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8|作者:紐約時報中文網/SOMINI SENGUPTA

想領導氣候議程,拜登可能需要習近平的幫助

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想要成為美國首位氣候總統,就必須在世界舞台上與他的頭號對手打交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然而,拜登與習近平陷入了非常難處的關係,讓他們在氣候問題上的合作有點像離婚法庭上的夫婦試圖為他們的孩子策劃婚禮。而且不幸的是,對於這位美國候任總統來說,他在一開始處於劣勢。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在11月13日祝賀拜登,結束了數日以來對大選結果的明顯沉默。中國主導著清潔能源產品的生產,包括太陽能組件和電動汽車。

中國國家主席無需像拜登那樣面臨國內的政治混亂,這種混亂可能會阻礙候任總統兌現他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最有雄心的競選承諾。習近平已經削弱了拜登讓美國成為氣候變化議題領袖的能力,他在9月宣布了一個雖不明確、但十分宏大的目標,要讓中國在2060年的碳排放達到凈零水平。

「這有點像是對美國的挑釁,」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法學教授、研究中國氣候法律和政策的王立德(Alex Wang)表示。

不管是不是挑釁,世界都需要中美團結一致,最大限度地減少全球暖化的危害,而且得迅速行動起來,特別是考慮到新冠疫情已經讓這一進程失去動力。全球氣候談判原定於本週在格拉斯哥舉行,各國將在那裡宣布修正後的氣候變化應對目標,但由於病毒原因,談判現在被推遲了一年。

中美在這些談判中都是不可或缺的。

兩國代表著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最主要的兩個軍事力量和最嚴重的兩個氣候問題源頭,它們佔了目前排放到大氣的溫室氣體總量的40%,正是這種氣體使地球溫度上升到了危險水平。因此,拜登和習近平能否有效使各自經濟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對遏制全球暖化、塑造清潔技術的全球市場和促使其他主要排放國——印度、印度尼西亞、俄羅斯和巴西——做好本份都至關重要。

但兩國關係目前處於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點。貿易上出現了衝突。華盛頓很難忽視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而兩國日益增長的民族主義情緒使外交在政治上更加艱難。

曾幫助組織前總統貝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與習近平之間關於氣候變化的兩次重要會議的凱莉.西姆斯.加拉格爾(Kelly Sims Gallagher)預測,合作會很困難,但並非不可能。她說,氣候變化議題為拜登和習近平提供了一個真正的合作機會。

現為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弗萊徹學院(Fletcher School)教授的加拉格爾指出,兩國都希望在21世紀中葉前後實現本國凈零排放經濟,也都渴望影響國際氣候外交。她和其他分析人士都表示,兩國利益的趨同可能會刺激清潔能源技術領域的良性競爭,進而壓低世界其他地區可再生能源的價格。

「我認為這是一個真正有可能進行合作的領域,」加拉格爾說。「危險在於,如果美國猶豫不決,無法整頓國內秩序,而中國鞏固了在清潔能源領域的市場地位會怎樣。那樣的話,我們美國就會失去從清潔能源經濟中造福我們經濟和我們工人的機會。」

美中關係分析人士都表示,拜登必須儘快有大動作。他需要用一個更雄心勃勃的凈零排放目標才能領先於習近平,這意味著要從大氣中去除美國排放的所有溫室氣體。他還必須恢復被川普政府廢棄的關鍵環保措施,並通過一些法規與激勵措施相結合的方式支持美國清潔能源行業。

拜登在競選裡對以上問題都做出了承諾,但如果參議院反對,其中許多承諾將極難實現。他已經表示,應對氣候變化將是從農業到交通運輸的大量政策的核心之一。拜登還暗示,他將在一系列外交政策問題上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他能在多大程度上讓美國傳統盟友在中國問題上結成統一戰線,還有待觀察。

幾位分析人士表示,拜登最棘手的議程或許是如何重塑美國在世界上的角色,包括美國可以為化石燃料項目提供何種替代方案,習近平通過其標誌性的「一帶一路」全球基礎設施建設計劃支持了這類項目。

11月16日該週,拜登過渡團隊表示,候任總統在與幾個歐洲和亞太盟友的初步會談中討論了氣候變化問題。儘管中國外交部11月13日發表了聲明,但自大選以來,習近平還沒有與拜登通話。

習近平自己也面臨著考驗。中國的排放量仍在繼續增長,美國儘管沒有達到在巴黎協定中承諾的減排目標,其排放量自2005年以來也已大幅下降。中國的排放量在2030年前仍將繼續增長;據一個由政府支持的研究組織稱,只有在那之後,排放量才會迅速下降。

這離巴黎氣候協定的最終目標還差得很遠,即讓各國每五年設定其排放目標,並在外交上相互施壓以施展更大雄心,防止全球平均氣溫升至高於工業化前時代2攝氏度(3.6華氏度)的水平。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和氣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兩家研究機構將於11月23日該週發布、但已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審閱的一份分析總結稱,中國將必須在2025年達到碳排放峰值,比其承諾時間提前5年,並在2040年以前逐步淘汰煤炭,才能使全球氣溫保持在接近巴黎協定的上限水平。

對習近平氣候目標的考驗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的下一個五年計劃,那是將於春季發布的中國經濟規劃。該計劃將如何解決中國對煤炭的依賴仍有待觀察,煤炭是污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儘管中國擴大了太陽能和風能應用,但煤炭仍為該國提供了大部分電力。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費國。據研究和倡導組織Urgewald稱,中國的燃煤發電廠數量居全球之最。全球最大的燃煤發電廠建造商有四家來自中國。

中國的五年計劃將在拜登上任不久後公布,屆時拜登也會發布自己的規劃,重新設計美國經濟,以適應氣候變化時代。一些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表示,這可能會促進良性競爭。

「將會出現一場爭奪低碳世界之巔的競賽,」倫敦研究組織E3G的中國問題專家曾楚希(Byford Tsang)說。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圖片來源:Ewan Kennedy


延伸閱讀:
美國綠色新政與新任總統拜登的氣候計畫
習近平承諾中國將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