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3|作者:中央廣播電臺/編輯:張子清

中國使用煤炭成癮 恐威脅2060年零碳排放目標

中國政府近日在應對氣候暖化的議題,許下2060年將碳足跡減少至零的遠大目標,獲得國際社會肯定,然而中國地方政府為了恢復遭受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的經濟,擴大使用產生溫室氣體的煤炭發電,恐威脅中國有意引領全球進入低碳未來的大膽嘗試。

習近平承諾2060年碳中和 為全球降溫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20年9月底在以視訊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上宣布,將在領導全球應對氣候暖化展開大膽嘗試,矢言中國將於2030年之前達到碳排放峰值(carbon emissions peak),接著迅速下降,最後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carbon neutral),也就是實現淨碳足跡為零,亦即增加的溫室氣體與減少相等。

美國環保團體「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NRDC)高級主管菲納莫爾(Barbara Finamore)在「衛報」(The Guardian)撰文指出,習近平許下的2060年碳中和目標若能成功的話,僅僅這項努力就能將全球暖化的降溫預估,從下降攝氏0.2C擴大降至0.3C,她並指這是習近平迄今為止所做的最大氣候承諾。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排放量佔全球約28%,北京當局在過去30年間,依賴化石燃料推動經濟快速發展,每年燃燒的煤炭約佔全球使用量的一半,約占導致氣候暖化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將近三分之一。

儘管習近平做出上述承諾,將於40年後讓中國的經濟發展不再依賴化石燃料,然而根據統計,中國煤炭消費到2020年6月為止,回升至接近2013年的高峰水準,令人對中國是否能夠達成零碳排目標感到疑惑。

可再生能源成本高 煤炭便宜成地方政府首選

另一方面,儘管中國煤炭使用量大增,但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卻是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最大投資國。根據聯合國的報告,過去10年間,中國是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的最大投資國,同時中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風力渦輪機、太陽能電板與電動汽車的生產者與消費市場,在全球已安裝的太陽能電板,由中國工廠生產的數量約占全球的三分之二。

不僅如此,中國也積極透過發展潔淨能源與規模經濟,將可再生能源的技術成本降低,並寄望未來5年內,將潔淨能源的價格降至與化石燃料能源同樣便宜。

然而從2019年底至今,受到中國經濟成長減緩與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帶來的衝擊,中國地方許多可再生能源的小型私營商陷入資金短缺困境,致使風力與太陽能發電場被迫閒置,多項新推出的可再生能源專案被迫取消,相對便宜又容易取得的煤炭,使用量隨之增加。

國際知名能源諮詢機構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研究主任懷特渥斯(Alex Whitworth)指出:「在中國大部分省份和地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仍然高於燃煤發電」,並指「目前只有上海和青海的可再生能源價格具有競爭力」。

可以想見,中國大部份地方省份著眼於成本考量,在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比煤碳昂貴的前提下,興建燃煤電廠自然成為地方政府供應能源的優先考量選項。

中國用煤炭成癮 恐威脅對抗氣候暖化努力

除了成本考量,中國長久以來習慣用煤炭做為供應能源的方式,也是中國煤炭使用量在遇到經濟困境時,大幅增加的另一個原因。

芬蘭非政府組織「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 CREA)資深中國研究員糜偉(Lauri Myllyvirta)說:「中國地方省份大量建造新的燃煤電廠,與中國承諾在2030年之前達到碳排放峰值的目標,相互矛盾。」糜偉指出,中國使用煤炭成癮(coal addiction)的習慣,恐怕很難根除。

因此即便習近平揭櫫遠大的零碳排放目標,但若是中國無法戒除使用煤炭這種碳密集排放(carbon-intensive emissions)的化石燃料,恐將威脅中國對抗氣候暖化的努力。

 

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臺
圖片來源:Dominik Vanyi


延伸閱讀:
習近平承諾中國將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芬蘭+中國 把「垃圾」變「資源」

GRI Tool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