冰面積都低於平均水準。

2016至2019年的冰川質量損失均大於1950年以來的每個五年期。

2011至2015年和2016至2020年這兩個五年相比,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速度有所提高。

氣候變遷下的海洋和冰凍圈(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

人為氣候變遷正在影響從山頂到海洋深處的生命維持系統,導致海平面上升加快,對生態系統和人類安全產生連鎖反應,也對適應和綜合風險管理造成嚴峻挑戰。

全球的冰蓋和冰川正在消失。1979年至2018年間,一年之中每個月的北極海冰範圍都一直在減少。野火增加、永凍土突然融化以及北極和山區水文的變化,已經改變了生態系統擾動的頻率和強度。

1970年以來,全球海洋暖化不停息,並吸收了氣候系統90%以上的多餘熱量。自1993年以來,海洋暖化的速度和所吸收的來自氣候系統的熱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海洋熱浪的頻率增加了一倍,持續時間更長、強度更大、範圍更廣,導致大規模珊瑚白化。自1980年代以來,海洋吸收了人為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的20%至30%,使海洋進一步酸化。

自大約1950年以來,海洋暖化、海冰變化和氧氣流失,許多海洋物種的分佈範圍和季節性活動發生了變化。

由於格陵蘭和南極冰蓋的冰流失率增加、冰川持續流失和海洋熱膨脹,近幾十年來海平面加速上升。2006至2015年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速度為每年3.6±0.5公釐,這在上個世紀前所未見。

氣候與水資源(WMO)

氣候變遷最明顯的影響出現在水文條件的變化,包括冰雪動力學的變化。

到2050年,受洪水威脅的人數將從目前的12億增加到16億。在2010年代初到中期,有19億人(全球人口的27%)生活在可能缺水的地區。到2050年,這個數字將增加到27~32億。

截至2019年,全世界有12%人口的飲用水來自未經改進和不安全的水源。全世界有30%以上的人口(即24億人)沒有任何形式的衛生設施。

氣候變遷將使更多地區缺水,已經缺水的地區將更嚴重。

冰凍圈是山區及其下游地區的重要淡水來源。學界認為,冰川的年徑流最晚將在21世紀末達到全球最高峰。此後全球冰川徑流將減少,影響水的儲存。

據估計,中歐和高加索地區現已達到最高水位,青藏高原地區將在2030年至2050年達到最高水位。隨著積雪融化形成徑流,該地區的永凍土和冰川佔河流總流量的45%,流量減少將影響17億人的用水。

武肺期間的地球系統觀測(教科文組織和WMO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

武漢肺炎嚴重影響全球觀測工作,進而影響預報以及其他天氣、氣候和海洋相關服務的品質。

3月和4月的飛行器觀測工作平均減少了75%至80%,降低了天氣模型的預報能力。自6月以來僅略有恢復。人工操作的氣象站觀測工作也受到嚴重干擾,尤其在非洲和南美。

諸如河流流量之類的水文觀測情況也類似。自動化系統可以繼續傳遞數據,而人工讀取的測量站受到影響。

2020年3月,幾乎所有海洋學研究船都被召回國籍港口。商用船無法提供重要的海洋和天氣觀測資料,並且無法維護海洋浮標和其他系統。每10年要進行四次的全深度海洋調查,包括碳、溫度、鹽度和水鹼度等變量偵測,都取消了。提供溫室氣體排放資訊的的船舶表面碳測量工作也幾乎停止。

這對氣候變遷監測的影響是長期的,可能會阻礙或限制融冰期結束時進行的冰川質量變化或永凍土厚度的測量活動。觀測活動中斷將使基本氣候變量的歷史時間序列產生斷層,不利監測氣候變動和變遷以及相關影響。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圖片來源:Marcus Kauffman


延伸閱讀:
封城無助減碳 5月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再創新高
科學家:地球正進入「第六次大滅絕」?全球生物數量減少近70%!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