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6|作者:經濟日報/周桂田

名家觀點/AIoT與低碳社會的雙人舞

趨近下一個2020年代,綜觀全球發展趨勢有二個最上位的前瞻螺旋,一為AIoT(人工智慧物聯網),二為全球暖化導出的低碳社會,其涵蓋以2030年為期程的SDGs(全球永續發展目標)與2050年的深度減碳。而這二個發展螺旋,正強烈碰撞第四次工業革命與落點在台灣最新的台商回流。

因此,除了老化社會結構問題,這樣的碰撞將可能帶動台灣未來30年的科技、產業結構性的轉換,以及社會全盤的轉型。

而就這二個最上位的架構,台灣科技界與產業界傾向僅關注前者,全力的驅動AIoT,尤其過去八年我們在物聯網部分有所落後;而大部分僅將後者窄化為環境議題,重視到後者是未來科技、經濟、社會前瞻發展的關鍵者甚少,國內目前僅有13家產業或金融業簽訂國際碳揭露(TCFD)機制。這樣的發展,對曾引領東亞四小龍的台灣,已顯落後。

從社會轉型座標來看,若縱軸為發展結果、橫軸為發展時間,當台灣若仍沈迷在低電價、低水價、低薪資之路徑依賴,及在此舊典範下的微利製造業思維、由硬轉軟的轉換困境、工程師訓練思維等,其所架構的社會發展曲線可稱之為褐色經濟社會S曲線;對比於此,將低碳、碳中和、環境友善、資源循環、社會公平、世代公平等鑲嵌在最先進的科技、產業與社會發展,可稱之為為低碳經濟社會S曲線。後者為以人為本的未來科技社會想像與認同,並蘊含創新生態系本質。

事實上,包括AIoT之第四次工業革命,最先進的科技與產業創新,都需具備高度的社會鑲嵌性。創新生態系不會只是科技創新,它需要科技、產業與社會鑲嵌性互為建構並演化。而全球目前驅動發展的時代精神(Zeitgeist)正是低碳社會經濟潮流,忽略或無視之,將被遠遠的拋開於世界歷史舞台之外。台灣現在相當棘手的困境是,如果未能夠脫離褐色經濟社會S曲線的思維、認同與運作模式,明確而前瞻的導向低碳經濟社會S曲線,未來的落差將逐漸擴大。

AIoT與低碳社會螺旋是否可以跳出美麗的雙人舞?當然可以,根據「2050世界願景」於2019年7月最新的報告,數位(化)革命將啟動並促進SDGs的六大主軸目標,包括人力量能與人口、生產與消費、去碳化與能源、食物及生物環境與水、智慧城市。而這第一階段的啟動,將創造出第二階段的永續數位化社會的動態演化,及至2100年將創造出第三階段以人為本的未來社會。

就實務面來看,目前國內雖然有將自動製造連結到數位與AI,而產生節能、能源效率與產品分殊化努力結果,並符合國際上將數位化導入減碳、低碳機制。

台灣無論在政府、產業與社會層面上,都缺乏全盤的低碳、碳中和的治理、科技與社會發展的想像、野心與前瞻目標。AIoT本質上為高附加價值的科技擴散與社會擴散,並無法返回褐色經濟架構下進行良善運作,相反的,國際上已經將之鑲嵌在以SDGs為主軸的低(去)碳社會S曲線,以全新的、加速脫離高碳社會、經濟的方向進行前瞻建構,這個期程應當在約十年後即2030年會看到全球主要國家脫胎換骨的演化,成就新社會、新經濟、新文明。

科技創新與社會轉型絕非一蹴可幾,台灣需要跳躍式的創新與想像,也需要全力轉型實務上的舊典範生產與社會發展模式。事實上,行政院科技顧問組早於2011年就定調台灣要從效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而創新驅動需要有高度的人文、社會與環境來嵌入科技變革,但成效有限。新的科技治國圖像,應涵蓋這些以人為本的元素,方為創新國家的根本。(作者是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總計畫主持人)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圖片來源:unspalsh


延伸閱讀:
台灣未來要創新經濟也要環境永續
台灣是全球重要夥伴 循環永續未來是關鍵

GRI Certified Software & Tools Program