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6 | 作者:環境資訊中心/編譯:黃鈺婷、許芷榕

2022氣候變遷績效指標 各國氣候中和競逐已經啟動

今天(9日)出爐的一份最新排名報告,揭露全球60個國家與歐盟在減緩氣候變遷上的進展。位列「零碳競逐」領頭羊的有丹麥、瑞典、挪威等北歐國家,而澳洲、南韓、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與哈薩克等國,則是表現最差的幾個國家。台灣今年排名第60名,較去年下滑三個名次。而根據排名報告,今年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採取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C內的必要路徑。

疫情影響有待觀察 端看經濟振興是否加速減碳

德國看守(Germanwatch)、新氣候研究所(NewClimate Institute)與氣候行動網絡(Climate Action Network,CAN)今天公布最新「氣候變遷績效指標」(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CCPI 2022),前三名一樣是從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得到「非常好」(very high)的總分,也就是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採取將升溫控制在1.5°C內的必要路徑。

「很多國家都設定了有野心的目標」,CCPI作者群之一、看守德國資深顧問詹伯克(Jan Burck)說,「而我們目前正處於落實這些目標的前十年。有些國家的表現比其他國家優異非常多。我們的指標也顯示,邁向氣候中和的競逐已經啟動。」

今年的特殊之處,除了疫情讓碳排下降,還有近一個月間,歐盟、日、韓等多國紛紛宣示2050年淨零排放。在今日記者會上,新氣候研究所負責人霍恩(Niklas Höhne)博士指出:「(影響)尚無定論。」理由之一是疫情後的經濟振興方案是否能與減碳同步,仍有待觀察;再者,霍恩表示,CCPI著眼於2030年減碳目標,「2050年淨零排放是長期的,這些國家仍須將之轉化為2030目標。而我們還在等待。」

北歐國家憑再生能源搶先 六個G20國家列後段班

CCPI指標分析並比較了60個國家與歐盟的氣候減緩工作表現。這些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占全球90%以上,其中也包含全球前幾名的碳排大國。CCPI依據四大指標——溫室氣體排放(40%)、再生能源發展(20%)、能源使用(20%)與氣候政策(20%)評比各國表現。

今年總排名最高的國家為丹麥、瑞典和挪威,列居第四到六名,都是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國家,主要是它們在再生能源發展指標上表現傑出所致——值得注意的是,挪威是唯一一個再生能源發展指標獲得「非常好」評級的國家。

澳洲、南韓、俄羅斯、哈薩克與沙烏地阿拉伯是排名最差的國家。其中,澳洲在每個指標都得到「非常差」的評級,且相較於去年,整體排名掉了四名。

荷蘭與希臘是進步最多的國家。在G20國家中,只有英國、印度、德國和法國位居前段班,另外有六個G20國家表現非常差。歐盟國家當中,則是匈牙利、波蘭、捷克與斯洛維尼亞表現最差。

全球最大二氧化碳排放國中國,今年排名第37名,較去年下滑四名,整體評級為「差」(low)。中國的問題主要出在排放量高與能源效率非常差等兩個面向,而且中國有關前兩者的2030年目標,也遠遠偏離與《巴黎協定》相應的路徑。雖然如此,中國在再生能源領域的趨勢表現則非常好。

世界第二碳排大國美國去年排名墊底,今年在拜登執政下,來到第55名——雖然還是「非常差」的評級。

「美國的排名之所以進步,全然是因為其政策指標評級比去年好太多」,CCPI共同作者、德國看守的烏利希(Thea Uhlich)說。「接下來的幾年,我們可以觀察看看,美國的再生能源、能源效率與碳排量等指標,是否真的有因為拜登的政策而有所進展。」

不少國家邁向氣候中和 氣候政策項目澳洲唯一抱鴨蛋

在CCPI的氣候政策指標中,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國家、摩洛哥、荷蘭、葡萄牙與法國等企圖心十足的國家,都已經堅定朝氣候中和的路徑前進。墊底國則是澳洲,未獲任何一分(得到最差的0.0分),甚至排在巴西和阿爾及利亞之後。

澳洲保育基金會(Australian Conservation Foundation)的氣候變遷與乾淨能源倡議專員哈特(Suzanne Harter),也是負責CCPI澳洲氣候政策指標的專家之一。他直言,澳洲沒有國家再生能源政策,而且是OECD成員國中,少數幾個還沒訂定汽車燃效標準的國家。

她說,「澳洲並未制定任何有意義的策略、沒有設定合理的中期目標或完成任何適當的投資。澳洲也沒有設定化石燃料除役計畫、沒有制定碳定價制度,甚至技術路徑圖依然仰賴目前根本不存在的技術。」

「沒有制定政策就算了,我們政府甚至還與世界趨勢背道而馳——澳洲政府正在向化石燃料業提供更多資金,例如燃氣復甦計畫(gas-fired recovery)。」哈特說。

氣候行動網絡認為,若認真落實符合1.5°C策略的2030目標,化石燃料產業的經濟與政治賄賂勢力基礎將明顯大受打擊。只有在這十年內,快速且確實朝深度減排目標前進,並擴大再生能源發展規模,我們才有可能達成至關重要的1.5°C目標。

由於2022年的CCPI是依據2019年的排放數據來評比,因此並未納入因COVID-19而造成全球排放量下降的資料。儘管如此,目前也已經有許多研究——例如「氣候透明報告」(Climate Transparency Report)——顯示,排放量在今年反彈回升,有些國家的碳排量甚至高於疫情前的水準。

* 報告作者以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稱呼我國,本文於圖表亦忠實呈現報告用語。

參考資料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延伸閱讀:
企業減碳的首要任務之一 培育綠色人才
氣候政策遭抨擊 世界銀行同意調高氣候變遷支出比例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