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3|作者:工商時報/孫彬訓

企業朝向循環經濟-最後一哩路

走向零廢棄企業瘋循環經濟 UL認證標準要告訴你的事

數據指出,在全球有大約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費!只有30%資源被回收!而溫室氣體排放量的5%由廢棄物分解產生!以往的「線性經濟」思維模式已大規模的耗損地球資源,而「循環經濟」才是當前國家、企業皆必須轉型及推行的永續方向。

國際上的大企業,如蘋果、華碩,在 UL 的協助下,已從廢棄物零填埋著手,逐步走向再生再運用等的循環經濟模式;UL 也透由對永續的研究,發展制定出一套套獲企業認同的永續標準。UL怎麼看待循環經濟這件事?怎樣是企業的最佳解?UL將一一分享。

全球都關注的永續發展目標


國際發展概念下的永續指標,從2000年聯合國的「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到2015年,針對永續議題的不足,提出了更明確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以17個項目為目標(如圖1),期望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對於未開發國家在生活基礎、社會資源上能有更平等的對待,對於環境資源尋求更永續的發展。

透過SDGs發展目標,促使國家、企業主都不得不面對「永續經營」的發展趨勢,其中第12項「責任消費與生產」更點出各式企業得擔負起的企業社會責任,以結合SDGs發展指標實踐企業循環、永續發展。

企業是該時候認真看待

除了SDGs被視為國家檢視永續行動的共通語言,對企業亦是。根據PwC SDGs 2017全球大調查,67個國家已提出相應的「自願性國家檢視報告(VNR)」,包括台灣在內;92%的企業意識到SDGs的重要性,71%的企業已開始規劃相關因應措施。

台灣的金管會也於2015年擴大強制編製「企業責任報告書(CSR)」的範圍,要求資本額只要超過50億元的上市櫃公司以及與民生日用密切相關的金融機構、食品業、化工業等約有330家企業,都應編製及公布CSR報告書。而為接軌國際,台灣部份企業也已開始將SDGs納入中長期CSR策略藍圖規劃中。

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的貢獻,許多方法如公司治理、員工權益、社區參與、法規依循…等多數企業早已實行,然而針對「循環經濟」,企業該做些什麼?

UL全球副總裁暨台灣總經理陳宗弘在會中表示,傳統線性經濟下的產品,一旦生產出來到消費者端,使用後的廢棄品就轉至成為消費者的責任。一般大眾很難追溯其回收、再利用的過程與結果,而產品製造商與企業主也未盡到相對的責任,這對環境生態產生嚴重的危害。

因此,企業必須重新思考整個過程,從前端原物料的選擇、製造設計,到減少廢棄物等,採取更積極的循環思維。

如筆記型電腦製造商在機材的選擇,是塑膠料、鐵鋁件,抑或其他生物基材?在設計的第一步,多加思考後面材料是否可被回收或再利用,除了回饋生態環境外,對於節省成本也有幫助;另外,在壓殼過程中,會有殘料的產生,是否考慮到殘料等副產品的協同效應,提供自家廠房再利用或第三方合作都是可以採取的行動!抑或是延長產品壽命,減少不必要的浪費。

Ellen MacArthur基金會對循環經濟提出的概念:「循環經濟是一種〝透過設計〞來恢復和再生的經濟,它的目標是使產品、零部件和材料在任何時候都能達到最高的效用和價值。」加以提醒企業應以一個全新的思維,透過〝主動式的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

循環永續領導企業早已行動

循環經濟不單只是為了迎合環保,企業可以從中在成本、風險、領先性上創造「有利可圖」的創新商業模式。如前所提,將原材料的循環再利用,是有助於降低成本的,UL就透由協助製造商重新審視廢棄物的處理,以設計去提高原材料的使用率,除減少材料浪費,也降低廢棄材料處理的費用。

在風險面上,歐盟、中國與美國各城市已開始對廢棄物進行嚴格要求。以台商聚集的中國來說,近來祭出環保稅、禁排令等,許多考量廢棄物減量的台商,就面臨了高額罰鍰與停工停產的高風險代價。

在全球新興趨勢下,要站穩領先地位,就得轉型循環經濟。目前國際上的領導企業如Apple就率先透由UL進行供應鏈的綠色管理,將UL 2799廢棄物零填埋認證要求延伸至供應鏈管理,台灣的領導企業華碩也不遑多讓,在全球拔得頭籌取得UL 3600循環系數認證,展現其在產品、工廠、企業層面等的循環經濟表現。

以廢棄物零填埋為著手點

事實上,不同的企業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需求與考量,面對多個循環要求,該怎麼著手,UL建議可考慮從〝廢棄物零填埋〞開始。

最理想的循環模式,分別是「工業循環」與「生物循環」。前者是其材料設計易於回到工業體系中再利用或再製成新品;後者則是由生物可分解的原料組成,最後可回到自然環境中成為養分。兩者皆是希望達到全循環零廢棄的目標。

因此,企業的首要任務可從廢棄物減量下手。以UL的標準來看,是從幾個面向去評估企業廢棄物零填埋的成效,包括:在廠內,廢棄物減量或回用的比例;在廠外,將廢棄物轉移至回收再利用、堆肥、厭氧消化、生物燃料或轉換為能源的比例;無法轉化的進入掩埋、焚燒的比例等,以確認廢棄物的分流績效(如圖3)。

在全球經濟中,所有的廢棄物都是可以設計再利用的。從零廢棄開始,可以提高物料效率,減少浪費,有助於逐步落實循環經濟。

UL 3600全球第一個全面盤點的循環經濟標準

綜觀循環經濟體系裡的各種永續標準,包括了評估企業或工廠「廢棄物零填埋」表現的標準UL 2799與LEED。針對產品的「可回收性能」可參考UL 2789與EN 50419;「可回收材料的使用」可遵循UL 2809、RCS 2.0、GRS 4.0;「副產品協同效應」可依歸UL 2990;「生物降解性、生物基材料使用、快速再生材料使用」可由ASTM D6866、ASTM D6400把關。

由於循環要素涵蓋的層面廣,UL整合多個不同的可持續性標準,推出了全球第一個全面評估企業物料循環度的UL 3600標準,以科學方法,透由環狀比例圖,協助企業分別展現在產品、工廠和企業三個層面的循環成就。

根據UL 3600標準要求,在產品層面,主要是針對材料的含量、配方或組成,以及設計(如設計再利用或再循環)測量產品級別的循環度;在工廠層面,評估廢棄物的移轉度;在對企業層面進行綜合評估,未來也將把能源與溫室氣體、水利用和社會影響方面的數據納入,完善認證範圍。

以上都再再顯示出循環經濟的落實是可以不流於形式的,企業經由UL 3600標準的認證評估,是可以被量化的、是有論證根本的、是可以透由公信的第三方單位揭露企業在循環經濟上的成就。

標準裡的綠色觀點

陳總經理在會末再次強調三個重要的綠色觀點;第一、循環經濟絕對「有利可圖」,企業可以重新思考找到潛在的新商業模式。第二、循環經濟是可以「設計」的!從回收、回用、翻新再利用…等,是被設計出來的。第三、從廢棄物減量開始,進而達成廢棄物零填埋。

目前政府正推行的「五加二產業革新計畫」,台灣現今還未有一致的標準來評估循環經濟的成效。UL身為國際性的認證企業,推出UL 3600是全球第一個全面盤點產品、工廠、企業完整層面的標準,期望為企業在循環性事實提供可靠的論證根本,協助企業在環境永續上的努力名副其實!

走向零廢棄 企業瘋循環經濟

根據PwC SDGs 2017全球大調查,67個國家已提出相應的「自願性國家檢視報告」(VNR),包括台灣在內;92%的企業意識到SDGs的重要性,71%的企業已開始規劃相關因應措施。

台灣的金管會也於2015年擴大強制編製「企業責任報告書」(CSR)的範圍,要求資本額只要超過50億元的上市櫃公司以及與民生日用密切相關的金融機構、食品業、化工業等約有330家企業,都應編製及公布CSR報告書。而為接軌國際,台灣部份企業也已開始將SDGs納入中長期CSR策略藍圖規劃中。

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的貢獻,許多方法如公司治理、員工權益、社區參與、法規依循…等多數企業早已實行,然而針對「循環經濟」,企業該做些什麼?

UL全球副總裁暨台灣總經理陳宗弘強調三個重要的綠色觀點;第一、循環經濟絕對「有利可圖」,企業可以重新思考找到潛在的新商業模式。第二、循環經濟是可以「設計」的!從回收、回用、翻新再利用…等,是被設計出來的。第三、從廢棄物減量開始,進而達成廢棄物零填埋。

陳宗弘表示,在傳統線性經濟下的產品,一旦生產出來到消費者端,使用後的廢棄品就轉至成為消費者的責任。一般大眾很難追溯其回收、再利用的過程與結果,而產品製造商與企業主也未盡到相對的責任,這對環境生態產生嚴重的危害。

因此,企業必須重新思考整個過程,從前端原物料的選擇、製造設計,到減少廢棄物等,採取更積極的循環思維。

循環經濟 政策興利創三贏

循環經濟是政府5+2策略產業重點之一,針對各界如何協助產業創新轉型,推動循環經濟,打造永續城市。工商時報與華南銀行8日廣邀產、產官學專家共同與會,期望透過深度探討、借鏡國內外經驗交流,發現當前問題,共同推進循環經濟、永續城市的發展。

華南金控暨華南銀行董事長吳當傑強調,循環經濟、永續城市是政府相當重視的政策,藉由循環經濟,可創造經濟成長、社會發展、環境永續的三贏局面。

工商時報總編輯梁寶華強調,循環經濟是手段,永續城市才是目標,地球資源需要不斷重複使用,總統蔡英文也積極推動循環經濟,而智慧城市是終極解決方案。

智慧城市有六個構面,包括智慧交通、智慧醫療、智慧安全、智慧建築、智慧能源,及智慧治理。過去因為經濟的發展過度集中城市,因而人口密度群聚後產生的空氣污染、水資源不足、治安、交通、醫療等問題、因此如何提升治理效能,讓城市更有效運轉,就成了智慧城市的起點。而循環經濟的出發點就是「減法思維」,和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益其實一致的概念,未來隨著物聯網發展、科技進步,一定可以讓循環經濟做更好,達到資源的重覆再生使用。

吳當傑強調,台灣有90%以上的能源、肥料、飼料仰賴國外進口,藉由政府推動循環經濟,創造產業更好的商機,可以促進經濟發展,也可帶來環境的保護、永續發展,更能創造地方就業機會與社會和諧。

華南銀行在環境永續方面持續善盡對環境與社會的企業責任,已取得二項認證,包含ISO14001的環境管理系統認證、ISO14064的溫室氣體盤查認證,更引進ISO50001能源管理系統,透過系統管理,可以提高資源有效運用,且華銀持續重視綠能產業,授信審查標準更將赤道原則的精神導入,在綠色採購方面,也持續推動,就是希望將環境議題融入營運的DNA。

華銀更發行10億元的綠色債券,就是希望對環境共盡一點力量。華銀不但對於5+2產業持續推動,並積極協助企業轉型,目前對於循環經濟的授信餘額已逾1,700億元。

吳當傑說,華銀獲金管會頒發「獎勵本國銀行辦理新創重點產業放款方案—循環經濟產業特別獎」,是一大殊榮跟肯定,華銀也會持續結合大家力量,繼續推動循環經濟,創造三贏局面。

銀行融資 循環經濟推手

華南銀行企業金融事業群副總經理石志和指出,以金管會的數字來看,台灣金融體系有12兆元濫頭寸,面臨龐大資金去化的問題,政府推動5+2產業,正可以去化,華南銀行也積極配合政策,希望發揮促進循環經濟推手的功能。

石志和強調,循環經濟的實踐,一定要先從自己做起,華南銀行總行大樓在設計與興建時為達到節能減碳及環境永續的目標,在綠化質量、基地保水、日常節能、二氧化碳減量、廢棄物減量、室內環境、水資源重複使用、污水垃圾改善等各項目均通過嚴格檢視,因此獲美國綠建築LEED黃金級標章、國內綠建築鑽石級標章及內政部優良綠建築獎認證。

華銀松江大樓也透過空調系統改善、裝設節能燈具及能源監控系統,每年碳排放量約可減少12萬公斤,獲得國內綠建築鑽石級標章。

在實際案例中,華南銀行更全方位協助國內產業界落實循環經濟,包含紙廠減少廢紙、廢水、廢氣,助水泥業發展循環經濟,並配合紡織業創新轉型,例如將寶特瓶回收後製成PET再生聚酯粒原料,除再製為寶特瓶、食品包材、收納盒、包裝盒等塑料生活用品,減少碳排放達36%以上。

石志和強調,目前銀行的利差不高,也就是100件融資案,只要倒一件,銀行就虧損,而過去銀行的貸款偏向於土建融、資本性支出、周轉金等,循環經濟、綠能產業如風力發電等則須藉由現金流當作還款來源,沒有擔保品、保證人,銀行要自行提升專案融資的能力。

專案融資方面,石志和說,政府需要幫助銀行,可以設立公正的第三方認證單位,協助銀行評估能不能承做,而專案融資對銀行、壽險的資金去化很有幫助,而且是長期穩定收益,是相當好的資金去化管道。

四大面向達永續城市 政府會計準則與時俱進

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指出,循環經濟可藉由四大面向達到永續城市,第一是科技創新跟科技生產鏈;第二是金融保險業的協助跟政府會計準則採購租賃限制措施的調整;第三是使用端的代表、也就是地方政府,要導入全民的循環共享;第四則是中央地方合夥,由中央領導地方、地方配合中央,結合國際合作,讓技術再精進。

 

 

資料來源:大華網路報EET TAIWAN工商時報工商時報工商時報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rawpixel


延伸閱讀:
米其林啟動循環經濟 2048年輪胎永續用料達80%、百分百回收
成功財務模型+創新商業模式 開創循環經濟的永續商機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