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作者:環境資訊中心/廖靜蕙

里山倡議貢獻生物多樣性目標與永續發展指標 服務人類福祉更有效

明年2020年,是生物多樣性愛知目標達成率的結算年,這不只是生物多樣性公約簽約國為了面子趕進度,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生物多樣性關乎人類存亡;而2015年聯合國提出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以2030年為進程,呼籲全球各國朝永續的未來努力;17項指標中,就有七項關乎生物多樣性,顯示維繫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
然而凝望生物多樣性的現況令人哀切。為了幫助讀者認識生物多樣性現況,以及全球熱切的以里山倡議回應的初衷,依據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員姚盈芳演講內容改寫成本文。


(確保建構活躍的在地經濟,維繫在地景觀,不只創造在地人生計,更維繫生物多樣性、讓永續的基礎穩固。圖為花蓮玉里德武部落完整的里山地景。圖片來源:花蓮農改場)

2010年引入台灣的「里山倡議」,歷經十年,實際上對達成生物多樣性以及永續發展目標的貢獻如何?近日在台發表演說的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員姚盈芳指出,里山倡議以地景取向兼顧生計的主張,並搭建國際夥伴關係的方式,證明能有效維繫生物多樣性,進而達到永續發展目標;他希望將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的經驗,複製擴大到其他國家。

SDGsxCBD:原來,永續發展的根基是生物多樣性

姚盈芳指出,里山倡議是為了達成生物多樣性公約第二個目標「永續利用」所發展的行動。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則可從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2030年議程(SDGs 2030)一探究竟。

SDGs於2015年提出、2016年正式上路,17項目標,以及169操作性目標,是人類社會共同的願景與目標,既符合人類現代需求,又不損及下世代使用資源的權力,而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No one behind)。

17個目標之間的關係,可以用結婚蛋糕的概念來理解。這個蛋糕的底層是由四個和環境生態有關的目標所組成[1],接著才能凝聚人類社會的團結力量、發展社會層面,達到經濟繁榮,進而促成一個永續循環。生物圈是永續發展的基礎,而生物多樣性將構築基礎的四元素串連起來[2],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結婚蛋糕的基礎是四個架構生物圈、關乎生物多樣性的目標。圖片來源:姚盈芳簡報)

達成SDGs的五大元素,可以五個「P」來代表,口訣如下:為了我們共同生活的星球(Planet),人們(People)成為夥伴(Partnership),努力達成和諧(Peace)以及繁榮(Prosperity)的社會。IPSI也強調這些價值,並透過國際夥伴連結的方式,共同達成永續發展目標。

SDGs是2000年千禧目標(MDGs)的延伸。MDGs只有一項指標關乎生物多樣性,而永續發展目標(SDGs)17項目標中,就有七項關乎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目標更受到重視,令人遺憾的是,生物多樣性處境告急,這可從「跨政府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服務平台」(IPBES)今年發布的報告得知。

無論IPBES或生物多樣性公約,都提及必須系統性的改變,包括科技、經濟、社會系統,也包括個人思考及價值觀的改變,透過生物多樣性典範建立以及散播、流傳,達到實質的變革。

IPSIxSDGs:人在地景中 與土地共好、繁榮在地經濟

「照顧好人的生計,若人無法安穩的生活,就會離開他的土地。因此必須確保建構活躍的在地經濟,和人們一起維繫在地地景和海景。」姚盈芳說。

里山倡議強調「森里川海」的「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簡稱「SEPL」)脈絡,人們必須認知到環境是一體的,無法切割、各自為政;透過人類活動維繫SEPL的多功能,得以帶動一連串的效益,對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以及建構夥伴關係能力上深具重要性。

地景取向也是過程取向。首先,必須瞭解地景具有多樣性功能,保護不是唯一的目的。其次,這些景觀是經過人利用土地、長期與自然互動所形成,這當中牽涉許多不同目的、利益關係,因此必須集合所有權益關係人,透過長期合作和共同管理,達成資源管理和友善環境等多重目標,並隨著時間、空間尺度擴大,帶來全面性的改革。

姚盈芳表示,2020年之後,IPSI秘書處將持續推動和其他組織、公約之間發揮相乘的效應,如IPBES、「聯合國教育、科學以及文化組織」(UNESCO)、「聯合國農糧組織」(FAO),以及《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UNCCD)等重要公約合作。

IPSI的努力同時也與永續發展目標、後2020生物多樣性全球架構接軌,持續秉持IPSI鼓勵有志一同的夥伴加入。

永續的未來沒有一套標準答案,因為每個地區的社會、文化脈絡不同,因此這個問題得回到每個人身上:我們期待的永續未來是什麼?「夥伴關係是建立在彼此懷抱對永續未來的期許,因此得以共同攜手,為達到永續的未來而努力。」姚盈芳如此總結。

借鏡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 擴大全球參與

由於里山倡議能促進生物多樣性及人類福祉,如何擴大效應到各國,是IPSI關注的議題。姚盈芳認為,「台灣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PSI)是值得各國效法學習的案例,希望借鏡台灣經驗,鼓勵各國積極推動。

提到林務局TPSI計畫,是由東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李光中主持,目的是促進生物多樣性和農村生計,活化自然、農村與都市之間的連結,同時推動都市和農村的共生,將都市的資源注入到農村,而提出TPSI國家策略架構,2015年獲得農委會主管支持,2018年納入國土生態綠網。

2009年農委會林務局即將眼光轉向具百年人工智慧的水梯田生態及保全,這與201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提出里山倡議,強調人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共處、有節制的利用自然資源,並提供人類生計所需的核心不謀而合。林務局長林華慶研討會致詞時,再度提到台灣生態保育不落人後的實踐。

除了山村水梯田,台南官田水稻與菱角輪作,創造水雉棲息環境,並透過林務局與台南鳥會推動一連串友善環境的措施,20年來水雉監測記錄從50到破千隻,也證明積極的改變有助於生物多樣性。

林華慶說,從這些復育歸納成各地適地適性的發展、實際推動的經驗,去年再推動國土生態綠網的計畫,全面性地針對淺山平原複製這些成功的經驗,持續推動台灣北中南東組成台灣里山倡議夥伴網絡TPSI,將台灣重要的里山智慧保留下來。

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致詞時提到,農業的發展不只是追求經濟效益,環境保護還來得更重要;農業發展之外,維持生物多樣性,同時維持生態系統,不因農業開發導致生態破壞,是不能推卸的責任。「台灣雲豹消失了,台灣黑熊和石虎再消失的話,代表我們(在生物多樣性議題上)的處理是失敗的。」


(「推動里山倡議以促進生物多樣性及增進人類福祉」國際研討會與會者合照。圖片來源:花蓮農改場)
 

以里山倡議實踐生物多樣性「永續利用」目標

2010年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提出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概念(簡稱「SEPL」),「里山」是日本指稱SEPL的用詞;以「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願景為宗旨的「里山倡議」(SI),由此而生。里山倡議以生物多樣性公約為基礎,強調人與地景之間的互動關係,在維持生計、生活之餘,更是維繫生物多樣性的關鍵。

為了實踐里山倡議的概念,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進而搭建夥伴關係平台,讓來自各地維繫里山的夥伴參與其中,國際里山倡議夥伴網絡(簡稱IPSI)因應而生。2010年IPSI從58個組織起步,第八次國際大會月初於日本熊本舉辦完畢,目前成長到258個會員,其中14個夥伴來自台灣,2020年成立十周年紀念,希望夥伴數達300個。

地景是里山倡議關注的主題,IPSI提供合作平台以及SEPL相關能力建構、知識分享,並募集款項支持各地發展優質有效的里山案例,以及收集各地在地經驗,透過同儕分享的方式,擴大成功的經驗。

註釋:

[1]SDG其中四個與生物圈有關的指標:目標6「潔淨水源與衛生條件」(Clean water and sanitation)、13「採取有效的因應氣候行動」(Climate action)、14「保育賴以生存的海洋資源」(Life under water)、15「保育賴以生存的土地」(Life on land)
[2]原文:Biosphere is the foundation of sustainability of our planet and biodiversity is the key connector of the 4 related SDGs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圖片來源:環境資訊中心Boris Smokrovic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
跟萬惡的塑膠說再見!雀巢成立研究機構,推動100%回收的環保包裝
人類有Facebook動物有Wildbook!微軟如何靠一張照片和AI救生態?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